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蓝培纲:国殇60年--蒋介石何以失去大陆(上)

蓝培纲整理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9月25日讯】在中共发动夺权战争的过程中,它始终是为求胜利不求手段,在国共三大战役中它始终都是拿着人民当武器,以人海对抗火海,在经济上破坏道路、桥梁……等一切经济建设,为的只是拖垮国家财政,以对国军作战创造条件;在外交上不惜签订卖国条约,换取更多武器以夺权。

共产党建政后便一直渲染共产党是得天下历史的必然者,因此刻意隐瞒许多历史真相;有许多国共战争中“起义”的将领多是早期中共派入国军的特务,如刘斐投共前已有25年党龄、廖运周21年、郭汝槐20年、张克侠19年。到底是历史、还是人民选择了共产党,还是共产党扭曲历史、逼迫中国人民接受?我们从过去历史中找答案…

蒋介石自省:国军怎么会退到台湾这个孤岛上来?


中共在国共内战中以土改来鼓励农民投向中共,图为中共土改宣传画。(网路图片)

大家提到军队腐败,政治贪污,但这些只是失败时候的各种现象,而不是促成失败的根本原因。我们要进一步研究军队为什么会腐败,政治为什么会贪污?据我研究的结果,我们所以会失败,第一在于制度没有建立;第二在于组织之不健全。(摘自《1950年1月5日在革命实践研究院讲话》)

我们过去统一两广和北伐期间能以寡击众,以一当十,是因官兵具有“不贪财”、“不怕死”的革命精神。抗战期间许多部队大体能保持这种传统的精神英勇奋斗。但抗战胜利后很多部队就丧失了这种精神,许多中上层军官利用抗战胜利后各大城市接收的机会大发横财,做生意、买房产、贪女色、骄奢淫逸、腐败堕落,弄得上下离心,军无斗志。这是我们军事上失败的根本所在。你们现在带学生、带部下,首先最要紧的就是要恢复国民革命军的传统精神,才能担负起救亡图存的重大责任。

共产党人和追随他们的一些党派及社会上的一些人士对于我个人及国民政府攻击污蔑,无所不用其极。它们说政府是如何地横征暴敛,说我是如何地有钱,说老百姓对我是如何的痛恨等等,而我们党内竟然有些人随声附和。

共产党的目的就是消灭本党,本党同志不知一致团结起来对付他,反而这样离心离德,实在令人痛心之至!你们是我的学生,也是和我共患难的同志,你们万不可轻信旁人对我的毁谤污蔑。不仅这样,听了这些话就应该坚决地进行反驳。(蒋介石下野后在奉化溪口对关麟征、宋希濂的谈话,摘自宋希溓将军自述。)


从叱咤风云的中国战区最高统帅,到沦落为败军之将,蒋介石心中的懊悔与悲苦,几人能知?图为1937年在革命元老朱培德上将的葬礼上,蒋介石对这位于北伐、剿共期间尽心尽力的老将感伤不已。(网路图片)

国防部尽是匪谍!

阎锡山手下的一名将领,是赵家骧的岳父,曾驻守太原的楚溪春,颇富名声,他当时担任沈阳防守司令官,我是第六军团长兼副司令官。城内的警察、宪兵由他指挥,我指挥其他的四个军。

当时他是六、七十岁的老前辈,我还年轻,两个人面对面坐办公室,常常向他讨教,他就告诉我一件事:

他原先有一名侍从官,文笔很好,服务热忱又周到,甚至连洗脚水都会帮长官端来,实在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侍从官。没想到就在太原沦陷的前一天,他向楚溪春告辞,说他是共产党,被派来专做楚的工作。现在事已办妥,因此向楚溪春告辞。楚就问他说,“既然你是共产党,为什么不把我杀了呢?”他回答说:“因为你人太好了,不舍得杀你”,可见得共产党渗透的功夫相当厉害。

我从东北回南京述职时,到国防部看见刘斐,当时就发现他冷言冷语的,说什么我们作战不力。同行的廖耀湘将军出了门就骂:“国防部尽是匪谍,作战计划还没传到手,共产党就知道了,这样下去还能打什么仗!”

我来台湾之后,在自由之家理发,旁边正好就是以前在南京国防部当第二厅厅长的郑介民,来台后担任国家安全局局长,向他聊天时我问他刘斐的事,我说:“当年你在国防部第二厅当厅长时,顶头上司国防部作战次长刘斐,第三厅厅长郭汝槐是共产党,难道你一点也不晓得吗?”

郑介民说:“我怎么不晓得!我在当国防部第二厅副厅长时,厅长杨宣诚(海军出身)就告诉我说,‘刘斐是共产党,在日本念陆军大学时加入的,与陈毅、邓小平属同一时期。老郑,你是蒋委员长的学生,说话比较方便,你应该向委员长报告。’我想,要报告也应该由厅长去报告,我又没有证据,空口报告,岂不会挨一顿臭骂吗?所以,我们俩谁也没有去向蒋委员长报告这件事。”


国共内战期间,到处贴印有反共的标语。这架国军军机上印着“冒险犯难灭共匪”的标语,成为那段历史的见证。(网路图片)

郑介民又说:“到大陆沦陷时,国防部搬到广州,再迁香港,后来就分手了。在香港时,国防部的人都住在同一幢旅馆里,后来刘斐住我楼上。有一天深夜,刘斐跑来叫醒我说:‘老郑,你不要到台湾去了,国民党没希望了。我老实告诉你,我是共产党,你跟我回大陆去,包你有前途。’我这才恍然大悟,确切证实他是共产党。”

郑介民将军当然没有同刘斐一起投共,而是来到台湾之后担任国家安全局局长直至逝世,鞠躬尽瘁而后止,是戴笠之后的第二把手,作情报很有成绩。

整体来说,几乎国军的每一个机构都被中共的间谍渗透,战事一再失利实是必然。例如在东北的时候,赵家骧当参谋长,有一个管作战的随从参谋就是共谍。我们这里每回有什么作战计划,他就会用家里私藏的无线电电报机把消息传出去。后来,派他到华北开会,刚好就在华北破获共谍组织,供出这位参谋也是他们同伙,华北通知赵家骧,准备好伺其返回东北时立即逮捕。没想到,他回沈阳后下飞机先打电话回家,一听声音不对,赶紧就溜掉,此后再也没抓到过。(摘自《罗友伦先生访问记》)(本文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9-25 12: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