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宋人虚心纳言的故事

善言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起初,张咏在成都任职,听说寇准入朝拜相,就对他的下属说:“寇公才能异常,只可惜学问不足啊。”等到寇准罢相到陕州做知州,张咏正巧从成都解职归来,寇准急忙陈设帷帐,大摆酒席款待张咏。张咏将要离去时,寇准送他到郊外,问道:“您有什么话教导我吗?”张咏慢吞吞地回答:“《霍光传》不能不读啊。”

寇准不明白他的意思,回到家中拿出《霍光传》阅读,当看到“不学无术”一句时,笑着说:“张公对我说的就是这句话呀。”(《宋史‧寇准传》)

王安石罢相后闲居在金陵。一天,他以绢束发,扶杖漫步,独自一人流览山寺,遇到几位游客正大谈文学历史,七嘴八舌十分热闹。王安石坐在他们的下首,在场的人没有人望他一眼。

过了片刻,一个游客慢悠悠地问王安石:“你也懂一点诗书吗?王安石十分谦卑地答应。游客又问他姓什么,他拱手回答:“安石姓王。”众人十分惶恐,都惭愧地低着头离开了。(《青琐高议‧后集卷二》)

杨万里在馆舍和别人谈起东晋的史学家干宝时,将“干宝”读成了“于宝”。一个小吏进言道:“那是干宝,不是于宝。”杨万里问他:“您怎么知道?”小吏便拿出韵书指着“干”字条下面的注释说:“晋有干宝。”杨万里非常高兴地说:“您是我的一字师!”(《宋人佚事汇编》)

范仲淹曾给别人写墓志铭。当他写完封好,正准备寄走时,忽然想起说:“不能不让尹师鲁看一看。”第二天,便把墓志铭交给尹师鲁过目。师鲁看后说:“你的文章现在影响很大,后代人将会引用你的文章作根据,所以下笔不能不谨慎啊。现在你把转运使写成部刺史,把知州写成太守等汉代官名,的确是够清雅的了,但是现在已经没有这些官名了,后代必将因此产生疑惑,这正是引起庸俗的儒生们争论不休的原因啊。”范仲淹用手按着小桌子说:“幸亏请你过目,不然,我差一点就失误了。”(《宋人佚事汇编》)

──转自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见到贤能的人而有机会让贤,这是我的福气。
  • 没想到周处兴高彩烈地回来了,听到百姓们说除掉了三害,正高兴地庆祝,才明白自己也是三害之一。
  • 黄霸说:“我听古人说‘朝闻道,夕可死’,我愿意学习。”
  • 孙登笑呵呵的面对别人无理的伤害,不愧是一个修道之人。
  • 东方朔是汉武帝的大臣,以言语风趣著称。有一年三伏天,武帝下诏众人来领肉。大家来了,可是奉诏主肉的官员却迟迟不来。
  • 清乾隆癸未年(公元1763年),合肥的城隍庙建成,在落成前夕发生了一件奇事。当时安徽舒城的县令徐绍鉴到合肥处理完公事后,赶夜路返回舒城时,远远看见也有一大队人马举着官员的仪仗,从合肥城出来,他们打的大灯笼上写着“合肥宰”的字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