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清风 整理

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人气: 116
【字号】    
   标签: tags: ,

唐朝的太子通事舍人王儦说:“人生的遭遇都和你的命运有联系,命运事业早就定好了,所以不是吉就是凶,该什么时候来也是注定的。过去太后(武则天)诛杀皇帝的宗族,宗子被送到大理寺审判应当死刑,宗子长叹说:‘我既然免不了一死,何必污染了刀锯!’半夜时,用自己的衣服领子上吊而死,到天亮时又苏醒过来,立刻又说又笑,又吃又喝,同在家里一样。几天以后被杀,脸色神气一点儿也没有改变。当他刚苏醒的时候说:‘我刚死,冥府的官就生气对我说:‘你该被杀死,为什么自己就来了?快回去受刑!’宗子问什么缘故,冥官把生死簿给他看,因为你前世杀了人,现在要报偿。宗子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所以受害时面无一点难色。”人来世间,何时出生,何时入土,看来早有定数,前世的因,今世的果,行善积德,做恶造业,没有不偿还的。

贞观年间,张宝藏任金吾长史,经常因为在朝值班结束,归回栎阳。有一次在路上碰到一个少年打猎,割下新鲜肉野餐。张宝藏靠着树长叹说:“我张宝藏年已七十,未曾吃过一次像这样的酒肉,太可悲了。”旁边有一个和尚指着他说:“六十日之内,官职会升到三品,有什么可叹息的呢?”说完就不见了。宝藏很奇怪,立刻回到京城。

这时太宗得了痢疾很痛苦,很多医生给治都不见效。就下诏书访问殿庭中的左右大臣,有能治这种病的,一定重重赏他。当时宝藏也曾被这种病困扰过,就写了一份奏疏献出用乳汁煎荜拨的药方,皇上服了药以后立刻就好了。下诏给宰相,授予张宝藏五品官。魏徵有意为难,过了一个多月也不拟文授官。皇上的病又发作了,询问左右侍臣,“我以前吃了乳煎荜拨的药很有效。”于是又命令进献此药,一吃又好了。

因此皇上想想说:“我曾下令授予进方人五品官,到现在不见提升授官,什么原因呢?”魏徵害了怕,说:“奉诏那时候,不知是文还是武的。”皇上生气说:“治好了宰相,不妨授给他三品官,我是天子,难道不如你吗?”就严厉地说:“给他三品文官。再授鸿胪卿官号。”当时正好六十天啊。看来人生除了生死是命中注定的,官职、富贵也是注定的,难怪古人常说:“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出自《太平广记》)

(本文转载自明慧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宋代,有个人名叫王珩,字彦楚。他从明州赶到首都开封,去参加省试。
  • 有一次,宋仁宗(1010-1063年)驾临便殿,忽然听到两名平时在身边的侍从人员,在争辩什么,讲的很热闹。宋仁宗觉得好奇,就把他们叫来一问,才知道他们两人在争论人的贵贱是谁定的。甲说:“人的贵贱,是由上天注定的。”乙说:“人的贵贱是皇帝决定的。”
  • 据清代古籍《夜谭随录》记载,在雍正庚戌(公元1730年)年的八月十八日,也就是北京发生地震的前一天。有一个西域人,怀抱一个三、四岁的小孩进茶店,刚走到门口,小孩就抱住大人的头颈,哭着不肯进去。大人奇怪的说:“难道是小孩怕这店里人多吗?”便又抱着他到其它店,一到店门口小孩就又哭了,换了好多地方都这样。这个人觉的很异常,对小孩说:“你平常不是很喜欢进茶店吃糖果吗,今天怎么这样啦?”小孩说:“我看见今天各家店里卖茶的人和吃茶的人,脖子上都带着铁枷锁,所以不想进去。还有今天街上来来往往走的人,怎么很多都带着枷锁呀?”
  • 飞机刚过新加坡时,遇到很强的气流。机长解释说,是因为台风的缘故。他希望大家冷静,务必系好安全带,必要时飞机可能会紧急着陆。
  • 宋太祖赵匡胤在当平民的时候,曾常和一道士一起游玩。那个道士没有固定的姓名,自称自己为“混沌”,有时又叫自己为“真无”。
  • 清朝时济宁有一个疯僧,整天语无伦次,然而他说的话却多有应验,久而久之的大家也都知道他不一般,对他非常尊重。当时有一个负责黄河防汛的官员去拜见疯僧,疯僧见他一来,就跳起来说用手指着他说:“打锣进京”,官员向疯僧施礼后,疯僧别的话没有,依然还是“打锣进京”这四个字。
  • 俗话说:人生有命,富贵在天。人的命运常人是无法改变的。
  • 明朝时江西宜黄出了一个后人尊称为谭襄敏公的大人物。他本名叫谭纶,字子理,号二华,是当时的抗倭名将之一,死后谥号为“襄敏”,故而后人多尊称他为谭襄敏公。今天我要讲的不是他的功劳,而是要给大家介绍一下他与他夫人之间命中注定的奇特姻缘。
  • 清朝时,有一个富家子弟遇见一个算命人,便请其算命,不料得出的结果却是富家子弟当在某日某时被牛角所触死。那个富家子弟大为吃惊,深恐其应验,从此便深居庭院足不出户,最后还觉的不保险,便搬到高楼上居住,手下人保护周密,任何一头牛都不得靠近。
  • 通过看《九评共产党》我了解了中共的本质,而我认为这种了解是真正的,这和我几十年的生活经历是吻合的,和我从父辈听到的往事和议论也是吻合的。中共的坏事做绝了,残害了无数的生命。原来这一切的究竟是因为这是个邪灵。真是一语中的!我虽然自小受“无神论”教育,但是总觉得: 凡是大事,冥冥中总有定数。中共的灭亡也就必然是定数。而我退出这个邪恶的组织体系也真的是必要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