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伍凡:日本民主党执政对中日美关系的影响

日本民主党党魁和下任首相鸠山由纪夫。 (图:AFP/ Getty)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9月9日讯】(希望之声《伍凡评论》节目)伍凡:各位听众好,这里是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现在是《伍凡评论》第149期。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探讨日本民主党执政对中日美关系的影响”。

在线收听
下载收听

8月30日,日本第45届众议院选举结束,民主党获得了308席,以压倒多数的势态赢得了下一届日本政府的执政权。那我们现在来讨论一下,日本民主党执政对中美日三国关系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首先我们来看看日本民主党的现状。日本历史上有不少的民主党,目前的日本民主党是成立在1998年,由鸠山由纪夫和菅直人等人所成立的。成员当中不少是过去的日本社会党、民社党、自由民主党、新进党以及其他的小党,新党、太阳党等等所组成的,所以他们的成分不是统一的,是相当复杂的。

日本民主党和日本的自由党于2003年9月24日,在东京签署了一个合并协议书,正式将两党合并。2007年日本的参议院选举,民主党成为参议院的第一大党,那么今年8月31日,众议院选举,结果,日本民主党获得了308席,它又成了一个众议院的大党,在上下两院它都成为大党。那么今后日本的执政以及通过法案,相当大的程度上是取决于民主党的政策、方针和指导路线。

那么日本民主党现在的政策是什么?在这次选举当中,它提出的号召叫做“建立一个自由与安心的社会”。其中包括的政策呢,主要是日本政治要终结官僚政治,而且反对政治精英、政府官僚、产业界这三个巨头紧密结合的铁三角关系,要建立一个透明的和公正的规范,实现共生社会,国民主权原则,在国际上建立一个可信赖的国家。

现在,作为日本的在野党,它的党魁鸠山表明了,他执政之后,他不会以首相的身份去参拜靖国神社。日本民主党竞选的时候,提出了一个叫“政权宣言”,其中有几点:

第一点,要结束官僚政治。其中,他们提出要建立一个政治家主导的政治,取代官僚主导型的政治;第二点,要重建国民生活。这里边呢,民主党它主打民生牌,提出以支持家庭开支为中心的五大竞选承诺:第一项就是每个月向每户家庭、每个中学学龄以下的儿童发放274.5美元;第二、民主党还承诺向农业、林业、渔业的从业者提供收入补偿,免收高速公路路费,废除汽油税暂定税率,大幅度的改革养老金制度。

民主党提出,建立一个第二张保险网。向无法继续领取失业救济金但仍然接受就业培训的人,每个月发放1058美元做补助。那么这些钱从哪里来?你要拿出财政开支,那么他就打算了在2010年到2013年要减少行政开支、缩小官僚的数额、修改税收制度等等方法。节约出多少呢?节约出1773亿美元,来支付上面所提出的民生牌这些开支。

那么对外交方面,民主党承诺要建立一个独立思维的外交政策,并且要在密切且平等的基础上,建立日本和美国的同盟关系。那么法新社对民主党的外交政策做了个评论,相比民主党先前誓言执政后“彻底修改”日美安保关系,这是竞选中提出来的,可是到竞选后期呢,他们又提出了一个平等的美国和日本的关系。一开始说要修改安保条约,以后又修改成要平等关系。那么再往下走,他们真的会执行这样一个外交政策吗?我们往下看。

第二、它对中国方面以及韩国还提出,鸠山当首相,他不去参拜靖国神社,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它愿意中国和日本组织一个“联合历史撰写委员会”,共同来撰写日本人在侵略朝鲜、侵略中国时期的这段历史。比如说典型的南京大屠杀,日本人不承认有南京大屠杀,但中国说南京大屠杀杀了30万人。这段历史现在是各说各的,能不能共同来撰写,拿出世界各国中立的、客观的、有实际证据的一些历史参考资料来撰写这一段历史呢?这是日本提出来的,而中国也愿意这么做。

所以中日关系呢,在民主党主导之下,有两点突破:第一个,靖国神社不参拜,最主要的官员,尤其是首相不参拜;第二、共同写历史。那么这两点呢,就可以把中日关系往前缓和的推进了一步。并且日本人承诺,在2020年之前,日本人要把它的碳气排放量降低到1990年水平的4/3,它承诺排放量降低的幅度要达25%,这一点比自民党要做得好。

那么我们看看,鸠山由纪夫他有什么主张?8月27日他在美国的纽约时报登了一篇文章,他的文章题目叫做“日本的新道路”。他的主张:第一、我们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我们是位于亚洲的国家,我认为正在日益显现活力的东亚地区,必须被确认为日本的基本生存范围,我们必须持续建立覆盖整个地区且稳定的经济合作和安全框架。这是鸠山由纪夫的第一个观点,他要改变过去的“脱亚入欧”,那是在明治维新一直走到现在,走了1百多年的道路,脱离亚洲进入欧洲,现在鸠山由纪夫认为他要再回落到亚洲来,这是第一。

第二、他认为,很多人从金融危机中认识到,美国单边主义的时代也许会终结,金融危机已使人们对美元做为关键的全球性货币的永久性地位发生了怀疑。我还认为,由于伊拉克战争的失败和金融危机的发生,美国主导的全球主义的时代正走向终结,我们正迈向一个多极化的时代。当前的世态明确表明,中国将成为世界上主要的经济体之一,在不太遥远的未来,中国经济的规模将超过日本。日本夹在美国和中国之间。

在这种情况下,日本应该如何保持自己的政治和经济独立,并保护自己的国家利益呢?这一个问题提出来,这就是日本民主党以及鸠山由纪夫对日本未来的基本出发点,认为美国要再主导整个全球,这已经是快终结了,不可能了,美元主导全球也不可能了,并且日本要回到亚洲,它面对的是一个正在兴起的强大经济体–中国,日本该怎么走?

所以鸠山由纪夫提出来,他要疏离美国,要跟美国拉开关系,要靠近中共政权,要靠近中国,要在东亚建立一个共同体,要以中国和日本为主导,建立一个共同体。这共同体首先要建立一个经济一体化,第二要推出一个亚元,类似欧洲、欧盟的欧元,最后在这个共同体下来解决中国和日本之间以及日本和韩国之间的一些边界、领海、领土等等的问题。

这是他的想法,那么这条路能不能走的通?他希望美国人的军事力量继续在亚太地区发挥作用,以维护该地区的稳定,但是也希望约束美国在政治和经济方面的过分行为。这是鸠山在纽约时报登的原话,既要美国人帮我看家门,又要美国人不要干涉我们经济和政治行为,这样能做得到吗?

那我们看看,纽约时报也做了一个评论,纽约时报认为,鸠山由纪夫所提出来的东亚共同体也就是类似于走向欧盟的道路。欧盟的道路是由法国和德国主导的,而英国没有完完全全的全部从金融、政治、经济一体化进入到欧盟里头,它有一个独立的体系,它跟美国合作的很好,所以英美是特殊的一个同盟。那么法国和德国在欧洲大陆联合了二十几个国家建立了欧盟体,可是纽约时报认为这种欧盟体在亚洲是不容易建立的,它的理由是什么?

纽约时报提出了一个理由,它说日本人要跟中国人以及韩国人、台湾、香港等等在东亚建立一个共同体,而它们本身内部也发生着激烈的经济贸易上的冲突,并且它们所发展的产品,它们所制造的产品最终的销售场地是在美国,并不是在你本土。而这个时候你提出这样的要求,既要求美国派出军队维护亚太平安,又要美国提供市场给你,你两头都拿好处,你日本人享尽了一切好处,而又希望离开美国、疏远美国,这能做得到吗?纽约时报提出这样的问题。

那在这里我再对鸠山由纪夫提出另外一个问题,你要建立一个类似欧盟的东亚共同体,我认为有非常大的困难。我们先看看欧盟,欧盟是由德国、法国发起,开始建立一个钢铁联盟,后来建立共同市场,最后走上了欧元,它们这些国家由十几个国家最后发展到二十几个国家。从文化基础上来讲,他们是一个基督教、天主教的国家为主;从政治体制来讲,它们是二次战争结束后,尤其是苏联垮台、解体之后,加入到欧盟各各都是民主政体的国家,这是两个最基本的因素。尽管里面有少数的一些伊斯兰的移民,可是他们不占主要地位,所以欧盟是一个以基督教为主的文化体,又是一个民主的政治体构成的欧盟。

那么在亚洲,日本和中国想共同建立一个东亚共同体,我们看,亚洲既有佛教、道教、印度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和天主教,如果以中国、日本、韩国加上台湾这些国家和地区合作起来,那就是以佛家和儒家为主,而这种想法你能够让印度人接受吗?不可能;你能够让以天主教为主的菲律宾人接受吗?也不可能;你能够让以伊斯兰教为主的印度尼西亚人接受吗?也非常困难。

所以从文化体制来讲,这个共同体里边的文化宗教太复杂,如果你把它缩小,不叫东亚体共同体而叫做中日韩共同体,以佛教和儒家的思想为共同体的话,或许有可能,但是那已经大大缩小你的势力范围了。这是第一,从文化、宗教、意识形态来讲非常困难。第二点,这些国家在东亚除了中国以外,都是民主政体,当然还有一个北韩和一个越南也不是民主国家,你不是民主国家,你要跟日本、菲律宾、台湾、印度这些民主国家合成一个共同体的话,那就变成“鸭对鸡讲、鸡对鸭唱”这么一个局面,你怎么能够建立一个共同体?没有共同语言,没有共同的一个民主政治体制操作的规范和模式,你就不可能成立像欧盟的欧洲议会。

欧洲议会是超过于所有欧盟国家的一个议会,而你是自己本国选出来放进去的,他是有很大的权力的,并且他们有一个外交司委员会是统合欧盟的外交一致行动的。并且这些国家是轮流做庄当主席,半年或者是一年轮流当,这在东亚共同体能做得到吗?因为最大的一个独裁专制国家是中国,再加上越南、北韩这些专制体制国家,所以别人对他们是不信任的,是行不通的,是非常困难的。所以民主党以及鸠山由纪夫他们所主张的东亚共同体,要解决政治、经济和领土的问题是一种梦想,或者说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那我们看美国和日本的关系,因为日本民主党出现之后发生了一些什么变化?一开始民主党在竞选的初期提出来要修改美日安保条约,这就是美国和日本关系的最基本、最基础的,你要把它动摇。后来到了选举后期呢,他们这个口号改掉了,把日美关系改变为平等关系,也就是日本、中国、美国这个三角关系,他要把日美之间越拉开,中日之间越接近,他要改变这么个三角关系。

可是在日本民主党获得胜利前夕,这些想法在日本民主党之间又发生了变化,因为日本民主党他们想选举获胜,他们一定要提出和日本自民党不同的主张,无论是内政和外交要能够获得选票。但是一旦获得选票之后,一旦面临了现实的国际关系和政治关系的时候,他们就不得不重新思考日本和美国的关系。

我们看,当民主党获胜之后的第三天,鸠山由纪夫和美国总统奥巴马通了一次电话,这个电话时间非常短,只有10分钟,10分钟就把两国关系基本摆平了。这10分钟他们讲了什么呢?鸠山由纪夫和奥巴马双方一致同意,日本民主党新政权上路之后,将会以日美同盟关系为基础,鸠山希望构筑建设性和面向未来的日美关系,奥巴马也表示希望近一步强化美日关系;美日双方在气候变迁,废除和禁止核武器以及全球性的经济恢复、经济对策等议题上携手合作,可见这10分钟的通话已经把日美关系又重新定下来了,定的什么?定的是日美同盟关系。

我们现在谈什么是日美同盟关系?日美同盟关系针对的是谁?从1951年9月8号,日本和美国之间签订了一个“日美安保条约”,它的全名叫作“日美安全保障条约”,是在旧金山美国陆军第六军司令部签署的。当时签署的人是日本首相吉田茂和美国国务卿艾奇逊(Dean Acheson),这两位老人都已经过世半个世纪了,可这个条约到现在还在遵守。

当时签订这个日美安保条约建立了日美同盟,这个同盟针对的对象是谁,你所要防范的敌人是谁?防范的是当时以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集团,也就是被称作为社会主义阵营的,当时是针对苏联、中国、北韩、越南以及东欧一些小的共产国家。这是共产主义集团针对的,在东方有一个日美同盟,在西方有一个北约,东西包围共产主义集团。

应该在将近20年前吧,1991年苏联瓦解了,共产主义集团消失了,那么这个日美同盟所面临的敌人一大半垮掉了。可是这个同盟到现在为止,9月3号奥巴马和鸠山在电话里面通话的时候,一再强调一致以日美同盟为基础,建立双方关系。那么日美同盟的关系就建立在安保条约上,安保条约你现在面对的是谁?面对的是共产主义阵营所残存下来的几个国家,那就是中共政权、北韩政权、越南政权,还一个古巴,我们把古巴撇在一边好了,它跟日本没什么关系。

那么日本要面对这三个国家,所以在这安保条约的第五条和第六条,这关键的两条就签署了叫作“第五条共同防卫”,各缔约国宣誓,在日本国施政的领域下,如果任何一方受到武力攻击,依照本国宪法的规定和手续,采取行动对付共同的危险。这是对付当时的苏联为首的共产主义,现在就对付以中共政权为首的、残存的共产主义力量。第六条基地的许可,为了对日本国的安全及维护远东的国际和平与安全做出贡献,允许美国的海陆空三军使用日本国内的设施及区域,也就是说日本允许美国驻军,并且继续驻在那里,到现在还驻在那里。它的目标是保护日本以及远东的国际和平,那么这个敌人很明显是谁?就是针对的中共、北朝鲜和越南。

那么好,日美同盟建立在安保条约的基础上,这样的话,不管是自民党执政,还是即将执政的民主党执政,日本的外交政策,鸠山由纪夫想要远离美国或者建立一个平等关系,这种主张已经被那10分钟的电话给消除了,继续保留日本和美国之间的同盟国,坚持日美安保条约,针对的是中共政权,这一点是几乎已经肯定了。至于细节,美国驻日本的军队怎么重新部署,怎么调防等等,那是第二层次的问题。

首先日本这整个防卫,美国承诺给予核保护伞保护,如果北朝鲜进攻打击日本,美国会立即出动给予回击,保护日本,也同样的进而保护南韩,这一点给中共政权一个非常明确的答案,你要跟日本人走在一起,美国人不会同意的。因为美国很简单,它说我既要保护你,我还要开放我的市场让你们的国家通通卖产品到我这里来,还要让你们占尽所有的好处,你们都把美国人当呆子了吗?事情不是可以这样做下去的。所以两人还没有见面,美国已经在10分钟的电话中就把日美关系搞定了。

同样,美国和中国之间,也因为日本民主党即将上台执政,也会发生变化。因为美国不希望日本靠拢中国,它还要维持日美同盟关系,那么必然会引起美国和中国之间矛盾的加深。那么我们看看,美国刚刚派出一个新的大使,他中文名字叫洪博培(原犹他州州长乔恩‧亨茨曼,Jon Huntsman),他今年才49岁,中文讲的非常好。他派出到北京才10天,就在9月3号发表了公开讲话,也就是奥巴马和鸠山通话之后,美国驻北京的大使也出来讲话。他讲什么呢?“美中关系面临了重大的考验,美中之间现在关系是不稳定的。今年将面临全球经济、气候变化和区域安全的考验,并且中国的人权问题,必须继续作为双边讨论议题的重要部分。”

你们看,奥巴马和鸠山讲话讲到一起去了,这是一个最高级别的谈话。美国和中国之间的关系,由美国大使出来讲话,降低了二、三级讲话,表明中美之间关系不稳定。那么中美关系不稳定,一方面向北京指出,你中共政权有些问题,我们两个不同意见,我们要讨论;同时向日本人表明,你看我跟它关系不好,那美国和日本关系就要好,又把这些关系调整回来了。

所以总的来讲,走到现在为止,日本尽管是民主党上台,可是它的对外政策,在我看来还是基本维持在自民党执政的时候,关系不变、架构不变。具体下面的有些细节问题,可能可以调整,中日之间的关系有些改善,靖国神社以及过去历史问题有些改善,但是基本的战略架构没有改变。

最近几天,在中国的媒体上登出了这样一篇文章,是由朝鲜日报写的,叫做“日本可能兴起第三次奔往中国潮”,文章内容主要是讲,日本人将会趁着民主党执政的机会,将他们的资金、技术、产品大批的销往中国,占领中国的市场。这是中国共产党这些头头们所日夜盼望的,有外国的资金和技术来挽救中国目前最困难的经济,这是他们所希望的。

可是各位听众,你们想想,日本的右派以及美国的奥巴马,真的会允许日本人这么做吗?这么做等于豢养了一匹狼,最后来对付全世界的民主国家,这不是养虎为患吗?我想这是一种宣传的伎俩,这是一种作梦的想法。这一点中共当政的人,头脑要非常清楚,不是因为日本民主党上台了,中共当权就可以获得更大的好处,可以加强力量来对付美国人,这一点胡锦涛头脑应该清醒。好吧,今天我的评论到这里结束,谢谢各位收听。再见!

(据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伍凡评论》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9-09 5: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