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戴振浩:土石流奔腾之后的省思

戴振浩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4日讯】莫拉克台风,让北台湾的人绷紧神经的虚惊了一场,却让南台湾的许多同胞们,毁了家园,哭断了肝肠。

罕见的爆量大雨,夹带滚滚的泥流,给了人们最无情的反扑和打击。近半个月来,电视里播放的画面,让人看来,每每总是让心底多了几分的酸楚与不堪。土石流冲垮了青翠山峦,阻断了蜿蜒山路,淹没了山庄家园,埋没了家人的心肝宝贝和遥迢的归乡路。令人难过与辛酸的是那一句句天人永隔的嘶喊,与一个个无助的惊恐面容,虽然彼此素昧平生,但我们都感同身受,在远方默默的给予支持与祝福,期待一切的伤害能够尽量降低,悲情能够早日云消雾散。

当风雨仍然剽悍凌虐南台湾的同时,我们已经看到来自各个角落的关怀与协助,逐渐升温与汇集成河。各种宗教团体,默默的前进灾区,给予物质与精神的即时支援;各路志工团队,相互呼应,忘却自己安危,挺进最需要的地方;平日引领时尚的社会贤达和制造欢乐的艺人们,不管海内外,不论领域别,纷纷打破藩篱,相互簇拥,登高疾呼,即时投入救灾热线。一时之间,四方涌入的赈灾食物,堆积成山,赈灾金额也不断攀高。其真情与热情,足与不断倾泄而下的土石流相互抗衡;一时之间,我们领略到了人们心底最尊贵的温情圣洁!

然而,我们也遗憾的看到了令人心寒的对话与镜头。焦急家属的心境,我们可以体会与谅解,但是他们对前往忙于救灾与连忙探视的人员,提出近乎不友善的指责与要求,会令人齿冷与温情退缩。其实,冒着生命危险去拯救毫无血缘的亲人,不只是基于责任本身,更是本于人溺己溺的高贵道德操守;要他们冒险的竭尽所能,我们可以期待,但是似乎不宜苛求。当我们听到救援的直升机撞击山壁的消息,当三位英雄冷冷的在山崖殉职时,我们应当警醒;我们曾有的责怪与要求,是多么的忤逆人性?多么的自私与冷血?褒扬状与抚恤金能换回他们的英灵?

一批批穿着迷彩服的青年战士,都将是未来社会的中坚,当然也是许多父母的心爱宝贝;当他们翻山越岭,跋山涉水,默默的挺进未知与危险,趴在地上探索尸臭时,我们不是应该默默祝祷和给予掌声吗?怎么还要口水般的说长论短、忍心苛责呢?若论军人救灾视同作战,应该牺牲生命全力以赴,或许有理;然我们发现美军救援的直升机,当发现天候不佳,即暂停进行吊挂的救援任务,他们坚守以保护救援者的安全为先的思考时,我们不是也应该好好学习一番吗?

或许我们不应以天灾为由,原谅相关人员在事情发生始末所造成的灾害与损失,但是似乎也该在指责他人之时,留点空间与时间,做自我省思与检讨。是什么人在什么时候,让不该耕作的地方,成为生产作物的温床?让不该建筑的地方,成为人们群居的聚落?让行水区或邻近河床的地方,成为发展观光的温泉乡?无法得知那些当年利用关系、打破禁忌,自以为福国利民的“有力的”人们,当目睹大自然无情反扑,滚滚洪流冲刷着声嘶呐喊、满脸愁容、无语问苍天的无助灾民时,当下的心底是如何思考的?当年自以为是的德政,或许正是慢慢将许多人推向死亡与灾难的潜在凶手哪!

就水灾肆虐的现象与结果而言,或许像是“天灾”;但往上追究根源,似乎又与“人祸”有相当的连结,它们之间互为因果的纠结,好像不易厘清。所谓的社会名嘴与政治人物,在事发之后至今,对于各政府单位面对数十年大家从未遇见的瞬间爆量滂沱大雨,在救灾时的荒腔走板,给了最露骨与无情的鞭策,似乎也舒缓了一些人们心中的不满与愤怒。只是当一阵挞伐与攻讦之后,我们似乎可以想想:有谁可以事先告知被埋的人们在何时逃走?有谁面对滔滔河水,可以拯救正在对面山头呼叫的受难同胞?滚动的坍方落石下,如何救援血肉之亲?与其在电视镜头前,滔滔不绝的批判与攻击,或许也应该身历其境的体会一下现场的无助与交集!没能及早应变是可以被讨论的,但是拼了命在救灾与投入的人,更值得我们肃然起敬一番。

逝者已矣,来者可追。在天灾与人祸的争执推诿中,只会一再的撕裂人性中最丑陋的自私与傲慢,只会更裸露出人们在伤口洒盐的不道德技俩罢了,对伤亡者与家属而言,也只是徒增心中的遗憾与恨意而已。别忘了来自海内外暖暖的关爱与最即时的支援,相信人们可以素不相识,可以不论肤色,彼此可以没有利害牵连,可以拥有不同宗教,可以说着不同语言,但是却可以贴心的相互取暖,相互慰藉;没有落入口水的漩涡或被埋没,应该赞叹自己,只因为我们心里是平凡得如此尊贵!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9-04 10: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