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命运的迷雾】

热中名利损禄寿

㭏楢整理
  人气: 16
【字号】    
   标签: tags: ,

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中有一文,说及到人们认为是好的事(如热中于追求名利),但在另一空间看却是不好的。如修炼人常说的:天上的理和人世间的理是相反的。为何会这样?且看下文是如何道来的:

星命术士虞春潭替人推算命运,多半能神奇地说中。

偶而漫游襄阳、汉口一带,和一个士人同船,谈论颇为融洽。时间一长,虞奇怪士人不睡不吃,怀疑是仙或是鬼。夜里秘密地询问他,士人说;“我不是仙,也不是鬼,是文昌帝君下面管理禄位的神,有事情到南岳去,同你有缘,所以能够得到几天日交往相处罢了。”

虞因而问起他说:“我对于命相之理自以为懂得颇深,曾经推算某人应当大贵而竟然没有应验。您主管为官食禄的簿籍,应当知道其中原因。”士人说:“这个人的运命本来很尊贵,因为过于热中名利,所以削减去十分之七了。”虞说:“热中于为官作宦,这也是常情,为什么阴间的贬斥这样重呢?”士人说;“热中于为官作宦,那些强横凶暴的必然要依仗权力,依仗权力的必然狠愎自用;那些懦弱胆小的必然要巩固职位,巩固职位的用心必然阴险而奸诈。而且依仗权力、巩固职位,这必然要急于进取而竞争,急于竞争互相倾轧,这必然要排挤别人。至于排挤别人,就不问人的贤还是不贤,而问朋党的异还是同;不计较事情的可与否,而只取决于自己的胜和负。它的流弊,就说不尽了。这样他的恶在贪婪残酷之上,年寿尚且要削减,何止于禄位呢!”

虞暗地里记住他的话。过了两年多,某人果然死了。(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詹事府詹事史胄斯是溧阳人,他没做官时,到省城参加乡试,在南门外,遇到了一个姓汤的道士,精通算命,史胄斯就将生辰八字告诉了道士,求道士为他推算。
  • 根据《名利场》8月由财经记者妮娜‧蒙克(Nina Munk)撰写的一篇专题显示,由于受经济危机的巨大影响,世界上最富有的学校─哈佛大学正在经受前所未有的财政压力。财政紧缩政策反映在学校管理、教学、规划的各个方面。
  • 数年之前,詹父偶然手臂疼痛,请名医诊治后开了张药方,服下药后臂痛病就好了。到詹石岑死后詹父臂痛病复发,先前开的药方是由詹石岑在世时代为保存的,这时翻箱倒柜的找,苦于无处可寻,而所开的那
    几味药又回忆不起来。没办法,只得派门卫试着去昭阳走一遭,叫他在昭阳庙中住一夜,在梦中詹石岑可能会来指点他,知道药方存放的地方。那门卫名叫成寿,是泗州紫阳人,秉性忠直,受命后雇了条船,向水天空阔处划船往海陵方向驶去。不到两天时间就到了昭阳。成寿向人打听:“这儿有灵应侯庙堂吗?”当地人回答说:“这是我们县里的城庙啊。”
  • 如何能从手掌上看出人的一生命运?且看晚清宣鼎作的《夜雨秋灯录》中的一文:
  • 香港的民办杂志《春秋》自七十年代中刊行了齐东野先生着的《命相谈奇》,深受读者欢迎,可见一般人对命理之事,深感兴趣,也因为齐先生对这门学术极有心得,言之有物,宜乎其受到普遍欢迎。齐先生是北方人,他所选的题材,多半是北方人的,为此,本社其后又发行一本《命相钩奇》,《命相钩奇》作者砚农居士是广东人,他所取题材,则以南方人为多,所见所闻,与齐先生互有不同,可以互为印证,以悟命相之理,亦不失为一部有价值的好书。下面是从《命相钩奇》中整理出的一文,与读者同享:
  • 于道光说,有位读书人夜里经过岳庙,朱门紧闭,却有人从庙中出来。他知道这是神灵,顶礼膜拜,口呼上圣。
  • 《夷坚志》是宋代文言笔记小说中最重要的一部著作,亦是中国历史上篇幅最大的一部文言小说集,是中国古代小说史上的不朽名著。
  • 纪昀(1724至1805年),字晓岚,一字春帆,号弧石老人。二十四岁中举,三十一岁进士,出编修官至翰林院侍读学士。在他的一生中,除四十五岁时因泄露消息给行将受到查抄的姻亲两淮盐运使卢见曾受牵连谪戍乌鲁木齐三年外,可说是宦途通显。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即从他四十九岁起主持修纂“四库全书”达十余年,纂定“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可说是倾注了他毕生的精力。以后累官至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卒谥“文达”。
  • 泰源先生的大作《命运的迷雾》己完满结束了。但人的命运不只这一世,既有生前的命运,也有死后的灵魂,用修炼人的话来说,人是有元神的,元神是不灭的,所谓人今生的死,只不过是元神离开了我们这个空间的肉体,而进入另外的空间的存在而已。那么另外空间的“人”的命运又是怎样的呢?本文将继续斗胆接下泰源先生的话题,也来一个“续《命运的迷雾》”的专拦,看看历代先人是如何看这个问题的,我们也可以用来借鉴今天的人类了。先请看下下面一篇(清)袁枚先生的一篇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