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司马光轶事数则

罗真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一、荐才汇编公鉴录
司马光非常赞赏唐太宗李世民的那句话:“为政之要,惟在得人”。为利于朝廷得到更多、更好的人才,他针对当时在用人方面存在的种种弊端,提出了不少好的见解和主张。如建立健全选人、用人制度;改革科举制,设十科举士;改进延访、荐举和按察制度;破除循资历、重门第的陈腐观念等等。

熙宁元年(1068年),他又向皇帝提出了选拔和提升对像必备的三个条件:一、“不爱富贵”;二、“重惜名节”;三、“晓知治体”。显然,前两条指的是“德”,后一条说的是“才”。“德”、“才”相比,以“德”为先。根据这一标准,司马光力于荐才,起用了许多清正廉洁之士。据史载,他晚年时,曾将他一生中所荐之人,汇编成册,让人们都来检查自己是否出以公心、所荐人才究竟对社会是否有益有用。后人一一加以考论,结果是“失之者不一二”,司马光推荐的人中,不贤能者不到百分之一、二。是经得起检验的。

司马光还非常注重人才的保护。早在他担任谏官时,发现苏东坡应试的文章立论新颖,多中时弊,富有开拓精神。但考官胡宿,却对此不感兴趣,甚至无意录取他。为此,司马光一再表示:苏东坡有爱国忧民之心,实在是一个难得的贤才,“不宜黜”。对现任官吏,司马光也常常在皇帝面前开诚布公地进行评论,他曾多次说:王曾清纯廉洁;张知白刚正无私;鲁道宗质直如竹;而薛奎则敢言直谏。这些人,都属社稷之臣,应当重用。相反,马季良、罗崇勋之流不学无术,只知道阿谀奉承,应当撤销其一切职务,重加惩治。

有一次,皇帝刚刚为宦官头子任守忠加官晋职,司马光马上上疏议奏.说任守忠是“大奸”,是“国之大贼,人之巨蠹”;还说他“资性贪婪,老而益甚,盗窃官物,受纳货路,金帛珍玩,溢于私家;第宅产业,甲于京师。聚敛之心,曾无纪极”。他还建议皇帝将任守忠“斩于都市,以谢天下。”

二、“王家钻天,司马入地”

司马光基于“怀民以仁”的指导思想和“以德为先”的用人标准,自己率先做出榜样,始终勤政廉政,两袖清风,决不为自己及亲友谋取任何私益。

随着职位的升迁和权力的增大,司马光的同学、同僚、亲戚、属下中,也有不少人想通过他捞些个人好处。但是,却被他一一拒绝。为避免此类人“拉关系”、“走后门”,他干脆在自己的客厅内,贴了一张告示。其中写道:凡来者若发现我本人有什么过失,想给予批评和规劝,请用信件交给我的书僮转我,我一定仔细阅读,认真反思,坚决改正;若为升官、发财、谋肥缺,或打算减轻罪名、处罚,请一律将状子交到衙门,我可以和朝廷及中书省众官员公议后告知;若属一般来访,请在晤谈中,休提以上事宜。

司马光不但从来不收任何人送给他的礼物、礼金,而且连皇上的赏赐也不受。有一次,宋仁宗赐给他许多金银珠宝、丝绸绢帛,他却力辞再三。并诚恳地表示:“国家近来多事之秋,民穷国困,中外窘迫”,应将这些钱用到济民上。当却之不成时,他只好谢恩领取,但第二天便将珠宝全部上交自己所在的谏院,作为“公使钱”(即办公费),将那些金银,周济了一些贫穷的亲戚朋友。

司马光年老体衰时,他的一位朋友准备花五十万钱为他买位婢女,以便伺候他。他当即谢绝,说:“我几十年来,食不敢常有肉,穿不敢有纯帛,怎敢拿五十万钱买一婢女?”

当他住在洛阳时,住宅坐落在城郊西北数十里处的一个僻陋小巷中,房子不过是一个仅能避风雨的茅草屋。在夏季,他为了找个纳凉避暑之地,便在草屋里挖地丈余,用砖砌成一间地下室。

当时,由于王安石的同僚王宜徽、王拱辰在洛阳的宅第都是飞檐斗兽,高若凌天,华丽无比,所以民间出现了一句谚语:“王家钻天,司马入地。”

司马光任官四十年,清廉至简,只是在洛阳有薄田三顷。他的夫人去世时,无以为葬,只得卖田来置棺葬妻。这就是人们一直传颂的司马光“典地葬妻”的故事。

三、向子侄们谆谆施教

儿子司马康很小的时候,司写光除了教他读书、写字外,还非常注重对他品德的教育,培养他成为诚实、谦逊、节俭、关爱他人的人。待儿子长大后做了官,又教他如何勤政廉政,为百姓谋福利。当他发现儿子在为人、为政、为学方面,表现还可以,便将其教育的重点,放在了节俭方面。

有一次,司马光特意给儿子写了一封信,先现身说法,谈了自己的经历和观点。他说:“我们家本来就是清寒的,清白的家风代代相传。至于我本人,从来不喜欢豪华奢侈。小时候,大人给一件华美的服装,就不愿意穿;考中进士后,别人戴花,自己也不愿意戴;只是出于对皇上的尊崇,才不得不勉强插戴一支。我认为,平时穿的能够御寒、吃的能够饱腹,也就行了。但是,许多人却嘲笑我寒酸。对此,我从未后悔过。古代的人都把俭约视为美德,现在的人竟看俭约为羞耻,真是咄咄怪事!”

为了使子侄们充分认识奢侈所带来的祸害,司马光对古往今来因奢侈而导致的严重后果,进行了总结。他说:贪得无厌的人,当了官必然收受贿赂,贪赃枉法;不做官,在乡里也会偷盗行窃,作奸犯科。

接着,司马光又讲了一些以俭朴著称的人物故事,并重点介绍了宋仁宗时期的宰相张知白。他说:张知白拜相后,生活仍保持过去在地方做小官时的水平。有人不理解,问他,他叹道:“我今天的收入,全家人锦衣玉食足够。然而,由俭入奢易,由奢返俭难。我今天的收入,不可能永久保持。一旦收入不如今天了,家人久过奢侈的生活又习惯了,一下子改不过来,就可能出事。倒不如无论我在职不在职,生前或死后,总这么一个标准!”

在信中,司马光还举了七件“以俭立名,以侈自败”的例子,并希望司马康,不但自己记住这些事例和道理,还要身体力行,并向子孙后代进行同样的教育。

司马光担任宰相时,惟恐在老家的侄子们仗势作恶,又专门给他们写了一封信。其中,要求他们安分守己,谦恭退让,奉公守法,绝不许依仗他的权势而干扰官府,欺压百姓,使乡人讨厌。谁若打着他的旗号招摇撞骗、为非作歹,他将命地方官依法严处!

司马光的子侄们,牢记他的谆谆教育,经常照此而自警、自查、自省,确保了“清白的家风代代相传”,也由此受到了各方面的好评。

四、皇太后并数万人大哭

元祐元年(1086年)初,司马光重病卧床,自知将不久于人世。便挣扎著坐起来,给另一位宰相吕公著,写了一封信,说:“吾以身付医,以家事付愚子,惟国事未有所托,今以属公。”

司马光去世后,皇太后大哭,马上同皇帝一起去吊唁。接着,又赠其太师、温国公,谥文正,赐碑曰:“忠清粹德”。整个京师的人,也主动罢市,纷纷前去相府哀悼。有的人为了致奠,竞变卖掉自己身上穿的衣裳。

此外,史书上还说:“及葬,哭者如哭其私亲”;“四方来会葬者,数万人”;“都市及四方,皆画像以祀,饮食必祝。” 可见,其场面之大、哀情之动人 ,在中国历史上诚属罕见!

(事据《宋史》《清官传》等)

转载 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可能有的人知道:在中国绘画中,有一种特殊的画法,名叫“指画”又叫“指头画”或“指墨”。这种画法顾名思义是用手指蘸墨画中国画,作画时灵活运用拇指、四指、手掌、手背、指甲,乃至拳头蘸墨作画,一般多用食指,泼墨时四指、手掌、手背并用,其画纸多用生宣纸,有时候用绢,不宜用熟宣纸。
  • 清乾隆癸未年(公元1763年),合肥的城隍庙建成,在落成前夕发生了一件奇事。当时安徽舒城的县令徐绍鉴到合肥处理完公事后,赶夜路返回舒城时,远远看见也有一大队人马举著官员的仪仗,从合肥城出来,他们打的大灯笼上写着“合肥宰”的字样。
  • 秦良玉,是明朝末年宣抚使马千乘之妻。马千乘死后,秦良玉统领丈夫马千乘所属军队,继续练兵御敌。她为人善骑射,兼通诗词文墨,仪容贤淑,风度高雅,然而管束部下,十分严峻,军中纪律整肃。
  • 汉武帝后来追求享乐,导致当时天下风气奢侈,争相从事工商业,百姓大多离弃了田耕。一天,汉武帝问东方朔:“我打算教化百姓,是否有什么办法呢?”
  • 清代,山西有个人,把家产都托付给弟弟,自己出外经商。
  • 清代人戴开庭先生,是康熙戊辰年(1688年)的进士,任邵武(在今福建西北部)知府。戴先生为人平和,襟怀坦白,信奉“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准则,疏于交际,生来不说大话。从任县令起家,历任礼部郎官,出任过大郡太守,从不妄取一物。
  • 公元640年,农历五月。一支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从长安驰往西郊昭陵。大唐皇帝、被周边各民族尊称为“天可汗”的李世民去世了。
  • 晋朝时,有个叫阮聸的人,他不信鬼神的存在,所以写了一本《无鬼论》的书。
  • 有个富家子弟,算命的讲他是“大贵之命”,另一个相面的,也说他“将会大贵”,但是,直到他年老时,官职仅做到六品。他心中十分郁闷。
  • 话说王安石40岁担任制诰时,有一天,他的妻子吴夫人替他买了一个小妾回来,想要小妾好好侍奉平时公务繁忙的王安石。想不到,王安石下班回来看到陌生且年轻貌美的女子在自己家中,吓了一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