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松果体 谜一样的器官

方洪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8月9日讯】充满视网膜色素的松果体常被人称为“第三只眼”,科学家最近发现,没有眼睛的墨西哥盲鱼即是利用松果体来“看”外界。

我们都知道自然界有许多未解的谜团,殊不知,人体本身的谜也很多,松果体便是其中之一。

松果体是人脑中的一个器官。它的位置在两眉中心向后方的沿线上,在头脑的中间偏后一点的地方。从生理解剖学来看,这个长在大脑和小脑之间的松果体,长期以来被人以为是一个已经退化了的、作用不明的器官。

在许多低等脊椎动物中,松果体位于皮肤表层,可以当做光接受器,并且也是内分泌器官,可以分泌褪黑素(melatonin),褪黑素是由氨基酸组成的,在黑暗中会被诱导产生,而在光亮中会被抑制,以此调节机体的昼夜节律。

折叠的视网膜

近年来,科学家们逐渐认识到,哺乳动物的松果体也具有感光功能。传统学说认为,所有的光信号都由视网膜的杆状和锥状感光受体接受,然后通过视神经传到下丘脑。过去认为,松果体受光刺激抑制Melatonin的产生也依赖于这一经典途径。松果体是密闭在脑中的器官,很难想像它能被直接感光。即使松果体能感光,由于视网膜中感光受体的存在,也很难在整体动物的水平上得到证实。

在一九九九年四月的权威性杂志《科学》上发表一篇陆卡斯(Lucas)等人的科学论文,描述了他们用视网膜感光受体基因缺失的小鼠所做的一些实验。实验结果表明,无论是锥状感光受体基因缺失的小鼠,还是杆状和锥状感光受体基因双缺失的小鼠,其松果体受光刺激下调褪黑素的功能完全不受影响。由此可见,视网膜感光受体基因缺失的小鼠感光能力如常。更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种视网膜感光受体基因缺失的小鼠还并发感光信号传递系统的缺陷,其松果体受光刺激减少美乐托宁产生的功能仍然不受影响。

众所周知,在既没有视网膜感光受体又没有感光信号传递系统的情况下,视觉的经典途径是不可能实现的。陆卡斯等人无法解释密闭在大脑中的松果体是如何感光的,因此提出了“非经典感光受体”存在的假说。他们认为,视网膜上可能存在非杆状,非锥状的感光受体(非经典感光受体)可以传递“非图像性,非视力性”的光信号。但是,支持这一假说的证据并不充份,这篇论文的作者陆卡斯和弗斯特(Foster)后来也对非经典感光受体的存在与功能提出疑问,声称有待近一步探讨。

与陆卡斯等人的理论相反,有大量证据却表明,松果体可能是直接感光器官。松果体感光是有组织结构基础的。科学家已认识到,松果体与视网膜非常类似,有人甚至就把松果体叫做“折迭的视网膜”,很多只在眼中表达的基因也在松果体表达。松果体不仅有感光受体,而且有完整的感光信号传递系统。也就是说,如果有光传导通路,松果体就可以直接感光。但是这样一来,“光传导通路之谜”就更显得重要了。哺乳动物可能有一条通向松果体的鲜为人知的隐秘的传递光信号的通路。

如果松果体真的可以感光,那么它究竟是派什么用场呢﹖这个问题目前在科学界没有答案。

有趣的盲鱼

科学家最近发现,一种穴居盲鱼并不盲,它们能够利用大脑内部的松果体来“看”外界。一种学名为墨西哥丽脂鲤(Astyanaxmexicanus) 的鱼也叫墨西哥盲鱼或无眼鱼,它们生活在墨西哥一些地下山洞中,鱼体呈长形、侧扁、尾鳍呈叉形、头较短,体长可达八釐米。

据美国《自然》杂志网站三月一日报导,由于这些盲鱼没有完整的眼睛结构,科学家一直认为它们不能视物。但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美国马里兰大学的研究员萩原正辉(Masato Yoshizawa)却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墨西哥盲鱼能够利用大脑内部的松果体观看。(维基百科)

有一天,在清理实验室里的墨西哥盲鱼鱼缸时,萩原正辉发现当他移动吸管时,盲鱼的幼儿就会朝吸管的影子游去。这种寻找暗处躲藏的反应,通常是那些居住在光源充足地方的鱼特有的自我保护机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墨西哥盲鱼也有这种反应。他说:“我们感到十分吃惊,因为墨西哥盲鱼已经在绝对黑暗的地方生存了近一百万年了。”

那么无眼鱼又是怎么视物的呢?墨西哥盲鱼的幼儿虽然拥有非常简单且随着年龄退化的眼部组织,但这些组织没有任何感光色素。而且当科学家把这些组织切除后,墨西哥盲鱼的幼儿仍然对光有反应。

最后研究人员才发现,原来盲鱼利用的是它们的松果体,充满视网膜色素的松果体常被人称为“第三只眼”。当萩原正辉把它切除后,他发现盲鱼不再对光有反应。

英国的视觉色素专家吉姆‧波马克表示:“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一些动物的松果体能够起到类似眼睛的作用,这项研究直接证实了这一点。”

但是盲鱼在黑暗中已经生活了百万年,既然连眼睛都不需要了,还要松果体干什么呢﹖松果体的功能究竟是什么呢﹖这不能不说是个棘手的问题。

神秘的“第三眼”

许多神秘学家认为,松果体就是人类传说中的“第三眼”在之处,他们认为,可以透过静心、冥想、练气功、打坐等等,由体内的能量激发活络了它的退化性之后,又可发挥功用,可以捕捉到肉眼所看不见的不可见光,不需经过瞳孔、水晶体、视神经等的传导,直接在脑海中成像。这只眼睛开启了之后,人们才真正了解到什么叫大开眼界,也才认识到这双肉眼的局限性有多大。◇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33期【科技与文明】栏目 (2009/08/06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135/6760.ht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已故的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是党内少数改革派之一。他支持民主、主张政治与经济改革,对中国经济的快速成长有一定的贡献,却因在六四事件中表达对抗议人士的同情,而遭中共党内强硬派整肃,后被软禁在家长达十六年,直至死亡。一本根据赵紫阳生前口述录音整理的新书《改革历程》(Prisoner of State),最近在香港热卖,这本书除了阐述赵紫阳对西方民主制度的信念之外,也引发人们思考现今中国经济与政治制度的良窳问题。
  • 美国商务部长骆家辉(Gary Locke)访问中国时,要谈澳大利亚铁矿公司力拓所涉及的间谍案,这让许多国人感到惊奇。尤其令许多不了解西方的国人吃惊的是,这个黄皮肤的华裔美国商业部长,居然不假辞色,声称他来中国,代表的是美国;而美国的政策,不会因为谁参与了协商而发生改变。骆家辉提要求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保证在中国的美国公司能获得保证、其员工将受到公平对待。这其实也是美国政府官员作为真正的“人民公仆”,所必须做的事情。
  • 中共原规定七月一日起,在中国大陆销售的电脑都需安装“绿坝─花季护航”网路过滤软体,此举引发一片哗然,中国网民与相关人士纷纷表达强烈不满之意。而与绿坝事件有利害关系的电脑制造商的反应却呈两极化,有积极配合的,也有消极抵制的。尽管中共已经暂缓这项规定,但是绿坝事件或许是在商业利益的前提下,电脑制 造商能否坚守商业道德的试金石。
  • 近段时间,北韩进行核试验,连续发射导弹,对抗国际社会的施压和制裁措施,甚至公开宣布不惜发动战争。北韩选择这样的冒险政策到底是为何?而他最大的资助盟友中共在其中所扮演的真正角色成为北韩核危机中最敏感和关键的问题。
  • 六月二十九日,俄国政府突然关闭莫斯科切尔基佐沃集装箱市场,造成逾三万名华商数十亿美元财产遭血洗。对于俄国政府的“强盗”行径中共至今无任何动作,令华商寒心。巧合的是,“排华”事件总是发生在中国领导人访俄之后,让人不禁要问,到底中俄关系的葫芦中卖的什么药?
  • 厚道户主引狼入室,一家四口惨遭灭门。凶手是其大陆表亲,事件震惊香港。与此同时,西班牙、悉尼都爆发灭门案,网上激论,为何大陆人变得如此毫无人性如此凶残?
  • 美国微软公司一个月之前启用的搜索引擎Bing,竟然在美国本土也遵循中共进行信息封锁所设定的一些“敏感”或“颠覆”词汇实行过滤检查。中国网民自由上网的知情权,不仅在中国受到限制,连在海外也受到过滤。
  • 翻开中国浩如烟海的古籍丛书,记载无数与星象对应的人间变动,玄妙精准,实为一种极高明的科技运用,比现在的卫星与谍报不知深奥先进多少倍
  • 渐渐的,人们忘记了广阔的大海、浩瀚的天空,忘记了自由自在的漂流,自由自在的飞翔:人们在麻木中求生,在愚钝中过活
  • 二千五百年前中国的战国时代,发生了一个奇妙“换心”的故事。《列子.汤问篇》记载说:“扁鹊遂饮二人毒酒, 迷死三日,剖胸探心,易而置之;投以神药,既悟如初,二人辞归。”神医扁鹊先给公扈与齐婴两人喝麻醉酒,两人昏死了三天;扁鹊将两人胸腔打开,互相交换两人心脏(换心术),
    再给两人服用神药;醒来后,跟原先一样完好,两人就告辞回家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