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艾未未 :还是走在路上

艾未未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7日讯】二十几天前,为谭作人案进行辩护的浦志强律师表示,希望我成为他的一审证人,没犹豫我应了。谭作人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已经被关押长达一百三十多天。在不多的证人里居然有三个姓艾的。成都的一审2009年8月12日开庭,我既不甚了解浦律师,也不认识谭作人。

公民调查的志愿者在过去8个多月中,艰辛地获得了大量关于512学生遇难和豆腐渣工程的证据,志愿者明白去成都谭作证是为了什么,在这个国家,要证明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它会有怎样的难度,我们对四川早就不存幻想。

公民调查与谭作人先生所做的努力,是在相同的时间,有着相同的目的,为了澄清四川512地震死亡的5000多学生死因的基本的事实真相,这个努力得出了相同的结论。

去成都之前,我把消息传上微博做啥,“谭作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 8月12日上午9点半,在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地址:成都市.抚琴西路109号.信访接待电话:028 8291 5450。北京的志愿者们已经在去成都的路上了。”

左小祖咒答应一同前往,之行多了些温暖。在机场得知成都机场已关闭,改飞重庆。我这时感觉到出庭事宜之重。祖咒认为,同时去两个没有去过的城市也不错,他第一次进川。

“艾老师,您的做啥账号已冻结。保重。”路上收到朋友发来信息,好在早已有心理准备。

“WW消息已传到做啥了。你和祖咒多加注意安全。我一直刷新航班动态,关注着你俩呢。对了,做啥把你的大名儿小名儿英文名全给屏蔽了……只要是沾了你名儿的句子,整条都不显示啦,做啥丧心病狂了……”另一条。

一路上我不断用我的诺基亚手机发消息给助手,再上传做啥,真的好用。

重庆机场打出租赶向成都,两百多公里,四个多小时伴随着重庆话噪音折磨,路上停车五次,两次添加天燃气,两次路边方便,另一次凶险的爆胎。到成都夜里十点多。

约了冉匪和几个兄弟,网上因缘,初次会面,夜市老妈蹄花。

回到离明天开庭法院几百米外的旅店时,十二时已过。“安逸158”是一家连锁店,简单干净。酒店门口,停有一辆白色的帕萨特,一侧的车门敞开。我们走近时,车里的两个男人将盯着我们的脑袋缩了下去。我绕到驾驶方窗外,询问是否在等我,两人惊慌地将车匆匆开离。哈哈,便衣或是国保,谁都不情愿被识破,不喜欢直来直去。

被盯上不让人吃惊,我们凭良心千里之外前来成都作证,没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也不属于境外反华势力,洗洗睡去。

尽管这样,凌晨三时之后发生的事还是匪夷所思,转上几条我当时发出的微博信息。

“zhaoying2573凌晨三点二十四,身穿制服和没穿制服的人大概二十人左右来敲门,声称是例行检查,争执至四点,要求所有人不得离开房间至中午十二点。” 4:02微博纪录。

“来川为谭作人作证的证人艾未未和公民调查一行十多人被成都警方控制在西抚琴路的安逸158酒店。” 4:25微博纪录。

“警方出动警力几十人,凌晨三时破门而入,艾未来在要求其出示证件时被殴打。另有志愿者被强行带走。警方说明天十二时之前将被控制。” 4:35微博纪录。

近乎绝望的无休止的争论,没有善意的掩盖、推诿,与恶意的缺少道德底线的基层执法的交涉,可以清楚看出在基层要公平的实现良性社会道义的不可能。

我们的争论和震怒始终没有离开执法的理由、对执法方式的质疑,对执法者身份的辨认和对执法者毁坏法律尊严的不认同而产生的疑惑……

而警方没有沟通愿望、缺少能力和可能的无奈,没有人愿意负责,没有人可以负责,没有解释,甚至没有兴趣了解他们自己在做什么,习惯于没有自尊。

在这时谈论宪法,谈论人权,谈论法治社会,谈论个人的觉悟和道德约束,都显得幼稚可笑,不合时宜,这是这片土地上的错误的时间中的错误的话题。人们会笑话,你是在说什么呢。

不由得想起杨佳,想起瓮安和石首,想起新疆和西藏,想起汶川地震中失去的孩子的公正和不幸的现实……这个社会不仅仅是产生了所有的不幸,它还摧毁了所有的挽救灾难的途径,摧毁了行善的愿望和可能。不幸中的不幸,不是意外的发生,而是知道这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命运,被一些人,被他们的不能够说出的意图,被他们拒绝讨论的蛮横耍赖和要挟。

我在被禁闭的旅馆中近乎疯狂地通过朋友的手机向微博发出我们的消息,微博是这座监狱的仅有的窗口,没有它很可能就什么也没有发生。

以下也是摘录于做啥:

“那些警察,鲁莽,愚蠢。他们一再说:你们要理解,要配合。可是他们是没有约束的,没有道德判断的,没有良知的。他们盲目地站在权力的一边,拒绝讨论,拒绝质问。”2009-08-12 23:50

“媒体都是电话的,是唯一可能的声音。在一个没有道理可谈的地方,媒体是形成公共社会的不多的可能。因为没有媒体的监督,是中国沉沦的原因。”2009-08-12 23:46

“浦志强律师绝望了,是理性的绝望同时是人性的绝望,中国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打倒在地,没有人会出来为一个绝望的政治买单。”2009-08-12 23:43

“我在下午做了二十个媒体的访谈,都是关于谭先生的,关于四川的绝望,中国的无望。大多是国际上的主流媒体,也有许多关于中国问题的媒体。我的结论是:经过三十年、六十年的独裁政治,中国正在全面的走向伦理和法制的沦落,这个腐败和沦落已经到了不可逆转的地步。” 2009-08-12 23:39

“谭先生在四川没有太大的可能,尽管浦律师竭尽全力,可是不抵这帮土流氓,他们是令人绝望的愚昧,无善意,无德,并且深信邪恶和黑暗。” 2009-08-12 23:30

“不太痛了,小意思。见识了警方的愚蠢,下流和卑鄙,但是他们所为和体制相比是小巫见大巫。” 2009-08-12 23:22

“这帮流氓发育的好快,全国上下都在义无反顾地走上绝路。”

“四川的沦陷是自然的更是伦理的,在四川它必须让觉悟者死去,谭先生的不公正的遭遇是无法改变的。他们如果可以这样的对待五千的死亡学生,掩盖豆腐渣工程,没有啥事是做不出来的。这是现状。” 2009-08-13 00:06

“他们总是说,人家是当官的,哪个当官的不是这样啊。他们总是说,孩子死都死了,还有什么办法呢?”2009-08-13 00:00

“用绑架的方式,以国家权力干涉司法公正,以党的名义超越公平正义,这是灾难的开始,我们如果不能作出改变,就永远没有出路。” 2009-08-12 23:59

“四川让人绝望的地方是,他们是拒绝讨论的,他们对生活早有了自己的看法:没得办法。所以可以作出任何事来。”

我们还是“通过正当途径”与成都的警方交涉,我和刘晓原十三日早上再次飞往成都,浦志强改了回京的行程,一同向市督查做了投诉。这很无奈却是必须做的,我们在作出选择时,明知无望却要面对现实,不会因为我们的处境的不幸而去寻找其它的借口,因为那样做就是为罪恶开脱。

在经过了与成都警方的漫长、痛苦的交涉后,刘艳萍女士在凌晨1时被释放了出来。成都非法拘禁她46个小时,是因为她用手机发了几条关于谭作人一审开庭的信息。

谭作人还没有判下来,四川地震死亡学生的冤魂不会散去,公检法的腐败愈演愈烈,六十年的疯狂庆典在即,希望在哪儿呢。

还是走在路上,这条路是结束专制通向自由的路。路漫长,我们这样走着,心里想着后人的路会平坦些,少些泥泞,想到这些,谁也不会停下。

──转自《网路文摘》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9-07 9: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