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泰缅边境漂流:美索观察记录(1)

Herb

(摄影/Sam Lai)

(摄影/Sam Lai)

【字号】    
   标签: tags:

Herb是个很真诚的年轻朋友,更是罗大的高材生。感谢Herb的观察记录,并同意把这篇美索行和大伙分享。很喜欢文章中的许多句子和段落,甚至写进了心坎里,很真实很触动。返台后隔两天,他便开始军旅生活,祝福Herb一切顺利平安。

“看到你们向我招招手,我也以招手回应,这次并不需要眼中含泪,或著透过感伤的方式道别,因为我知道我在美索的日子已经圆满,不论以后是不是再踏上这块土地,我也将会延续在此得到的意义,那么其实我不曾离去,只是在另外一个环境用同样的态度生活着。”Herb写下心中的话语。

告别泰北志工服务的村落,一路从清迈摇摇晃晃五个小时到达了美索–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城市,因为在短暂志工服务的过程中与泰缅边境有所接触,辗转的从书本、从电视、从身边的朋友口中知道了这个屹立在边境的小城镇,在想像中对于这边的生活及环境充满着好奇、些许的憧憬以及更多更多自我实现的期许,种种思绪在脑中交织后,兴起了前往美索的念头。

一下车,来迎接我的是TOPS台北海外志工服务团的领队Sam Lai,既熟悉且陌生的人物,熟悉的是早已从书中、从演讲中、从报道中得知太多太多关于他的事迹, 构成对于Sam的想像与向往,陌生的是在此之前并无太多的交集与交情,一见面难免有些焦虑。但很快地,就证明了这些担心是多余的,Sam热情且亲切的招呼 与接待,不见外的志工服务相关意见交流,打破埋藏在我心中的僵局,也从此种下我在美索短短六天与TOPS的交集。

第一次拜访TOPS是由台湾的Yes志工带我过去的,到了之后看到Kevin在处理一些文书的杂物,Andrew在教当地的人如何使用一个土地测量的系 统,我们的工作是帮忙包装Yvonne的明信片,开启了简单的生产线,看到自己之前所购买的明信片,过了一个月之后,居然变成我在包装这些明信片,心里的 感觉是很微妙的,但也为了自己可以为这份明信片贡献一份心力感到喜悦。

TOPS的工作环境是很愉悦的,三不五时就会有员工跑来跟我们攀谈,聊聊彼此的生活,交换自己所熟悉的语言,或者只是分享自己所有的零食,可以感觉这群人 是真的很享受在他们的工作上。到了明信片包装完工的一刻,Sam和Yvonne刚好和缅甸自由网络的人一起回来,所有在美索聚集的人群,不管是不是为了相 同的议题在努力,但是只要大家的理想类似,心中的那条路就部会相距太远,如果能把大家串连起来,在资源的运用和资讯的传播上也将更有效率,那也许有一天就会达到儒家所谓的世界大同的境界。

第二次拜访TOPS是个巧妙的机缘,在Andrew将离开美索的送别宴上向Sam询问有没有可以帮的上忙的地方,承诺要去协助制作海报的工作,于是延续这 样的承诺,以及每天受到别人照顾,自己却没有付出什么的内疚,一大早吃完早餐就往TOPS的办公室前进,在这几天中,心境上的确有些不一样的转变,在与 TOPS的对谈中、在与Yes志工的相处中、在梅道诊所的所见所闻、还有当地的步调中,都默默地在说服我其实当志工也是在当兵后的一条不错的出路,也许来 泰北服务的微薄付出,却也让我找到了一片新的天空。今天帮忙的内容主要是一些小杂务(擦拭铅笔痕迹、扫描、包装明信片等),但是看到那些我们所协助的内 容,未来可能都会在某处正面地影响世界上的某些角落,付出顿时就充满意义,不论用什么方式,我们可能都在默默的改变这个世界,能有自己贡献的一个空间,就 是很令人喜悦的一件事情。

下午应Sam和Yvonne的邀请,去参观了美索周边的缅甸学校(或说是移工学校),一路上的泥泞以及颠簸,多少说明了这些缅甸移民的困苦以及艰辛,一路上看到的破旧房子,里面却需要塞满一个家庭十几个人,每天担心身份不合法会被勒索(也许就是为什么当地的警察局都这么豪华的原因),工作也充满了不确定性。一路摇摇晃晃,徒步穿越泥土的道路,终于到达在深山中的学校,学校是一间很大的茅草屋,班级和班级之间只用简单的板子隔着,七个班级加上一个托儿所,总共只有三个老师在顾著(Sam的说法,这边的老师已经有增加了),同时必须兼顾教学和行政的工作,老师的薪水一个月也只有两千到三千铢,老师和学生同样 都不具有这边的身份,所有的一切都是迫于无奈。其中学习能力比较好的同学,还会带着全班同学一起朗诵课文,在老师缺乏的情况下,只要会的人就是老师,教与学就在这样的情境下展开。@ (http://www.dajiyuan.com)

2009-11-11 6: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