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母亲(125)

案宗上下难取证 云遮雾绕不分明
张霜颖

还不满十岁的母亲就给自己拟的作文题曰:“我的理想是作一个真正的人。”“作一个真正的人”从此成了母亲的人生追求。(张霜颖:我的父亲和母亲)

【字号】    
   标签: tags: ,

父亲的案件被检察院退回来,这简直就是预料中的事,律师看过了父亲卷宗里罗列的证据证词,除了空洞的指控外,没有一点一滴父亲违反法律的事实,而且父亲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个字的口供,他用闭口不发一言来抗议对他的非法关押。济南市公安系统610办公室空口无凭,仅仅因父亲是法轮功修炼者,就要指控父亲为反动团伙头目,要判重刑,实在是人神共愤,丧心病狂。

在重新取证半个月后,父亲的案子又被递交到检察院了,得知这个消息后,吴律师于2009年1月5日又一次来到济南。吴律师刚到,心急如焚的母亲就迫不及待的催他去向检察院了解一下公安又拿到了什么新证据。他们来到了检察院,却找不到公诉人张晓辉,办公室的人说他去了看守所,五点钟回办公室。到了五点钟,张晓辉打电话告诉吴律师说:“不用来了,也没有什么新材料,只是把张兴武同杨素华的案子分开了。”

这使母亲一下子掉进了五里雾中,这怎么理解?父亲的案子,公安并没有发现什么证据,所以要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杨素华的案子并在一起,并指控父亲为头目。济南国安跟踪了善良单纯的杨素华半年,发现了她在做法轮功的书籍并给需要书的同修,认为“证据确凿”才把她绑架的。如果头子和成员分开了,那老爸还用什么理由定罪啊?那样抓他不就是一个错误吗?那公安是不是应该把父亲放回来,并向他赔礼道歉啊?当然,中国人都知道,这种情况在中国是不可能发生的,甚至那样的想法都是绝对的笑话,在“伟光正”的字典里绝不会出现承认错误这个词。不过从那以后,吴律师再也见不到张晓辉了,当然更是什么材料也看不到了。

因为父亲的案子又一次被递交到检察院,律师又可以去看当事人了。家人虽然看不到父亲,但是能够有律师去看一下已经被关押几个月的父亲,我们也是甚感欣慰。吴律师看望过父亲之后告诉母亲,父亲一如往昔般平静乐观,神采飞扬的与律师海阔天空。他滔滔不绝的谈大法修炼的好处,还劝吴律师可以试着看大法的书籍,争取从人中解脱出来。父亲说自己可以从电视新闻中了解到外面的变化,知道民主意识正风驰电掣的向中国人民身边走来,那独裁的座椅已经摇摇欲坠了。律师告诉母亲,老爸在牢里又习惯性的当起了老师,像办电脑学习班一样,教那些在生活中迷失了方向的孩子们学电脑,虽然没有机器,他们却也学得很专心。老爸告诉吴律师,他希望那些孩子重新回到社会后能有一技之长,可以生活无忧,不会再次迷失。这就是我的父亲,他在自己被诬陷而面临非法判决的时候,心中想的仍然是别人。一个功友说:“可能教授很快就会放回来的,邪恶既然找不到材料,还关在那里不是太不讲理了吗?”

2009年1月18日,是旧历小年,当外面迎春的爆竹辟辟啪啪响起的时候,母亲忍不住有了很多感触,心里无法平静。作为一个执政党要想举国安定,本应爱民如子,怎么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欺压平民百姓?总是自诩伟光正的中国共产党啊!你可以肆无忌惮地抓捕无辜善良的民众,都不需要一个像样的理由。想到牢里的父亲,不知道此刻是怎样的心情呢!她忍不住给苏律师打电话,问下一步该怎么办。苏律师在电话中说:“我们可以争取撤诉啊!但是很难,法院和检察院会坚持的。既然他们同意抓捕了,如果撤诉那多没面子啊!”母亲也觉得,想撤诉?那不是太天真了吗?中共怎么会对法轮功撤诉!

母亲说那时她想起了那个童话“狼和小羊的故事”。有一天狼和小羊同在一条河边喝水,狼对小羊说:“你把我的水弄脏了!”小羊礼貌的说:“亲爱的狼先生,我是在你的下游喝水,不会把你的水弄脏的。”狼就是想吃这只羊,小羊怎么可以无罪?所以狼凶狠的说:“不是你就是你爸爸,反正都一样,我说你把水弄脏了就是弄脏了。”说着就向小羊扑去。这故事乍听来好像非常荒诞,但是当前的中国恰恰是这样一个万分荒诞的国家。只不过这话要是拿到中共的口中应该是这样的:有没有证据都一样,反正炼法轮功就是有罪的。

新年将至的时候,我们全家人挂念著父亲,挂念著在这场正邪大战中仍然深陷黑牢的亲人,怎么才能给他送去我们的一点心意呢?在2009年1月22日,旧历27日,吴律师不辞劳苦的又一次来到了济南,他来到了母亲的面前时,真的使母亲感受到了温暖,这也使我们想给困在黑牢的父亲一个新年慰问的想法成为现实。宇新连夜给父亲做贺卡,母亲也忙着给他写慰问信。啊!神明,您总是知道大法弟子想的是什么,因为我们都是您的孩子。母亲在信中写道,黑暗想赖著不走,但太阳是不会答应的。有父亲在,一切都会越来越好,在前线的人要多保重,祝新年快乐。

那天从看守所出来,耽误了吴律师回家的长途车,吴律师在瑟瑟的寒风中站了两个多小时,还没有等到回家的下一班车,这使母亲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在这酷寒的冬天,中国的良心都在痛苦中瑟缩著。当母亲心情郁郁地去退旅馆时,又发现早上匆忙出门的吴律师没有把钥匙留下。母亲恳求旅馆老板说:“老板,钥匙我们是拿不来了。你就多扣点钱吧!”母亲实在不想再让吴律师跑回来送。可是那个旅馆主人却怎么也找不到第二把钥匙,老板无奈的说:“钥匙只有那么一把,这是我们的疏忽,可是你们若不拿回钥匙,我们以后怎么开门呢?”母亲不想给旅馆造成麻烦,只好给吴律师打电话,让他到家后把钥匙快递过来。不管怎样,母亲是不想让吴律师再跑一趟的,但守信的吴律师一定要亲自把钥匙送回来。“好吧!”母亲在电话里说,“吴律师,你送到钥匙时一定给我打个电话,我去看你呀!”吴律师给母亲打电话时,他已经坐在回家的车上了。他告诉母亲,他不想再麻烦大家了。当宇新和母亲接到吴律师的电话后跑到旅馆时,心中感慨万千。是啊!中国的正义律师,在同法轮功学员接触的过程中,虽然也是历经磨难,却也是从中更加赢得了心中的光明。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

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张兴武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刘品杰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游,不准办护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员警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印表机各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张兴武、刘品杰。张兴武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通知已经内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无法得知。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张晓晖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0531-82746554
实施绑架派出所: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长钟伟电话:13361012598
张兴武被关押看守所:济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