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家修炼传奇
光绪八年,虚云老和尚四十三岁,自省出家二十余年,愧道业未成,为报父母养育深恩,发心朝山,自普陀山法华庵三步一拜,直至山西五台山。
八指头陀天性纯笃,为十足性情中人,无论对人、对物、对山、对水,率皆出自真心,发乎至情。
师强调:“修净业者,能具此十种信心,其乐土之生,如操左券而取故物。夫何难之有?”师恳切心语,与闻者莫不霍然猛省,思步后尘。
这首《警世偈》的作者,便是被尊为“永明再来”、也是中国净土宗第十一祖的省庵法师。他婆心恳切化导世人“ 回头是岸,一心念佛”的悲怀,隐然可见!
崇祯十年二月初,三昧和尚于江苏丹徒县海潮庵开戒,师及时赶赴求戒。戒期中,戒子需依序当众背诵《毗尼日用》戒条。师乃首位出列,一口气朗声从头背至尾,犹泻瓶水,一无停滞!
文殊菩萨得知人间有这么一个慈悲的国王,心里很高兴,同时也想亲自试一试这个国王到底是不是诚心行善。
被推崇为明末四大高僧的藕益大师,俗姓钟,名际明,字振之。藕益大师七岁即吃素;十二岁就外傅学儒,志复圣学,作论文数十篇辟斥释老,并曾于梦中与孔、颜晤言。
紫柏大师诞生前一年,母亲曾于梦中得一异人授蒂叶的大仙桃一颗;梦醒后,父母俱闻桃香满室,母氏更因而怀孕。
憨山大师,俗姓蔡,安徽全椒人;父名蔡彦高,母姓洪氏。洪氏平素虔奉观音大士,先于梦中见大士携一童子入门,洪氏“接而抱之,遂有娠”,尔后产下的男婴,即未来肉身成道的憨山大师。
莲池大师在家时,即严戒杀生;祭祀时则备素筵以飨;并常自我叹息地说:“光阴过隙,人寿几何?吾年三十而后当超然长往,与世无求!”
明本禅师虽身为临济宗门下高足,然亦传承宋代以来南方佛教的思潮,以禅僧而兼修净土,并大力弘扬念佛法门。师主张“禅是净土之禅,净是禅之净土”。
布袋和尚具备多种“特异功能”,不只能准确预知天气晴雨干湿的变化,更曾只身躺卧在雪堆中,却不见片雪沾其身,见者无不啧啧称奇!
梁武帝时(纪元五O二至五四九年)达摩东来,中国始有传佛心印的禅宗上乘禅法。从初祖达摩到六祖惠能(唐太宗贞观十二年至睿宗太极元年,纪元六三八至七一三年)均一脉单传,尔后因各家接引弟子之手法有异,遂衍生出五家七宗之流派。
陈、隋两朝,被尊为国师的智者大师,十五岁正值梁朝颓败之际,深切感受邦国不靖、家园离乱的痛苦,志求出世,遂于长沙佛像前发大愿:“誓作沙门,荷负正法”,以续佛慧命为己任。
大师幼具夙慧,聪慧不群,“非雅正之书不观,非圣哲之风不习。”他八岁时,父亲陈惠坐于几侧口授《孝经》;当父亲讲到“曾子避席”时,大师突然整襟而起,恭敬地侍立于席侧。
有个医生给人治病,一直保持着尽心尽力的态度。
佛告诉他说:要无为。僧人出定后,一直思索佛的话,却不明涵义,苦恼万分。
王阳明一看,咦!怎么和自己的容貌如此的相像?
佛陀有一次教化到拘利城的时候,拘利城的城主善觉王,是佛陀原来妻子耶输陀罗的父亲。
意大利、瑞士、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山区也发现了铁器时代近似卍字图形的神秘图腾,估计有一万四千年的历史...
云谷禅师笑道:我本来认为你是一个了不得的豪杰,那里知道,你原来只是一个庸庸碌碌的凡夫俗子。
有人说卍字符代表吉祥如意,有人认为是佛教标志,究竟其本源为何?考古追溯、历史残片可否拼凑出真实故事?
此事却反其道而行,以神杖化成肉身,在红尘里享受荣华富贵。
所谓看破红尘,其实就是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不被世间的假象所迷,为了真正的人生目标而勇猛精进。
“夫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
如来见到唐僧,也要检验唐僧的通关文牒。
整座大殿,突然倒塌下来,竟没有压伤任何一个人。
孙悟空看到了其中的因果关系,所以要看着唐僧过完牢狱之灾后才采取营救行动。
我看到有个饭馆开张,在门口供了个佛像,和尚站在马路中间,拿一面大镜子把太阳光晃在佛像上,说是在开光。
有时修炼者会在自我修炼过程中顺便教一下其他人,但如果心态摆不正,就可能会遇到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