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母亲(124)

层层刁难重重魔 酸甜苦辣不须说
张霜颖

张霜颖:我的父亲和母亲

【字号】    
   标签: tags: ,

2008年11月28日山东济宁美术学院的老师周宁的妻子小肖来看母亲,说周宁已经转到泰安监狱了。周宁也是法轮功学员,在父亲之前被判刑五年。在一个宪法里明文写着信仰自由的国家,一个处处以真、善、忍为做人原则的公民仅仅因为修炼法轮功,居然被判了五年刑,真是暴政啊!小肖大老远的跑去看他,多少个日夜的别离,她以为丈夫到了监狱,按照规定总该可以接见,说上几句话了吧!谁知狱警说,因为她是修炼法轮功的,硬是不让她见。好不容易允许了周宁的爸爸会见,可狱警还不时的把电话掐断。狱警告诉那个已经一年多没有见到儿子的父亲说,掐断电话是因为他们说了不该说的话,可是周宁的父亲一心只想见见儿子,看到自己的儿媳因为是法轮功学员,连见面的权利都被取消了,早就心中惴惴的了,在警察的眼皮子底下哪儿还敢说一句题外话呢?无非是父子间互诉一下离别之情,还会有什么不该说的话呢?

小肖沮丧的对母亲说:“我觉得我再也看不见周宁了。”母亲爽朗的笑起来,说:“宇宙的意志是任何生命都无法违拗的,任何星系,当宇宙要将其淘汰的时候,都会瞬间化为齑粉,何况是几个想败坏宇宙的蟊贼呢?那些人之所以能在大法弟子面前耀武扬威,是因为宇宙还想利用它们一段时间,以便在宇宙的更新中造就更多的精英罢了。”

小肖还给母亲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吴律师下个月初会再次到济南来。母亲急切的盼望着那个日子,想在吴律师来济时,再让他去看看父亲。母亲说,那邪恶的看守所太让人窒息了,哪怕是让律师给父亲带去点外面的新鲜空气也是好的。2008年12月9日,吴律师来了,母亲立刻请求他去看望爸爸,但是来到看守所,吴律师却被挡了回来,理由是父亲的案子在11月20日因为证据不足,已经将材料退回公安局了。母亲同吴律师赶到检察院,找到父亲的卷宗一看,上面写着大大的两个字“退回”。虽然不让接见,但是母亲看到卷宗因为证据不足被退回,还是松了一口气,觉得总而言之是个好现象。当然了,书呆子似的老爸哪里会有什么证据啊?可是吴律师告诫母亲不能太乐观,他们很可能会找到或者用其他方法搞到所谓的新证据,这样的事情一点也不少见。

看守所告诉吴律师,案子退回公安局了,就必须要有办案人员陪同才能会见当事人。吴律师找到市中区公安分局610的负责人韩延青,他推说,那得办案单位出人。于是母亲和苏吴两位律师又来到魏家庄派出所,没想到所长钟伟和一群亲自参加了非法抄家和绑架的警察竟然异口同声地说:“我们这里只是居住地,并不是办案单位。”“真是邪门!”母亲说,“抓我们的是魏家庄派出所;抄家的是魏家庄派出所;拘留我们的也是魏家庄派出所,想不到今天魏家庄派出所竟然拒不承认自己是办案单位了,那我们到哪去找办案单位呢?”警察们推说:“办案单位是王官庄派出所。”于是母亲和律师又来到了十多里地以外的王官庄派出所。王官庄派出所的警察却又推说:“我们只是把材料送上去,办案单位是魏家庄,怎么会是我们?”大家踢皮球一样把母亲和吴律师指挥得团团转,却没有一个肯承认自己就是办案单位的。虽然办案单位找不到,但是母亲觉得律师来一趟不容易,就又来到看守所,想求看守所通融一下,让律师看一眼老爸。但是无论怎么说,看守所也不答应。无奈之余,母亲和吴律师就再一次到了市中区公安分局,可是那个大队长韩延青却早己逃跑了,不见踪影。律师和母亲跑了一整天,在寒冬的日子里竟然跑出一身汗来,但是由于办案机关互相推诿,事情毫无结果,到最后也没有见到父亲,母亲的丧气可想而知。

在那个无限失落的夜晚,家中来了一位名叫沁月的贵客,气质如兰、飘然若仙。沁月是位很有才情的年轻画家,虽说出道不久,她的画已经被人争相收藏了。“阿姨,知道教授被抓,我心里挺难受,像他那么好的人还有牢狱之灾,这实在是不能让人理解的。我认识好些从政的人,你也不用操心,我把我的画送给他们走个后门吧?也许会管用的,反正教授也没做什么坏事。”母亲听了只是笑,不说话。“那我就去办一下吧!阿姨,你说行么?”沁月见母亲不说话,认为母亲是同意了。“谢谢你的好意。”母亲把她那成就了无数作品的纤细手指捧起来,说:“沁月啊,你不知道修炼的含义吧!圣洁是修炼人的殿堂,我不能因为想救他而毁掉他生命的根本啊!其实,要想兴武恢复自由,不用走后门这么麻烦的,只要他肯说句不修了不就可以了吗?可是作为一个修炼人,那是行不通的,不修炼了的本质是什么,你知道么?那是放弃生命啊!人的生命是应该修出去的,就像一个植物是应该开花结果一样。人不应该使生命没有意义的走到尽头,然后走入死亡,没有悟到真谛的生命在修炼者的心中就像是没有开过花结过果的植物一样,简直就是夭折了。可就是因为人悟不到生命的真谛,人才不断的失去生命、堕入轮回、随波逐流、日渐堕落,直到自己从宇宙中永远的消失。兴武已经找到了生命的归宿,他是可以成就自己修回去的,我能为使他回来这么小的事,做那样不正的事,从而毁掉他的未来吗?

母亲把沁月送给她的画册放在桌子上,接着说:“就比如这画,我敢说,它是没有真正生命的馨香与韵律的,那为什么还有人会不惜重金收藏它?正是因为它有着高雅的立意和生命的境界,它的价值就远远高于那些盛开的鲜花。做人和诗画相同,都要立意高远。我在修炼中悟到这么一个理。”母亲顿了顿,接着说,“这个空间不好的东西是苦,它使生命活得很艰难。可是这个空间最好的东西也是苦,因为它可以使生命升华。这个空间有什么好东西不是从苦中捞出来的呢?释迦牟尼没有苦修会成为人人尊崇的佛主吗?那些苦就像艺术家手中的刻刀一样雕塑着我们的生命,我想只要我们不逃避修炼的困苦,那么我们修炼的生命必将会在师尊的加持下拥有未来的无限辉煌。”沁月深思了一会儿,站起来说:“阿姨,我觉得你说得对,你和教授一定要保重啊。”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

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张兴武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刘品杰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游,不准办护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员警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印表机各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张兴武、刘品杰。张兴武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通知已经内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无法得知。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张晓晖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0531-82746554
实施绑架派出所: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长钟伟电话:13361012598
张兴武被关押看守所:济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