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轮功学员讲述劝退党的故事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陈璐温哥华报导)大纪元时报发表《九评共产党》将近五周年,由《九评》引发的中国大陆“三退”(退出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大潮已突破6千万。几年来,不仅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和觉醒的民众冒着风险默默地广传《九评》,劝三退,而且海外也有一批退党义工同样在默默的推动中国民众退出中共党(团、队)。

海外的退党义工,多数是法轮功学员,他们用自己的时间和精力,自己购买电话卡,持之以恒的给中国大陆民众打电话,介绍《九评》,讲述中共建政60年来对中国人犯下的罪恶。明白真相的人们,纷纷表示同意退出中共(团、队),有的还劝说自己的家人也三退,脱离中共邪恶组织。那么,这些退党义工是如何告诉人们真相、如何劝善劝三退的呢?

一个多小时终于劝退了一名党官

在劝三退过程中,余女士劝退过许多老党员、公安干警、政府官员等。她表示平均每小时劝退3-5个人是属于正常的。但有时遇到一些有特殊身份的人往往很缠手。

余女士叙述道:有一次,一个当官的接了电话,他说已经听了三次退党电话了,很佩服海外的华人等等。谈到共产党的腐败,他也承认,但谈到退党时他就不表态。我给他讲了共产党建政以来的历次运动,特别讲了文化大革命,每一个党员干部都是受害者,都是被冲击的对象,有一个算一个,包括他们的家属都被诛连伤害,讲到文化大革命后期北京公安局长刘传新跳楼自杀,许多警察被拉到云南枪毙,中国老百姓有句话叫“拉完磨杀驴吃”,这是共产党的一贯做法。他一直在静静的听。我又继续说:直到今天每个中国人都看到了这个邪党气数已尽,必然灭亡,像你这样的人什么没经历过,还有什么看不透的,我劝你退党你还不赶紧表态,你这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这时他说话了,你说的有道理,实在话。我紧接着说,那就退吧,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贵姓,他说姓陈,我说我送你一个字,言无不尽的言,陈言退党团队,他谢谢我,我向他祝贺,并祝愿他今后永远平安幸福。

然后我跟他讲,你知道我为什么送你陈言这个笔名来退党吗?就是希望你今后能利用你的身份和你的影响劝你身边的所有亲朋好友都加入退党大潮,都能够得救保平安。他连说好,谢谢。我同时给了他退党热线电话和网址,并希望他和我们保持联系。

余女士说,劝退这个人的过程整整花了70多分钟。中途几次想放弃,心想这个老油条即使能劝退了,也得花很长时间,还不如多打几个痛快电话,多退些其他人呢。可是我没有放弃他,终于耐心的劝他退出了中共。

集体宿舍的民工三退

余女士表示,打电话常碰到民工的集体宿舍,往往这些人还都是党团员多。电话打过去,如果开头有一个人退了,其他人几乎都能跟着退。

最近余女士又打通了一个这种电话。她说:一个屋住5个人,电话打通了,几个人轮流拿电话扯皮,不往正题上搭话,我抬高声音跟他们讲,你们这几个人怎么这么糊涂,咱们素不相识,你们这么一会就接到两个国家的电话,不想一想这电话对你们是多么的重要吗?我希望你们给我几分钟时间让我跟你们说说。

一个人说:那好,你讲吧。

于是我讲了共产党如何腐败,讲到了汶川地震,讲到了吉林钢铁厂事件,最后我说:一个邪党到了这个地步,它还不是应该灭亡了吗?你们是党员、团员,举手宣过誓,为共产党奋斗终生,等于把命都交给了这个邪党,他现在要灭亡,你不赶紧退党、退团解除你发的那个誓约,你想你们危险不危险,你们还有心思打哈哈取乐。他们静静的听我接着说,我讲这些你们也听明白了,我真心的是为你们好,希望你们别错失良机。

接电话的人也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你说的对”,我说那就赶紧退吧,你是党员吗?是,退了,紧接着电话一个传一个都退了,一共四个党员一个团员。其中一个党员还很客气的要求把他妻子的少先队也退了,他说他妻子恨共产党,几次叫她入党都没入,你给她退了吧,一共六个人。

老同学爽快退党

法轮功学员马太太说,一个偶然的机会,翻到了老同学的电话,已经十几年没有联系了,就想着打个电话去,劝老同学退党。只是十多年了,不知道老同学的电话变没变,不管那么多,先打通电话再说。

一拨号,竟然是老同学接听的,大家都一阵惊喜,在电话上聊起来。老同学说他退休后,现在每天就是看书,偶然上公园去遛遛。我问他有没有听说过“不打酱油,不做俯卧撑,只拎‘酒瓶’”?他说没听过。我就告诉他,‘酒瓶’就是“九评”(九评共产党)的谐音,他听我讲了九评和三退大潮的事之后说,我一定要找来仔细看看。

至于三退,老同学说:我信得过你,你就给我办了吧。

B>在公车上劝退马太太是不论走到哪儿,心里总惦记着只要有机会,就要抓紧劝退,救人。她告诉记者:一天我在公车上遇到一位中年妇女,一看就是刚从中国大陆来的,我跟她攀谈起来,自然向她讲了《九评》和国内外的三退大潮,她听得津津有味,当我劝她三退时,她立刻就同意了,正好我也到站了,就跟她道别。可是下车后我就寻思,怎么就没问问她的先生退不退呢,以后还不知道碰不碰得到她呢。当时心里挺遗憾的。
  
两周后,我正在大街上派发法轮功在真相资料,一位妇女匆匆跑过来跟我打招呼,我当时一愣,这是谁啊?她见我犹豫,立刻告诉我,‘我就是在公车上办了三退的。’这时我也想起来了,马上跟她说,我还没问你先生呢。她激动地说:“我就是来告诉你的,他也要退。”

打劝退电话的甜酸苦辣

一名温哥华法轮功学员吕女士告诉大纪元记者说,她刚开始打电话劝三退的时候,效果并不好,还被电话那头的人骂,说得很难听。还有的用方言骂,她听不懂就问老伴,老伴生气的说:那是骂人的流氓话。他说:你一打电话就很长时间,说讲真相、三退、救人,你退了几个?人家不听还骂你,真是花钱找挨骂,骂你听不懂,还让我给你翻译,何苦呢?
  
吕女士:本来心情就不平静,老伴再没完没了的数落,我更感到委屈,坐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一想是呀,还是不打电话吧,干点别的不也一样吗?
  
可是冷静下来后,就想起了“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修炼人遇到问题要找自己的不足。我想还是自己没做好,打电话时,首先想对方会不会接受我向他们介绍的三退的好处呢?能不能三退呢?想的很多,心里总有个“怕”字,忘了自己是在救人,所以打电话的效果就不好。
  
调整心态后,心胸开阔了,好像什么都过去了。再打电话时,就不去想对方如何,讲真相的语气也变得祥和了,说出的话很自然,对方也往往感到亲切。  有时甚至感觉像朋友之间在聊天一样。电话那边的人说:“我正想退党不知怎么退,你真能帮我退了就太谢谢你了”。

还有个女士要退党,我想给她起个化名,问她姓什么?她说姓李,我说那你就叫李梅吧,她高兴的说:“我就是叫李梅,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说:“我们是有缘人呀”。她说,希望你能再给我打电话。

一位男士要退党,我说“为了你的安全起个别名,你叫幸福吧”,他说“你怎么给我起这个名字,太不好了”,我问为什么?他说“没了幸福,我活的有什么意思”,我忽然大悟,因为他姓吴,听起来就像“无幸福”,我说“对不起,那你自己起个名字吧”。他说我就叫“吴司”吧,他又说是司马义的司。

也有人在我打通电话还没说几句话,他就讲共产党很快完了,没几天了,因为它太坏了,没干什么好事,接着他就讲他们家的遭遇和受到的迫害。我耐心的听着,他说对不起,我说得太多了,你在国外给我打电话得花好多的钱吧?我今天跟你说一说心里通快点,我知道你是“法轮功”,你们是好人。
  
现在老伴对我打劝三退电话很支持。有一次他也想拨一个电话试试,打了一会就把电话放下了,我问他怎么样?他说:“我讲一通,对方听着不说话就挂了,这就难了。看来能退上一个还真不容易”。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9-24 6: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