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克星 一代大儒海耶克(上)

吴惠林

一代大儒海耶克(F. A. Hayek)。(AFP)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一九三○年代,当时海耶克与凯因斯针锋相对,他坚决反对政府干预,并对通货膨胀政策大力抨击。
海耶克于一九九二年病逝,享年九十三岁。在他有生之年,亲眼看到东欧变天、苏联解体,以及中国大陆改走自由经济之路,正是他的一贯道理终获印证的实例,他可说是含笑而去了!

美国总统奥巴马刻正为其医疗改革亲上火线游说、灭火,能否顺利推动全民健保尚在未定之天。不过,立意良好的全民健保究其实是社会福利,终究是糖衣毒药,其跟社会主义如出一辙,看似美好,实则害人,要洞澈其真相,戛戛乎其难也!向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四日去世的一代大儒、一九七四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之一海耶克(F. A. Hayek)取经,不啻是一条明路。

在海耶克去世的那段日子,全球媒体出现了不少对海耶克盖棺论定的文章,在怀念、惋惜之余,都一致肯定海耶克的伟大,而且由于海耶克的贡献层面甚广,大家都在如何思考一个适当的“封号”上伤脑筋。有人以“知识贵族”、有人以“经济哲学家”、有人以“纯正自由主义者”、也有人以“一代大儒”称之。

之所以很难找出适当称号,乃因海耶克的成就横跨了好几个领域,诚如史丹福大学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主任坎贝尔(W.G. Campbell)在《海耶克菁华集》(The Essence of Hayek)一书的序所言:“说海耶克是经济学家,和说达芬奇是艺术家、牛顿是科学家一样,是不足以说明他们在其他领域的成就的。”的确,海耶克对经济史、政治哲学、方法论、法学、语言学、生物学,以及心理学都有杰出贡献。

首位预测美国经济崩溃学者

海耶克于一八九九年五月八日出生于奥地利维也纳的一个书香家庭。祖父是维也纳大学动物学教授,外祖父是英士布鲁克(Innsbruck)大学法学教授,也是奥国经济学派宗师庞巴卫克的莫逆之交,稍后曾任奥地利国家统计局局长。海耶克的父亲是位医学博士,却醉心于研究工作且于维也纳大学教授植物学。海耶克的两位弟弟也都在学界有名望,一位是维也纳大学的解剖学教授,一位是英士布鲁克大学的化学教授。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海耶克的表兄是当代赫赫有名的伟大哲学家维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

海耶克分别于一九二一年和一九二三年得到维也纳大学的法学博士和政治学博士,也就在维也纳大学的时光,他受到了奥国经济学派大师们的影响。

当一九二一年取得法学博士后,海耶克曾任奥地利公职,从事解决战前债务的工作。在这段公职期间,海耶克曾自费前往美国研读货币政策。返回维也纳之后,海耶克与米塞斯于一九二七年共同开创了奥地利景气循环研究所,就在那里,海耶克成为第一位预测到美国经济崩溃的学者。

一九三一年,海耶克应罗宾斯之聘至英国伦敦经济学院,他是该学院的第一位外国教授。一九三八年海耶克取得英国籍,一九四九年秋季班结束后辞掉伦敦经济学院教职赴美。其间,在一九四七年由他发起组成了极为特殊的“蒙贝勒兰学会”。这是一个将全球崇尚自由哲理、且在当时环境下都有孤军奋战落寞感的学人齐聚一堂的团体,对于会员的筛选极为严格,第一次会议在瑞士的蒙贝勒兰举行,也就以此山名作为学会的名称。

赴美之后,他先在阿肯色大学当一学期访问教授,于一九五○年赴芝加哥大学担任社会和道德学科教授,成为“社会思想委员会”的委员,迄一九六二年届龄六十二岁退休为止。随即西德的佛莱堡大学(University of Freiburg) 聘海耶克为政治经济讲座;一九六六年时,奥地利政府曾征询他是否愿意回国任中央银行总裁,被海耶克婉拒;直至一九六九年他自佛莱堡大学退休(七十岁),接受奥地利的沙斯堡大学(University of Salzburg)当访问教授,才踏入离开四十年之久的故国;到了一九七七年再返回德国佛莱堡大学当驻校荣誉退休教授,直到病逝为止。

坚持自由 一贯道理获印证

海耶克的学术和知识生涯不曾有冷却期,而且一直受到激烈争论。但他的私人生活却不算如意,一九二六年第一次结婚,一九四九年离婚,次年再婚,据说他之所以在一九五○年离开伦敦到芝加哥,部分原因就是离婚的精神压力,以及为了维持两个分裂家庭的财务支出。而为了纾解财务上的压力,海耶克在一九七七年还将他个人的七千册珍藏书籍卖给沙斯堡大学。海耶克在其第一次婚姻生了两个孩子,女儿是位生物学家,服务于英国博物馆,儿子是位病理学家。

海耶克在一九三○年代埋首研究经济学,成就极高,于一九四三年获选为英国学院院士(Fellow of British Academy)。但其光芒却被凯因斯掩盖住,再因其于一九四四年写作了《到奴役之路》这本得罪人的书,使得他的学术生涯更为孤寂。直至一九七○年代停滞性膨胀(stagflation)出现,海耶克的理论才受到重视,而一九七四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他后,才真正的逐渐恢复名望,一九八○年之后共产世界的纷纷解体更印证了他的先知。

一九八四年六月,在海耶克刚过完八十五岁生日时,英国女皇颁给他Companion of Honour(简称CH)勋衔,这项荣誉在等级上较爵士(Sir)还高一层,得此殊荣者准与皇室坐而论道。CH勋衔于一九一七年六月四日首创,至一九八四年止也只有六十五人得过,海耶克是因对自由经济学有特殊的服务与贡献而得到。这里,有必要一提的是,像海耶克这种崇尚自由且成名五、六十年的大师级人物,应是不在乎此种类似“皇上的赏赐”头衔的。

也许因为如此,才以CH勋衔给他,因其是加于名字之后,不像爵士须加在姓氏前,由而海耶克可以保持纯学术形象,他也就无法拒绝了,否则即嫌矫情。一九九一年十一月十八日,美国总统布希颁赠“总统自由奖章”给九十二高龄的海耶克,虽然海耶克已不需要此种名誉来衬托,也因生病而由其儿子代表接受,但他却将这项晚到的荣誉看做是一生的定评而高兴不已。海耶克于一九九二年三月二十三日病逝于德国佛莱堡,享年九十三岁。在他有生之年,亲眼看到东欧变天、苏联解体,以及中国大陆改走自由经济之路,正是他的一贯道理终获印证的实例,他可说是含笑而去了!

针锋相对 与凯因斯论战50年

海耶克的经济学方面重要作品的完成是在旅居伦敦经济学院之时,我们就得回到一九三○年代的时光,那是历史上最有名的经济大恐慌时代,是凯因斯革命出现的时候。当时海耶克与凯因斯针锋相对,他坚决反对政府干预,并对通货膨胀政策大力抨击。他确信经由信贷政策和银行决策所产生的货币支出,对于价格和产出会有极大的冲击。

在一九二七年和一九二九年间,鉴于一九二七年之前繁荣期,恐因美国一般物价自然地下跌致景气趋缓,为了延长繁荣期间,美国政府使用了扩张货币(easy-money)政策,由而点燃了过度投资,且将繁荣多延长了两年。之后,当不景气开始出现时,政府却不再使用人造的经济政策来维持消费,因而无法支持生产,也就这样的出现了一次相对自然而平稳的不景气,终于演变成历史上永难忘怀的“大萧条”。

这里必须强调的是,如果美国联邦准备局持续动用扩张借贷的政策来维持繁荣假象,也只是延缓大萧条的出现时日而已,而且程度还会更严重,因为以往的扩张货币政策必定要付出代价的,早些时日付出,代价较小,愈拖则愈大。

在一九三一至一九四一年间,海耶克致力于经济课题,发展出一套一般性的道理,此即不合理的扩张性货币政策会误导投资者,诱使他们被人造的需求所迷惑,结果造成经济体系的严重扭曲,使资本和资源集中于低生产力之处。也就在这一段期间的酝酿,终于开展出海耶克与凯因斯长达五十年的论战。

先是海耶克在一九三一年八月和一九三二年二月于《经济期刊》(Economica) 上批评凯因斯在一九三○年出版的《论货币》(Treatise on Money) 。而凯因斯先是以攻击海耶克的《价格与生产》回应,接着却明确表示已将其《论货币》的体系修改了。

当一九三六年凯因斯出版其旷世钜著《一般理论》时,海耶克并未立即有所反应,起因是他发现该书内容模糊、华丽而庸俗,而在有第一次论战的经验下,他觉得凯因斯将会如前的再次修改自己的看法。没想到就由于此种错误的预期,竟然使凯因斯的“把操纵经济大权由上帝手中夺回”,而认为政府利用财政和货币政策工具可将经济体系精密调节,从此经济衰退将永远消失的说法风行全球。风光的局面一直持续到一九七○年代早期“停滞性膨胀”出现才受到质疑。

可是,就在这近四十年里,与凯因斯完全不同的海耶克学说竟然受到极度轻忽,而且海耶克在一九四一年写作《 资本的纯正理论 》(The Pure Theory of Capital )之后就没专心致力于经济理论的事务,也就因为如此,才会使凯因斯理论更得到扩展的空间。对此,海耶克还深深后悔,后悔没有及时给予《一般理论》严厉的批判。

──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胶袋税未成功推行就见到三大弊病。第一、胶袋税不断引发海耶克讲的“不可预见的后果”,即是政府意图以强制力实现一些尽管是善意的想法,但都会因人们复杂多变的习惯而无法实现,甚至引发一些原先预想不到的恶果。
  • 当墨西哥传出“猪流感”后,整个好莱坞开始发毛了起来。因为这儿离墨西哥很近,许多大明星前几个礼拜才刚从墨西哥渡假回来,现在全都成了被观察的对象了。更倒霉的是,麦当娜和莎玛.海耶克还被电脑黑客恶搞了一回,“麦当娜得了猪流感”、“莎玛.海耶克得了猪流感”的病毒邮件被频发给网友。
  • 自由时报记者钟明非/综合报导莎玛海耶克和冯斯瓦亨利皮诺复合结婚两个多月,昨天起在威尼斯补办3天流水席婚宴,预算高达350万美元(约台币1亿1807万元),光是宾客的头等舱机票和高档食宿招待,就花了快100万美元。
  • 列根曾经说过简单而正确的名言:“政府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政府本身才是问题所在”(Government is not the solution to the problems, Government is the proble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