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级危机

曹小芬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星期二早自习,听到室内卫生股长说温度计掉地上破了,看着阿芳趴在地上用纸张细心的捡拾残骸,没多久就听到阿雅说“老师,阿芳昏倒了”。

我赶紧过去扶她起来,大声喊著“阿芳阿芳”,同学纷纷拥到前排来看状况,有人到训导处,有人拿水,大家都好紧张,希望阿芳没事。

因为阿芳完全没知觉,整个人软趴趴的,只好用担架,送到校门口再上救护车,幸好上午九点的时候就清醒了,医生也查不出来为什么。等阿芳妈妈一到医院,我们就回学校了。

想着为什么阿芳清醒的时候要哭呢?我问她是不舒服还是心情不好,她用微弱的声音回答:“心里难过”,妈妈猜是不是因为同学的事情呢?阿芳点点头。

以为人没事就好了,回学校想着想着,我再找同学问了一下,听到是宿舍同学之间的同侪问题。只好利用第七节自习课,集合班上把我听到的事情公开的说一下,希望大家都是一家人,不分彼此不分过往如何,都能在国三这一年相互关爱照顾。

隔天日记里头,有少数住宿生写的非常气愤,说阿芳一定是装病,她常在背后数落同学,把同学说的很难听,从国一忍到现在,她都没变。

我刚看到日记心里头好难过,压力不断涌上来,因为有同学认为我三年级才接班,对阿芳蛮好的,一定偏袒她。我静下心来想着这三个月来的相处,似乎太顺利了,学生的成绩也好,同学状况也好,好像太过轻易就上轨道了,心态有安逸的状态。这个难关来的好,心里不免这么想着,不过得好好处理才是。

星期四一整天我不想在班上发表任何言论,也不找这些人来个谈,就静静的查找自己最近的心态,从阿芳身上我找到一点,因为用二个月时间,很快的拜访了全班同学的家,和家长关系不错,和同学关系也像朋友。就因此疏忽了帮同学保密的事情,很容易的跟其他同学聊起某些同学的家庭或是心性问题,就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心态,容易跟同学讲开,完全没有尊重当事人,虽然是导师是大人,不免落入多嘴的地步,导致当事人误解或不悦。

从少数住宿生的言行中,查找了自己的不足,发现我像国中生一样,面对大家的言论或是言行,会去附和她们,以为这样才能和她们是好朋友,而沉浸在一团和乐的假相中,完全不以大人为前题,应该管的应该教的,我都放一边,没有即时帮他们提升心性。

所以这事情发生了,刚开始当然心情不免受影响,静下来查找后,很快的跳出悲观的思绪中,就在写文章分享儿童心理学后,一群小女生走到我后方,居然弯著90度的腰,向我说对不起。我也表达我的歉意,希望她们对于同学能够更善一些,而不是情绪语言,让人无法接受,当然也不会想改变,就这样我们又重新开始,继续为学测打拼。@*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亚萱从国中一年级开始就常不到校,但还不到中辍程度,到了国二上学期就通报中辍生,这样的机缘认识了她,从此成为了我的个案......
  • 教书近17年,真的是第一次当导师,大家知道这消息,纷纷的来鼓励我,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一班的来头......
  • 那天开始我重新正视自己平常言行,严守份际,松而不懈,随时要求自己要守住心性,不能说些情绪话,或是借贬低调侃别人,来缓挟气氛。向内察找自己以往的言行,更谨慎对待学生或是孩子,不能随口造业。记得以前看过水结晶的实验,说好话听好听的曲子等等,都能让水产生非常亮眼的结晶体,谨记小筑这段插曲,也感谢她让我有反思的机会。当我的找到自己的不足时,再看到今天小筑的日记,里头还是这件事,不过结尾不同,写道:“没关系啦,请你要多注意言行,不能这样教小孩,我还是会读好书,尽我的本分。”
  • 看着两旁的花生田、甘蔗园,景色真的很棒,想着阿桦妈妈说今天是七夕,要帮阿桦做成年礼。回想去年今天妈妈车祸往生了,也是这个正午时分,从阿桦妈妈身上感受到为人母的冀望,我一定要好好带小孩及这一群可爱的学生,这是妈妈最想看到的。
  • 刚接315见到小岚,觉得这小孩气质不错,不过偶而会有“怨恨”的表情,“鄙视”的表情,才十五岁的年纪怎么会如此早熟呢?对小岚充满好奇,唉,有点职业病,在辅导室待了八年,见到人就很有兴趣,想了解想帮忙。
  • 教书十七年第一次当导师,居然还没二周就放特别假,基于人道立场,想为这第一次的导师经验做个好的典范,所以就这样展开了十天的家访工作......
  • 不管是教育工作者或是家长,不要把两性的教育看得过于敏感与严肃,师长应该以自然、正向的态度和观念灌输两性关系与教导身体保健的观念,让孩子从认识自己的身体开始,学会让自己身体健康着手,让小朋友学习照顾自己的身体,了解自己的身体并且尊重他人。
  • 感谢100多个日子里有这些孩子们的陪伴,孩子们真挚的笑语是世界的“珍宝”。看着这些孩子的成长、懂事,我不禁红了眼框。这样的小故事在我们班层出不穷......
  • 许多家长常把孩子的问题一股脑的丢给学校,这就跟学校老师只将孩子在校的问题一味的反应给家长,同样对孩子没有正向的帮助。因为立场观念的不同,再加上一些外部因素,亲师间常会产生一些误会或意见的分歧,这本来就很难避免,关键是要在问题出现的初期,及早察觉并进行善意的良性沟通。
  • “夜光天使”这个词改变了我身为流浪教师之一的人生方向!在这巨大社会的生物环里,我遇到了正在学飞的小天使,只是小天使们需要爱和关怀,一个从“心”开始的地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