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记我的濒死体验

因为车祸 我来到另外空间

新莲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如果我说我死过,总会惹来异样的眼光,既然如此……这种话题就几乎不讲;……时间过去近二十年,奇怪当时的印象却仍历历在目,宛如昨天一样。

简单记述当时状况,我是一位以机车代步,穿梭在东海大学上课、台中市政府某社福机构实习、以及晚间某餐厅打工的大学生,当时距毕业约剩一年,一个人租住在学校附近,一天要往来台中中港路好几次,全靠机车奔驰。

出事那天在外实习,离开机构时,一开始忘了戴安全帽,由于下着毛毛雨,我又转回机构停车场把帽子戴上。因为忙,又耽误了时间,便开始狂飙起来……,我在中港路的慢车道疾行,路面有些湿滑,……骑得正快,却被一个红灯突然拦下,我的机车变成停车线后第一台。……那时我左侧隔一个安全岛便是快车道,身后、右侧一直到路边,则全是跟我一起等待灯号的机车群。

毫无选择死亡

终于,红灯转绿,自己率先加足马力冲出去,……就在这时,一辆违规车辆由快车道钻出安全岛(车道分割岛)旁缝隙,突然在我正前方插进慢车道,更糟糕的是,这台小货车竟然还以慢速前进?!

怎么会有这种事!这台小货车显然想走捷径切入慢车道,以转往路边停车。但他完全没考虑到慢车道上也有大批的机车,……前面看起来净空的路面,是因为刚才机车群被后方红灯拦住而已,……我首当其冲的,快要撞上它的车尾了。……

直觉反应,我使劲力气按下把手刹车……。只听到一声“答”!什么东西断了?感觉按到的是松松空空的东西,我的机车依然继续往前飙驰!……眼看凭空出现的小货车在前方等我“自寻死路”……,后面的机车群又已跟上,……此时我保持方向将直接钻入小货车的底盘!右转方向将冲出跟其他直行机车切撞?!

……怎办?……不……不行……自己死就好……快……快撞安全岛!!……在最后零点零几秒,我使尽全身力气九十度左转机车把手,强迫对撞就在身侧的道路中央分隔岛!……

进入奇异时空

种植著植物的安全岛高高的,周边是水泥;所以我应该在失去意识前有猛力撞击的记忆,甚至被抛飞出去的记忆吧!可是我没有……,直到今日,在脑海中,我依然不存有在当时转动机车把手后……接着所应该看到的任何景像的记忆。在转把手……安全岛撞击……并被极大的作用力抛飞到慢车道中央,像个破掉的人形娃娃砰然落地之间,这一秒钟或两秒钟的时间,彻底在我的人生中奇怪的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在那段关键性的时间中,是另外时空的鲜明记忆。

抱着必死的心情大力扭转机车把手后,眼前瞬间出现一片寂静的黑,我的身体没有意识,只剩下一双出神的眼睛看见……在闪光的天际高处,飘飞下了一片翠绿优雅的树叶,它旋舞著……仿佛有生命……慢慢的舞动着它的身形……下降……飘飞……慢速度的在我的眼前消失不见……

接着我看见,天地一片昏黄,是那种浊黄色的黯淡烟尘,弥漫包围着人间……,在我的视线里只有画面的中央区段比较清晰,上下区段的视区都暗黄的有些难辨,最上层最下层的一线视野则是黑。我看到好多人,每个人似乎都不是实体,他们围着中间地上的什么东西……我想知道,便很自然的从飘飞在人群高处的位置瞬间移动来到地面,中途碰穿过人群,但当时我没注意……。

在地上,马路中央,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孩子,她的机车口罩掀开了斜遮著脸,面朝上仰躺着,半边的头脸出著血。……我听到一种熟悉的语言(当时不知是台语)在人群中说︰“这没救了!没救了……阿无咱来相输……(要不我们打赌)”……我开始觉得这女孩很可怜,想帮她把还缠挂在另一只耳朵上的口罩取下;一伸手出去……,却发现我的手……竟然眼睁睁的穿过那女孩的脸!……

大吃一惊的我瞬间“弹开”人群,往上移动了,天边似乎有光……什么样子还没看清楚,我已突然来到一个绝对黑暗与静止的地方。我感觉……不是人间的黑夜,身边黑暗的颜色太纯粹,而我浸泡在没有杂质的黑……黑的空旷、寂静,似乎连空气也没!感觉不到东西存在……感觉不到东西流动……黑、寂、静、空、无……除了自己的惶恐,没有生命……没有出口……。

出现指引人物

我不想待在那儿,我不知自己是谁,我为何来到此处,我也不知现在怎办?应该想什么?应该往哪儿走!……那一刻……我真的害怕……心急中,看见右侧远方出现了救命般的白光……啊,黑暗中唯一的光。那是什么?……心念一动我来到那光芒面前,看见一只戴着白手套的大手,就像一只宽大的男人的手,……白手套本身发出亮光,就像我父亲出殡时戴在他手上的那种手套一样,……亮光很美,柔和的就像羽毛光,一点都不刺目!

那只手会动,刚开始它指向右前方要我移动。我看不到那只手身后有没有人,因为除了手套部位外,其他的全部掩藏在黑暗中。……我看前方……似乎有一盏灯笼似的小小黄光,明灭且遥远的悬荡……,我想往那儿,心念一动,便已经来到了!

暗示迅速回阳

站在门外,我看见那是一栋中式建筑,晕黄的光线只存在大门到内室的一条回廊,其余的完全黑暗,隐约知道有庭园、围墙…但到底如何看不清。…白手套示意我往前走,它出现在我头顶右侧的高度,我也进入室内…;凝神看,是闺房,…隐约有书案、眠床…,唯一发出暗光的是梳妆台,白手套示意叫我坐下。

我坐下,便盯着这个梳妆台的桌面看,那里有一把梳子,椭圆形的老旧触感,我取来(确实可以握住)把玩,奇异的熟悉感却弥漫上来…。就在此时,我注意到右侧那只白手正慌乱不停的摆动,动作大到我一看它…它便迅速以充满威严的手势直指镜面!要我看!快看!

我看着镜面,是铜镜,…镜里面暗暗的竟有个女孩,…仔细一瞧,她头脸半边浮肿、创伤的右眼流着血,还努力睁著左边的眼睛看着我。那女孩?!…不就是刚才躺在地面上的那个吗?这镜子?…照出来的应该是我,为什么是她?…我疑惑的伸手想摸自己的脸,镜中的女孩也以同样的姿势、同样的时间抬手,这……难道…,我是那个女孩?…我…这不就…难道说…,我是那个女孩!

彷如电光火石,突然意会到真相的瞬间,身体便感觉好冷…,感觉冰凉的毛毛雨淋在脸上,…脚也好冰…,感觉有只脚没有穿到鞋子,…声音好吵,还有个人(一起实习下课的同学随后骑到)跪在身边一直叫着一个名字(当时不知是我的名字),…躺在马路中央,我慢慢睁眼,看见…天色灰茫。@*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8-05 4: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