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泰缅边境漂流:甲良族帅哥(1)

Sam Lai

(photo by Jameson Wu)

【字号】    
   标签: tags: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我就住在学校宿舍里头了。国中也住校,高中也住校,一直到现在24岁了,还是住在学生宿舍里,过着团体生活。”接受奖助计划的TOPS实习生彭(Pong),缓缓地说着,有如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听他说起,因为村落中没有学校,从七岁起便得寄宿邻乡小学宿舍里,开始了他将近15年的宿舍团体生涯。年幼的他早早只能离家,和父母家人聚少离多,小小年纪只能学会照顾好自己的本领,虽说这是泰缅边境许多山区孩童的经历,但心中不免仍感到鼻酸难过。

彭是位来自山区部落的泰籍甲良族(Karen)青年,个性温文,笑容迷人,对于新鲜有趣的事物总充满着好奇,以及对于美好未来的憧憬。其实,彭的想望和台湾许多青年并没有太大差别,即便生命际遇却如此截然不同。

四年前,彭申请了TOPS奖助计划,顺利成为工作队实习生,食宿起居都在用竹片搭建成的学生宿舍,虽显得有些简陋但算是基本设施齐全。平时,至工作队办公室协助处理事务,并且随同工作人员前往偏远山区或缅甸社区,学习服务计划的推展事务。周末时间,则在美索镇上的社区大学,修习两年制社区发展工作的课程。

虽然彭年纪尚幼便得远赴百公里外的省城就学,但是相对于村落中其他失学孩童和四处打零工青年,他仍算是幸运些的。村中生活困顿的情景几乎成为了常态,彭的 父母虽然不识泰文,也从未曾上过学,只能依靠雨季时期在山坡上种植旱稻,以及采集野菜辛勤劳作以换取填饱肚子,但能希望彭能去读书,不用再爸妈希望他读书 不用再过上吃不饱的苦日子了。

“在村落里的父母,常得走上数公里山路才能找到一块适合种植的山坡地,种植虽然大片的旱稻,但始终比不上水稻的丰收产量。陡峭的山坡,登上爬下地种苗除草,更是劳累无比的辛勤。”彭诉说起在山上的生活。

他接着这么质疑起:“甚至,已经越来越难找到耕作的坡地,因为政府禁止我们再开垦耕种了。只是,不种稻米,人们得吃什么呢?!”泰国政府以林地保护的法律条款,严格地限制了甲良族传统焚耕轮作的生活型态,却始终未能针对山地部族给予适当的协助。

在求学过程中,彭是学校里少数的甲良族学生,而深竣的脸孔,带着浓厚口音的泰语,仍让他很容易地被区分为其他同学口中的–山地人。“无论是日常相处或课堂报告,总会被同学们嘲笑我的泰语说不标准,当时我常会感到自卑。希望别人不要发现我是甲良族人。”彭回忆起在中学时期的窘境。

虽然彭的学业成绩称不上优秀,但聪明灵活的脑筋,以及忠厚诚恳的态度,仍赢得了师长们的赞许。农业职校毕业后,他发现课堂上的所学,缺乏了适当的林地政策和农业协助资源,根本无法实际运用在村落里,家里的经济情况仍就无法改善。@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10-07 8: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