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和母亲(140)

一入劳教深似海 洗脑换心嗜血狂
张霜颖

父亲给母亲的简陋的生日贺卡(张霜颖:我的父亲和母亲)

【字号】    
   标签: tags: ,

中共的劳教制度是世界上最受人唾弃的邪恶,中共的劳教所是世界上最可怖的地方。是啊!劳教,多少罪恶假借汝之名而行。自从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之后,劳教所关押了多少法轮功学员,多少劳教所因为国家拨款及从法轮功学员家属身上勒索的钱财而装饰一新。就我们家而言,除了父亲母亲各经历过三年的劳教之苦外,二姨,二姨夫,表妹,表妹夫,弟妹都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劳教过,如今,小姨子杰又被他们关进了劳教所。

上一回讲到,初进劳教所法的轮功学员经常是没有权利和家人见面的,邪恶们会抓紧这个时间,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用一套转化理论给法轮功学员洗脑,他们会特意使用各种手段孤立、打击、折磨以达到目的。一直得等到他们认为已经把人收拾得差不多了,才会允许你见家人。怎样才能达到他们的标准呢?其实那就是他们的“改造”成果,就是完全转变了你的人性本性,变成了一个符合中共理论,没有自己思想和意识的人才行。

但是具体怎么下手呢?它们行恶不会像土匪一样简单,把你的钱抢了,或者把你无缘无故暴打一顿,那当然是够罪恶昭彰了吧,但那只能使人切齿,比起劳教所的恐怖来,那可是小巫见大巫了。因为劳教所对人的摧残是精神和肉体双重的,他的手段都是非人的、邪恶而诡异的。经过几十年的经验总结,他们有了一整套整人的方法。很多经历过劳教所的罪恶的人都认为,他们的精神折磨比肉体折磨更加令人胆战心惊,所以这里我撇开肉体酷刑,专门描述他们的精神摧残。

首先邪恶警察们会把法轮功学员完完全全的孤立起来,周围都是完全在你对立面的犹大包夹,他们具有各种折磨你的权利,只要你不改变态度,就像一个被捆绑的囚徒一样无处可逃。它们用人墙加各种绳索,一分一秒的占据你的思想空间,完完全全断绝你的生理需求,在你的肉身痛苦万分的时候,他们就开始一点点的凌迟你的人格与人性。在另外空间里,你可以看到那一群恶鬼把你的胸腔切开,暴露出你那颗完好的心,邪灵烂鬼对此妒忌愤恨,它们要对这颗心进行重重调理处置,不断地对其浇灌毒汁,手舞足蹈地对着它发放黑色毒汁,使其变质、发黑、霉烂,直到他们认为满意的时候,才会把人的胸腔缝合起来。此时,邪恶们认为你的改造可以告一段落了,这个人就可以会见亲人啦。可是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好像还是那个躯壳,理念却完全变了,他们可能认为出卖朋友,甚至残害自己的父母都是至善的表现。因为心变了,当面对他的时候,你会发现再也不是熟悉的那个人了,你面对的是个完全陌生的“怪胎”了。当劳教所把金子一般的人化为一堆腐败物质时,那些小鬼们便可以立功受奖了。那些豆啊、星啊便在邪恶制服上刷刷的长了出来。

这是劳教所鬼蜮们朝思暮想要达到的政绩和目地,但是他们却发现这些下流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来说越来越难以得逞,因为有神看护的修炼人,只要心中有法,心正无邪念,是不允许这些鬼物靠近的,这就是子杰被抓进浆水泉劳教所一月有余,还不准任何一个家人探视的原因。一次子杰的丈夫清会又一次去劳教所问讯关于探视的事,子杰所在的二大队队长徐红说:“看什么?你的家人表现那么差,别想探视!那天她在那炼功,我拍了一下她的手臂,她那眼睛瞟了我一下,害我难受了好半天,她这个状态,想会见,那就等著吧!”母亲告诉姨夫说:“子杰的状态挺好的,她看那警察一眼,警察就那么难受,正说明子杰是有能量的,也许是她的正念已经打到邪恶在另外空间那些不好的灵体上了,这说明子杰能保护自己了。”母亲说:“我在里面待过,知道。当时我们心里想的就是,不管多大苦,都不能被转化。被转化的苦是难以恢复、无法悔改的苦啊,只要子杰不被他们转得糊涂了比啥都强!放心吧,它们对炼功人的任何加害都得还回来的,对邪恶来说,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呢!”

在劳教所坚持正信的法轮功学员不被允许会见真是司空见惯了,但是也有例外,沈剑平就成功的见到了自己的妻子幼兰。说实在的,幼兰在劳教所里也是严管,而剑平对于警察来说是避之唯恐不及的,他们能见到真是稀奇。

那一天剑平到劳教所要求会见幼兰,会见室恶警赵杰说:“你不符合会见条件,不能会见!”剑平眉头都不皱,紧跟一句说:“你是什么会见条件,你拿出来我看看,或者你给我打出来。”当然赵杰不敢拿出来,也不敢写,她强调说:“那是内部规定,不能给你看。”剑平义正词严地说:“我这里有你直接上级司法部的文件,不管你是什么内部规定,你不应该违反你直接上级的规定吧!司法部规定:劳动教养管理所允许劳动教养人员会见其配偶、直系亲属、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剑平说的堂堂正正,赵杰听后理屈词穷。无奈之下她给管理科和幼兰被关押的四大队分别打了电话,说幼兰的丈夫带着司法部的文件要见幼兰。

不长时间,四大队的恶警李某某来了,她不再理直气壮,而是唯唯诺诺的狡辩著,但不管怎样,就是不让幼兰出来。剑平理直气壮的告诉她:“我有两个要求,一是要见幼兰,二是要幼兰签字授权,上一次幼兰会见律师时已告知律师要起诉,律师已写好诉状,你们不能剥夺幼兰的这个诉权吧?”那个李姓恶警拿着司法部的文件看了又看,当她看到因特殊情况不能会见时,如遇救命稻草,反复狡辩说:“你既然拿着文件就应该研究透这个文件,这不规定你们是特殊情况不能会见吗!”剑平说:“我不属于特殊情况,特殊情况是指不是配偶等会见的要经管理部门批准,我不用经批准可以直接会见。”李又狡辩说:“幼兰起诉可以律师来,律师来我们同意会见,我们也不监听。”剑平反驳说:“其实很简单,我要会见幼兰,是因为我有非常正当的理由要见她。幼兰要起诉是她的诉权,她就签字,不愿意起诉就不签字,这不很简单嘛!”剑平告诉那个李姓警察说:“你们转化工作是毫无意义的无效劳动,有人在你们的压力和镇压下大部分是假转化,回去后立即就重新回归到大法中来,你说你转化有什么意义?”李一看招架不住,就又叫来上一次会见律师时在场的一个恶警来帮忙壮胆。当然他们讲得都是歪理,剑平以一抵十,结果她们是越狡辩越狼狈,剑平手握拳头在胸前理直气壮的告诉它们:“我一定要见到幼兰!”恶警李找茬说:“你握著拳头是什么意思?!”剑平对她说:“这不是不礼貌,这是我的理念和决心!”

赵杰一看它们的人很被动立即叫她们走,说到点了要下班。两个恶警灰溜溜的走了。剑平一看才四点半,追问赵杰:“你几点下班?”赵杰狡辩说下班前还要整理队伍什么的等等。剑平正告赵杰,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已经命令中国要立即取消劳教所,你要给自己留条后路,没了劳教所你们干什么?你们又能干什么?你们镇压法轮功,你们的未来将有着很危险的结局,善恶有报是天理!警察们最后终于得空灰溜溜地溜走了,剑平没见到妻子,却一点也不气馁,他想说的都说了,同时不急不怕,理直气壮,表现了大法弟子无所畏惧的修炼者的风范,女子劳教所的警察们一听剑平的名字就心悸。

08年12月9日剑平又一次去了浆水泉女子劳教所,因为有了上次恶警扯皮的教训,他直接去找所长郝道方,当剑平一下子闯进了郝的办公室时,郝吓得一愣,问:“你是谁,你干什么?”剑平告诉他:“我来告诉你,我要会见我妻子,我妻子被劳教所犯人打的很重,我很担心她的安危。”郝赶忙辩解说:“我们不可能打人,我立即安排人接待你,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他随后叫办公室主任带着剑平去见管理科科长田薇,田薇又叫来一个马姓副科长一同会面。田薇面带怒色,唠唠叨叨地说:“我可以安排你会见,让你看看我们到底打没打人,我们要是打了人就对不住我们穿的这身衣服!”剑平说:“不用你直接打人,还用你直接打人吗!简单的叫犯人打人的伎俩不是司空见惯吗?一身衣服能说明什么!”田薇让剑平等著,剑平就发正念清理邪恶的空间场。等了好大一会儿,田薇回来了说:“见面可以,但你不能随便说话影响她,该不说的就不能说。”剑平反驳说:“我不能问问她被打的事吗?”田薇勉强说:“可以问。”说完,田薇就回去带幼兰去了。

剑平静静的等待着幼兰出来,他已经几个月的时间没有见过幼兰了。警察马某某站在剑平旁边,紧紧盯着剑平的一举一动,终于田薇及四大队的几个恶警挟持着幼兰来了,隔着玻璃见到幼兰的剑平拿起电话,站着对幼兰说道:“万事无执著,脚下路自通。了却人心恶自败。你还明白吗?”幼兰简短而坚定的回答:“明白。”剑平又说:“你千万不要迷糊到这里不知道回家了!”幼兰又赶紧回答,知道。马恶警在旁边威胁剑平说:“不能这样讲!”剑平没理她,但是剑平看到幼兰坚定的神情,知道幼兰是明白的,也就不用多说了。随后剑平叫幼兰在授权委托书上签字,在起诉状上按手印。她身边的恶警说:“幼兰,不同意可以不签字也不按手印。”剑平大声说:“幼兰!你必须签字按手印,关押你是非法的!”幼兰非常平静、不慌不忙的签了字并按上了手印。

这是零八年的时候,劳教所还有所顾忌,不敢公然违背法律程序不让幼兰上诉,可是从那以后,劳教所就完全撕下了面纱,不达到转化要求的无论如何都不让家属见面了。中共的法律程序完全变成了一纸空文,重庆竟然发生了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师被殴打关押的事情,中共真是完了,它的混乱和邪恶也就不足为外人道了。尽管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剑平到现在为止还不能给妻子的冤情立案,他还在为妻子的非法关押而奔波忙碌著。

背景

父亲张兴武

67岁,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教授

母亲刘品杰

67岁,济南半导体研究所退休员工,两人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严格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1999年7月以后,两人被降职降薪,数次拘留及抄家。2000年离家出走,四处流浪。2001年1月1日以“宣传法轮功”为罪名双双被判处3年劳教,在劳教所中被迫劳动每天至少17个小时。期间,因为不肯写“决裂法轮功”的保证书,张兴武被连续2个6天6夜不许睡觉连番洗脑,刘品杰被两次加刑。2003年底出狱后仍然受到严重的监视盯梢,不准外游,不准办护照。

2008年7月16日晚上10点,济南市公安局及其下属单位魏家庄派出所20多名员警在专业开锁人员的协助下,没有任何理由破门而入,抄家抢掠,抄走大量私人物品,电脑,印表机各种机器及大量现金,银行卡,工资卡,同时绑架了张兴武、刘品杰。张兴武第二天送往济南看守所,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通知已经内定判刑XX年,此外任何消息无法得知。

办案主要负责人:
济南市检察院联络人张晓晖0531-85037729
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反X教大队长韩延青:0531-82746554
实施绑架派出所:济南市市中区魏家庄派出所派出所:0531-8615759:所长钟伟电话:13361012598
张兴武被关押看守所:济南看守所:531-85081900
531-82780056531,531-82795754531,531-85088354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