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家修炼传奇
他从天竺远道而来,以超群见识、佛门妙术缘结后赵王土。他在宫廷、民间广行神迹;也在兵争天下之时,“悯念苍生”,阻止杀戮,因此成为敦煌壁画的主角之一。这位世寿117岁的天竺高僧,就是佛图澄。
这位禅师悟境宏阔,他能任凭岁月流转,沧海桑田,腾蹑烟霞之上,高吟古调;恬于素食寒衣,开怀纵笔,端写灵篇妙章。在无边无垠的荡荡乾坤中,终以初心揣千乘明珠,不惧万仞高峰险阻,参透人间几重欢乐。绵延时空,这道禅心如天籁,曾向人间一度,天外空归;亦如明镜,形鉴宋、金、蒙元。他就是备受四朝王公贵族尊崇的禅师——海云印简。
鉴真和尚是唐朝赴日弘传佛法的名僧,日本佛教律宗开山祖师,著名医学家。他晚年受日僧礼请到日本弘扬佛法,经过六次东渡,履犯险难,双目失明,最终抵达日本。鉴真和尚除了佛法之外,还把盛唐的文化带到了日本,他被称为“盲圣”、“日本律宗太祖”、“日本医学之祖”、“日本文化的恩人”等,表达了日本人民对鉴真的崇敬之情。
《四分律》记载,释迦牟尼佛在世时,跋提城内,有一个大居士,名字叫琝荼,家里富饶,财宝充足,随心所欲,经常送给别人财物。仓中有个孔,大如车轮,谷米自然涌出。妻子用八升米作饭,给四部兵,及四方来的人吃,还吃不尽。他的儿子用千两金,给四部兵,及四方乞丐,也布施不尽。媳妇用一盒香,涂四部兵,和四方乞丐,香总是用不尽。奴仆用一亩田,却出米无数。婢女用八升谷,喂四部兵的马,也吃不尽。全家各人都显示自己的福力。
海神想惩罚这些亵渎了自己的商人,让船只沉没,但船上的这个穷人,是个好人,不能连累他。
在屋里的竟是观音菩萨,只见菩萨“金光缭绕,百宝庄严”。
那年,你来我家里时,我曾把一枚价值连城的宝珠,缝在你的衣服里。
这一天,释尊看见机缘成熟,应该去拯救那个修道者了。
筠是唐代著名道士,字“贞节”(一作“正节”), 华阴人。自幼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颇通儒家经典,有文采。然而生性高洁,不愿为官,便拜师修道。唐玄宗开元年间,云游金陵、茅山、天台等处。
单恋的修行者,实在听不进好言劝慰。
儿子一听,很不情愿,心想这次不得不离开爱妻了,想到这里,他十分难过
释尊说:“宁愿自己死去,也要让儿子活着,你是这样想的吗?”
苦行僧愣了,他问身旁的一位村民:“那个挑着灯笼的人,真是瞎子吗?”
阿难长得英俊潇洒,文殊菩萨曾用“相如秋满月,目似净莲花”来称赞他。
一天,释迦牟尼佛坐在王舍城的竹林精舍里。出去托钵的弟子们,陆陆续续地回到精舍,一个个威仪具足,神态安详。弟子们静静地走到水池旁边,洗去沾在脚上的尘土,然后端端正正地坐在坐具上,等待佛陀的开示。
从前有个商人,名叫仙叹,他发出告示说:“如有人,确实缺乏资财,请速来取,数量不限。”
父亲你是否还记得:某年,在茶馆与镜山寺某和尚一块儿喝茶的事吗?儿即是那个和尚。
此番长途跋涉,带给他启示:“碰到不如意的事,除了忍耐之外,没别的法子,勉强自己走,也总是走得下去的,忍耐过了就没事了!”
宣化法师是东土第九代沩仰宗法嗣,西土第四十六代禅宗祖师,更是二十世纪中叶,将佛法播种到美国,促成三宝在西方落地生根,毕生为法忘躯的中国僧侣。
广钦老和尚,福建惠安人,俗家本姓黄,生于清光绪十八年(纪元一八九二年)。四岁时,因家贫,被卖给晋江李姓农家为养子,养父母视同己出,爱护有加。
斌宗法师居山时期,物质生活匮窘的程度,较诸“一箪食、一瓢饮”的颜回,实有过之,而无不及。曾经历过十多天以“盐水煮著小石子佐膳”的日子。
慈航法师于受戒后,即行脚参方,拜谒名山圣地,亲炙高僧大德。前后近廿年之参学,法师遍礼九华山、天台山、普陀山诸道场,参禅于扬州高曼寺,听教于谛闲法师,学净于度厄法师,请益于太虚法师,受法于圆瑛法师。
太虚大师一生总计有三次悟境,不止生理、心理有所改变,思想、文字的风格,亦由空灵活泼,转为条理深细缜密。
觉力法师小时候因班上同学生病猝逝,倍感人生病苦无常,遂于某日放学后,留言纸条予家人,即径自出走,飘然有出尘之志!
在这人人汲汲于功成名就、自我过度膨胀的时代,二一老人“失败才会发大惭愧”的修学心语,是值得我们玩味再三的!
慈舟法师不仅是一位持戒精微,律己谨饬的一代律师,更是近代中国致力于培育僧材、续佛慧命的僧教育家。
我一辈子做事,没别的方法,就是“敬以处事, 诚以待人”,平素“恒以惭愧水,洗涤懈怠心”。对一切事,能看得破,放得下,笨人笨事,如此而已。
印光祖师幼读儒书,深受程朱辟佛论的影响;后因罹患重病,参究内典,始悟谤佛之非。
谛闲法师以代佛宏扬正法为己任,深恐定少慧多,于道有碍,乃于是年讲毕《法华经》后,回国清寺掩关,潜心修持。
金山活佛一向不喜人家探询他的出身、家世,他认为:“这些都是世俗浅见,佛法中是不计这些的;不问年老年少,但问有道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