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山西省汾西县196名百姓联名控告村支书十余年无果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23日讯】省市有关领导多次批示,市县有关部门曾多次查处,为何都不了了之?

汾西县委、县纪委、社区、公安局、法院的前任领导为什么都不遗余力地充当一个腐败分子的保护伞??压在店头百姓头上的这座大山何时才能搬掉???

对汾西县社区风祥居委会(原店头村)支书要建民欺凌百姓、大肆贪污、违法滥纪及其保护伞们问题的举报

山西省汾西县社区风祥居委会(原店头村)要建民在未经党员和村民按程序选举的情况下,连续二十年执掌村支书和村长大权。在其掌权后,特别是1993年以来,要建民结党营私,排除异已,将店头搞成他的家天下,他独断专行,为所欲为,利用职权欺压百姓,不惜侵害村里大多数群众利益,有的甚至被置于无法生活的绝境,为自家兄弟及其亲信谋私利。非法出卖基本农田近1500亩,搞房地产开发,从中牟利近千万元。对敢于和他的违法行为开展斗争的村民不择手段地进行打击报复,其手段和行为令人发指,是一个典型的作恶多端的腐败分子和村霸。

从1993年开始,因对要建民变卖集体耕地的行为不满,店头村部分村民即不断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其问题。山西电视台、山西经济日报曾对其行为进行过曝光,问题引起省里有关部门重视,多次批示让查处,市县有关部门也曾多次着手调查。然而,尽管要建民违法违纪问题严重,事实清楚,调查却都是虎头蛇尾,不了了之:

2001年3月,汾西县检察院对群众举报立案侦查,落实贪污39860元,检察院决定逮捕要建民,因时任县委书记不同意而不了了之;

2002年8月,省检察院检察长陈大豪将群众举报批转市检察院,市院指示县检察院侦查,县检察院开始侦查,又被县委制止;

2003年1月,市反贪局派人来督办县检察院的侦查,不久又悄然撤退;

2005年,市委书记张茂才将群众控告材料批示让汾西县纪委查处,县纪委让社区纪委书记师保民查处。师保民根本就没有查,社区给县纪委写了个“查处报告”,县纪委给了要建民个“党内警告”处分,将张茂才书记的批示应付过去。

2007年10月11日,县委邓书记在店头群众的控告材料上批示让县纪委调查了解,纪委虽进行了调查,但也是有始无终,敷衍了事!

其间,县上还组织多个部门组成的调查组进驻过店头,也都是无声无息地收兵!

此外,县公安局原任局长、县法院原院长,社区原任领导,都和要建民沆瀣一气,充当帮凶,欺压百姓!…………

一个小小的村官干了那么多坏事,那么多群众联名控告十余年,为什么就是得不到查处?究竟是啥在作怪?要建民一个小小村干部凭什么有那么大的能量一次次将问题摆平,让对他的查处都不了了之?难道高调反腐的共产党真的就会让这样一个党的败类永远逍遥于党纪国法之外?党中央和各级党的领导都把构建和谐社会作为宗旨,然而店头不少村民却遭受着一个披着共产党外衣的恶霸的欺压,过着忍气吞声的生活,他们权益得不到维护,正义得不到申张,在县委眼皮之下,让一个村霸肆无忌惮地为所欲为、欺压百姓,许多问题明摆在那里,为什么就是没有人去认真查处?县纪委、社区、公安局、法院的前任领导为什么都充当要建民的保护伞?汾西的一些执纪执法部门为什么总是把“三个代表”、“反腐倡廉”讲在会议上,挂在口头上?

要建民的问题一日不得到查处,受欺压的店头村民就一天也不会放弃对他的控诉!我们坚信,我们的控告总有一天会引起一位亲民的、有良知、憎恨腐败分子的领导的重视和督办!

现在,再次将要建民欺压百姓、贪污腐败等违法问题列举如下:

一.非法占用基本农田近1500么,搞房地产开发,从中牟取暴利

1993年以来,要建民利用职权,无视《土地法》和中央对农民承包土地问题的有关规定,先后通过各种手段强行占用与村民签有承包合同的基本农田近1500么,这些土地,有的是高价卖给了县直有关单位,有的是卖给外村的人来店头建房,其余部分则是要建民及其亲信建房倒卖,从中牟利。

要建民非法占用农民土地的方式有:

1.强行占用。如选中了要占谁的地,先告知要“征用”,不同意,就强“征”。村民要清有、曹全福、孟计珍、王明星等人的土地就是被强行占用的;村民要会庭的己11年、到盛果期的2.6亩优质品种苹果园,年收入三至四万元,2003年,要建民要让县检察院干警要玉振到那地里盖房,要会庭不同意,要建民于9月24日晚指示要玉振用装载机将苹果园全部铲平,后因要会庭极力阻止,土地才未被占用,但年收入三四万元的果园却毁于一旦;村民王德兴的八亩麦田被要建民半夜推掉,要安平1亩多地里的青苗也是被要建民半夜用装载机推掉的。

2003年春,要建民要推掉干槐树垣的100余亩小麦青苗地让外村人盖窑,遭到100多村民阻挡,夏收前要建民没占成,割麦后一天半夜,出动机械将100余亩地推掉。

2004年,要建民要让南头洼何宇宝在村民孟红英的1.2亩地里盖窑,孟红英不同意,要建民让人强行将地里的小麦毁掉。孟红英多次找县委政府领导,为了霸占这块土地,要建民竟然通过村民刘会珍在永安镇土地所的妹妹篡改土地证档案,将孟红英的土地使用证改成刘会珍的。刘会珍拿上假土地使用证将孟红英告到汾西法院,告孟红英耍无赖强占她家的地。尽管孟红英出示了她的土地使用证,当初填写土地使用证的人也出证说这块地原来是填在孟红英名下的,但法院还是判孟红英输,孟红英不服上诉到临汾中院,法院院长关成虎亲自到中院做工作,让中院维持了原判。要建民用这种恶毒的手段将这块地强占。

2.“协商”“征用”。一些村民慑于要建民的霸道,害怕其打击报复。要建民说要占用他家的土地,虽十二分不乐意,但也不敢违抗,违心地同意让“征用”。

3.给地主人留一部分,部分“征用”。由了多数村民对要建民出卖土地的行为不满,要建民觉得强征有困难,他就采取了给主家点甜头的办法,留下一部分让其盖房出卖获利,其余的“征用”。因近年来店头盖房出卖获利很大,这些人有利可图(因为在自家地里盖房如不经要建民批准也不行),也就同意让“征用”。如村民郭金民的15亩地,要建民要全部“征用”,郭金明不同意,要建民就让他自己留下5亩盖房,其余10亩被“征用”。

要建民非法“征用”的土地,除小部分是高价卖给县上一些单位搞修建(如交警队、水利局等)外,大部分是由他卖给了外地来店头建房的人和自己和亲信建房出卖,从中牟取暴利。

要建民从村民那里“征”地,每亩只付5000元钱,而卖给外地来建房的是每孔窑地基费1500元,一亩地可盖八孔窑,卖1.2万,从中牟利7000元。如建房再卖,则获利更大。如南头洼“移民”在店头盖窑200余孔,占地30余亩,要建民付给村民“征”地费每亩5000元,而南头洼盖窑每孔付费1500元,以每亩盖八孔窑计算,每亩获利7000元,30余亩地可获利20余万元。我们已查清要建民在村北垣用5000元“征”回的申福记的地里盖窑11孔,目前己卖出八孔,每孔保守估计也获利1.5万元,如11孔全卖掉,可获利16、7万元。而这只是要建民搞房地产的冰山一角!粗略统计,要建民伙同其兄要明记和亲信建房出卖以及纵容亲信建房出卖占地近800亩。

要建民建房卖房,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作业链,他和其兄要明记、亲信王玉生各有一个工程队,长年在店头盖窑,他们有砖厂、石料厂、石灰厂,有装载机,不仅他们自己用,就是外地人在这里盖窑也必须用他们的工程队和材料。

毫不夸张地说,要建民己经把以侵害店头老百姓的利益、违法“征”用土地搞房地产开发做为了他的主要职业和发财途径!店头村1993年在册土地3800余亩,目前垣面的好地几乎全被要建民“征用”,仅剩坡地和沟地不到2000亩,人均只有几分地。这些被“征用”的土地,除少部分是县直一些单位建设(如汾西县交警队、汾西县武装部弹药库、汾西县水利局、汾西县三中、汾西县水厂水库等)占用外,大部分是要建民用于房地产开发!由于大量的土地被“征用”,不少农民的土地少的己无法维持生活,有的则完全丧失了赖以生存的土地,陷入了绝望的境地!

一个村官竟然敢这么毫无顾忌地非法占用这么多基本农田为自己牟利,就是在全国也难找到这样的典型!

二.利用县委政府搞县城扩展的机会,克扣老百姓土地补偿费,搞房地产开发牟利。

2001年,县委搞县城扩展,用土垫腰桥时占用店头村民土地57.3亩,县政府给老百姓土地补偿费分两个档次每亩9000元和3000元,要建民只给老百姓每亩5000元和500元。每亩分别克扣4000元和2500元,共计25万元左右。这些钱到哪里去了?不得而知!

2003年,要建民借修风祥街的机会,伙同原社区领导王锁兰(女,现汾西县政协副主席)在路北强行拆除一些村民的建筑,搞房地多开发,建商品楼三栋共156间,建筑面积3942平米。初步估计可牟利500万元左右,偷税100余万元。

同是2003年,要建民伙同原社区主任张记平及晨熙苑居委会支书郭嗣祖,在晨熙苑以给晨熙苑居委会盖办公楼的名义建商品楼一栋二层24间,出卖牟利近30余万元。

2004年,要建民又要在风祥街南边拆居民的房子搞开发,因涉及到的住户极力阻拦未得逞。

三.打击报复控告他的人,指示人出伪证,将五名无辜的村民送进看守所,真相明白后,买通公安局长,逃避了责任追究

2005年4月5日,要建民的房后墙被炸,在公安局侦察时,要建民指示村民付文虎出假证,说他当时曾看到付卯喜等五人作案的经过。公安局依付文虎的证词将付卯喜等五人拘留,后在批捕时检察院批捕科看出了付文虎证词的破锭,才未批准逮捕,至使付卯喜等五人被拘留达36天,出狱后仍继续采取监视居住的强制措施长达数月。在当事人的追问下,付文虎良心发现,承认自己是受人指示做的假证,并亲自到公安局和检察院自首。

这么明摆着的性质恶劣的诬陷案,当五名受害者要求公案局侦破时,公安局却按兵不动。原任公安局长孟援朝多次亲自上门称兄道弟,做受害者的工作,不让再追究;八月十五孟援朝亲自给受害者送月饼苹果;受害人李生华女儿结婚,孟援朝亲自上门庆贺,并上礼500元;孟援朝还给了五人每人4000元共计20000块钱,说:“这是我自己的钱,算是我个人给你们的一点补偿!”反复哀求五人不要再追究了。

公安局抓错人是因为有人出了假证,责任在出假证和幕后指示者,公安局不应负主要责任,孟援朝堂堂的公安局长平时对老百姓一哼二哈,为什么对这几个人却那么低三下四,多次亲自上门称兄道弟做工作不让追究,甚至还拿出“自己”的二万元巨款安抚他们?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为保公安局的面子,是为了保付文虎及其幕后指示者!而幕后指示者是要建民无疑!孟援朝保要建民为什么那么卖力?他那二万元钱真是自己的吗?要建民用啥卖通了公安局长?这里边隐藏着的不是一般问题!

联想到法院院长关成虎伙同要建民用法律手段欺压人,县纪委为应付山西临汾市委书记张茂才的批示而对要建民假查真保等事实,要建民敢那么放肆地横行霸道,欺压群众,原因不讲自明!

四.残踏民主,大搞家天下。

要建民统治店头二十年,把店头搞成了他的家天下。二十年来,村党支部没有进行过一次选举,没有支委、副支书,党支部只有要建民一个上级任命的支部书记。这些年发展了十几名党员,都没召开过支部大会通过,要建民想让谁入党,谁填上表报上级批准就成了党员,其大儿子就是这样成了党员的。

村委会的班子也是由要建民定,村委主任一直由要建民“兼任”,村委会换届选举在2003前一次也没搞过,2003年换届时,店头村200多村民到县人大请愿,强烈要求按《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进行换届选举,在县人大的督促下,社区在店头村组织了选举,为保证要建民的亲信当选,社区动用了县中队武警、派出所民警,找借口将与要建民的亲信竞争村干部的村民孟保忠、朱三旺抓到县中队软禁一天,马乔兵被抓到城关派出所软禁一天。就是在这样的高压下,村民还是选举大家拥护的要桂林当了村委会主任、孟保忠等为村委成员,要建民的亲信一个也没进班子。

要建民在村委换届选举中失败,但不能容忍他亲信之外的人掌权。民选村委会主任要桂林上任只104天,因不听从要建民的指挥强占老百姓土地,被社区“停职”,村委会其它成员也一并被停,通过村民代表大会选出的村委班子就这样执政104天被要建民赶下了台。随后,要建民自任村长,任命了几个村委成员,组成了村委班子。

要建民把村委会班子当作帮他胡作非为的工具,谁能得心应手地当他的帮凶,他一句话就当上了村干部,若要不按他的意见胡作非为,一句话就将你撤掉。十多年来,要建民先后任命撤换过十多个村干部。

有人曾当面责问要建民:“你这样随便任命撤换村干部是违反《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要建民狂妄地说:“《组织法》顶个球!店头的事我说了算!”

我们敢于负责任地讲,我们控告要建民的问题,只是其众多问题中的一部分,他的问题远非如此!像要建民这样目无法纪,目空一切,放肆地胡作非为、欺负百姓的村干部,不仅在汾西是绝无仅有,在全市、全省乃至全国都是罕见的!

我们同时负责任地保证,我们控告要建民的问题,都是有据可查的事实,老百姓处于弱势,我们不会更不敢诬告这样一个在汾西有着强大的关系网,众多的保护伞的恶人!我们敢于对我们的控告承担法律责任!

10多年对要建民的控告之路,使我们深切地体会到了民告官之难,像要建民这样根本就构不上官的“村官”,也让我们领略了“官宫相护”,不把老百姓当回事,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冤难申的滋味。然而,宫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我们是被要建民逼出来的!我们再次重申要建民的问题一日不得到查处,饱受苦难的店头百姓的权益一日得不到有效的维护,我们就一天也不会放弃对他的控告!

我们企盼着我们的控告能引起一位有正义感的领导的重视!我们坚信会碰上这样的亲民领导!

我们也坚信,如果真能认真严格地查处,要建民的问题不仅仅简单的是一个村官的问题,而会涉及到汾西县一些原任县级领导干部的腐败问题!

店头村196名村民(签名复印件附后)

牵头人:
王** 电话138***96490
曹** 电话(0357)50**371
李** 电话134***03950

2009年8月15日@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9-23 12: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