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传奇.神话传说
“学太极拳,为入道之基。”然而张三丰没有留下修炼太极拳的心法,只把动作传下来,所以现在的人不知道怎么通过学炼太极拳修道。
骆宾王在讨武檄文中数落武则天,但武则天却对他的文才青眼有加……
明王宗岳《太极拳经》云,武术有很多门派,虽有区别,不外乎以壮欺弱,以慢让快。这种有力打无力、手慢让手快的打法,只能说是一般常人的能力。太极拳则不然。张三丰《太极拳歌诀》说,不是因为手快,也不是因为手慢,而是太极拳能够炼出太极的功能。意念指挥着太极功能在打拳,在做事,因为没有用力,在人看来就是“四两拨千斤”。
老人长声叹息后说:“我就是你的高祖啊!我叫韦集,有两个儿子,你就是我小儿子的重孙子。哪知道能在这儿与你相遇!”
浓郁的香气,引出一桩大唐奇闻。经过单以清的记录,后人得知,李靖修道有成,在世人难以寻觅的地方,悄然地做着济人之事。或许,从他早年协助龙宫降雨之时,就已注定了他不凡的一生。
《王征南墓志铭》记载,张三丰“夜梦玄帝授之拳法,厥明以单丁杀贼百余”……玄天上帝授命张三丰创太极拳,必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当今内家武术形成诸多各具特色的拳功剑法,其功理和功法,套路操作和主旨要领,没有一个超出张三丰的太极拳理论。
太极拳一上来就打破人的千百年形成的观念,眼见不为实。太极拳动作缓、慢、圆,看上去发拳、发掌都很慢,可是却能先打到看上去发拳、发掌很快的对方。太极拳的一招一式皆有玄机,所以人这边无论怎么快也没有他另外空间的手快。真正的力量较对人眼看不见,古人称之为内功、内力。真正的功夫由内来,太极拳开内家功夫先河,精妙绝伦。
由于他们之间往来增多,贺知章渐渐地更加礼敬老人,两人言谈也逐渐深入起来,老人说了他擅长修道炼丹之术。
儒释道的争执和相互诋毁,把人带入对儒释道理论形式的追究,以至儒释道又互相渗透,使人忘却修炼的初衷。张三丰在《正教篇》讲到其实只有两教,一正一邪。人不要看重表面的形式,要看实质的作为是什么。“古今有两教,无三教。奚有两教:曰正,曰邪。”“孔、老、牟尼,皆古圣人。圣人之教,以正为教。”(《正教篇》)
异人走往水边一看,只见头发眉毛全长出来了,面色比小时候还好。老人说:“你不能在此长住了。吃了我的药之后,不但能治病,还能长生不老。你要好好修行,二十年之后我再和你相见。”
张三丰的《大道论》约五千字,意境高远,用平实的语言说明大道之源,阐述远超当时世间儒、释、道各家的更高宇宙观,论述天地间产生物质的根本原因、生命的起源,指点迷津。诚如张三丰所说,“予论虽俗,义理最美,所谓真实不虚也。”
史上出现过不少高人。他们或隐居寺院道观,或出入朝堂辅佐帝王,留下许多神迹。大江大河,对于寻常人是难越的天险,对于一些人却能如履平地。达摩来中国,仅凭一根芦苇渡江;僧人杯渡只靠一个木杯就可渡河;高人吴猛仅用一把羽扇,就可到达彼岸。
元末明初,张三丰大道成真,超凡入圣。随后明成祖朱棣大修武当,在大明朝再次兴起历史上崇尚道家文化的高峰,形成以玄天上帝为主神、张三丰为祖师的武当道家修炼法门,吸引了大半个中国的朝拜香火,高峰时,家家安鼎,户户炼丹。
延祜元年(1314年),张三丰六十七岁,三十几年访道求真不得,眼看着身体渐渐衰老,乾坤茫茫,何处问大道?三十多年往来名山古刹,十万黄金撒手空,万般辛苦,衣破鞋穿师难面。张三丰点燃香炷,祈求神开示,炷香预示他向终南山去寻访。张三丰依神示登上终南山,发现火龙真人正在等他。张三丰百感交集,相见恨晚。
薛尊师说:“我听说嵩岳本是神灵仙人居住的地方,怎么会受这种伤害呢?大概是陈山人用这种方式激励我们的意志吧。我一定要善始善终。倘若也是不幸而死,但死而无悔。”
张三丰一曲《上天梯》,唱出他坚如磐石的出世修真之志。张三丰佩剑携琴,离开辽阳老家,经太行山脉,首先来到道家洞天福地之一的恒山。张三丰在望仙岭上结庐,潜心寻道。悠悠十六载,未遇大道,转而东走齐鲁(今山东),寻找神仙世界。
孟浩然有许多道家和佛家的朋友,因此佛道两家的思想对他都有很大的影响。
史载,张三丰本名张全一,字玄玄,号三丰。祖先为江西龙虎山人,张三丰祖父精通占星术,南宋末年,知天下王气将从北起,于是,带家人迁往辽阳懿州。张三丰生于元定宗丁未二年夏(公元1247年),四月初九日子时。据古籍所述,张三丰降诞之夕,张三丰母亲林氏“梦斗母元君手招大鹤,止屋长啸三声。”(明陆西星《淮海杂记》)斗母元君为北斗众星之母。张三丰出生时便有仙人昭示并护持,来历非凡。
片刻之间砖瓦皆被烧红,这时老人从怀里取出少许药,投入火中,炉中即生出一股紫烟,一顿饭的功夫,砖块全变成金子
孟浩然的许多诗“从静悟中得之,故语淡而味终不薄”,其高妙之处来自内心的修为……
在古老的印度,有一个波斯匿王国。该国有一名大臣叫师质,坐拥富贵,财富无限。因累世的因缘,他于那一生遇上了释迦牟尼佛住世,获得了得度的机缘。
话说,老子有一个使唤的佣人,名叫徐甲。主仆俩相处很长时间了,有多久呢?两百多年了。在这两百多年的雇佣期里,徐甲一直过得不怎么舒心,有一个心头之患,如鲠在喉,然而,没法吐。这两百多年里,他的主人居然一直没有发给他工钱,一开始就说好的,每天有百钱,然而,noop,一文钱也不曾兑现过。
淫女看着身体中的种种污秽,自己竟也厌恶这样的身体。法师劝她舍弃矫揉造作,勿要继续迷惑人心。
王维(公元700─761),字摩诘,盛唐大诗人、大画家兼音乐家。他的诗体物精微,状写传神,清新脱俗,艺术上极见功力,风格上独成一家。
记得小时候家中偶尔会有出家人敲门化缘,母亲每每都会诚心送上几个馒头或往其口袋中倒些米,而出家人也会合十感谢。那份不言的尊敬,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几十年走过,在中共为祸乱中华传统文化,消灭真正的信仰而发动的一次次运动后,不仅中国整个社会道德急剧下滑,恶性事件频发,而且佛教界、道教界也是乱象丛生,出家人贪财敛财、好色、行为不端者在各大庙宇比比皆是。
有日月那样飞在空中的光华,叫作“伏晨之根”,向下照着洞中。
幅员辽阔、地大物博的中华大地,自古就流传着许许多多的神言、神迹,尤其在人迹罕至的山岳中,更是隐匿着不少修炼了几百年、上千年的修行人,偶尔亦有神迹显露给有缘之人。唐代古书《酉阳杂俎》就记录了一些神山中的神迹。
人从哪里来?又将向何处?千百年来,仁人志士都在上下求索。历朝历代,世人将对生命的探索融入文艺作品中,其中元杂剧将神道度人的题材演绎地格外淋漓尽致。元朝马致远被誉为“曲状元”,在他创作得众多剧本中,其中有一出《邯郸道省悟黄粱梦》。且来看一看,吕洞宾如何破迷梦醒?
张巨君说:“你是一个行为丑恶而无善念的人,你的病怎么可能会好呢?”
崔希真想知道个究竟,就踏着雪,寻找老人的行迹,走了数里,追到江边,走进芦苇丛中,发现有一艘大船,船上有几个人,相貌都很奇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