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修炼传奇
韩愈是越听越焦燥,只好赐一碗冷斋饭给他。韩湘说:“承蒙大人赐斋,再赐一葫芦酒,再给张桌面吧。”林学士见韩愈一脸愠色,就劝道:“亲家,今日喜庆,就给他搬张桌椅,坐下来吃。”韩愈就命张千把那张虎皮椅给他取了过来。
一天,道士邀请翟笔师到江边游玩,他将一只毛笔杆咬成两片,放到了江面上,他踏上其中的一片后,又叫翟笔师学他的样子去踏上另一片,翟笔师害怕,不敢踏上去。道士就哈哈大笑着向对岸飘去,等到了对岸就不见其踪影。
韩愈寿辰之日,韩湘不请自到,为叔父贺寿也是天经地义之事。因韩湘修道有成,早已脱了俗胎,变化自如,即使站在韩愈面前,他也不认得那是自己的亲侄儿。
韩湘祈来大雪,唐宪宗龙心大悦,要封赏湘子。韩湘进殿面君,只见他既不高呼万岁,也不跪拜,立在金銮殿上,不行君臣之礼。宪宗怒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朕为天下之主,上自卿相臣僚,下至苍黎黔赤,见到朕无不嵩呼拜跪。你只不过一个游方道人,生养在我大唐境内,怎敢如此无礼!”
到了会期这天,统计赴会道众名额时,发现来了九百九十九位,只缺少一位即满千名。正在这时,斋会的大门口来了一个脸上长满了癞子、皮肤凸凹不平,相貌极丑的道士,要求进院用斋。
韩愈一听小道士要走龙凤门,顿时怒从心上升起,喝叫左右:“把那道童抓进来!实实打他四十大板,追他度牒,解还原籍。”
大唐皇帝宪宗,自从登基以来,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国泰民安。不料,最近两年大唐遭遇旱灾,雨雪不下,树梢生烟,民不聊生。
湘子唱道:“古人云:‘百岁光阴如火烁,一生身世如水萍。’人纵有万顷良田,但日食仅米一升;高楼广厦千间,但夜眠也仅七尺之地。何苦要把方寸愚昧之心,来瞒昧天地诸神,死抓着贪痴不肯修行。就是夫妻恩爱、母慈子孝,这天下谁人没有散场的时节。人生来世,匆匆一场,枉然忙忙碌碌,转眼就入轮回,替人作马作牛,究竟金银、恩爱哪一样可以替代你入轮回?”
道人说完便放下酒杯,还了礼后径直出门而去,走了数步,只听道人耳中发出铿锵之声,一柄宝剑从他耳中飞出落在地上,道人踏上这把宝剑腾空而去。
湘子唱罢便走了,径直走到韩愈家门外。湘子坐在街上,把渔鼓简板敲拍了一番。窦氏隐约听见,说道:“韩清,这不是敲渔鼓的声音吗,怎么说找不到你哥哥呢?”韩清说:“那不是哥哥,是一个道童坐在门外的上马石上打渔鼓唱道歌呢,街坊上的老少都围着他听呢。”
中土是神传文化的故乡,五千年文明的积淀,处处古风荡漾。红祸西来否定这辉煌历史,文革更是焚毁数千年的文物古迹,企图阻断众生寻根回天之路。在这历史最封闭的时刻,明吴承恩的《西游记》在中国仍是家喻户晓,孙悟空、猪八戒、沙僧、白龙马护佑唐僧西天取经的故事,百姓仍耳熟能详,心灵深处归真的灵犀被拨动回响。
中原舞台独有的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朝文化之特点以文字记载和口耳相传的形式承传。道情作为一种说唱艺术,源于道家的仙歌道曲,在流传中历朝历代有不同的特点,唐代有《承天》、《九真》等宫中道乐;南宋时使用渔鼓、简板等乐器,称为道情渔鼓;元代杂剧中有道情说唱曲目;明清之际在民间广为流传,喜闻乐见,《西游记》第四十四回中有:“好大圣,按落云头,去郡城脚下,摇身一变,变做个游方的云水全真,左臂上挂着一个水火篮,手敲著渔鼓,口唱着道情词,……”
从今以后,上十里没水,下十里没水,惟独你家有神水。女施主,你把水挑回去后,倒进缸里,这缸里就会永远有水,只是注意,不要一下子把水舀干净。
韩湘子连过了这几大关,坚实的道心助他成真证果,脱化凡胎,超出凡界。湘子在山中无拘无束,逍遥自在,并随钟、吕二师步入仙界,参拜玉帝。
张三丰大道成真,遨游于天地宇宙,会众神于九霄云外,访群真于洞天福地,探诸仙于瀛洲仙山,诗词唱和,好不快活。
在迷中,人看问题的水平随其道德层次的不同而不同。《人品篇》中张三丰展现了其独有的品人之理:
韩湘子过了鬼判一关,连走几日都平安无事。这一日,远远望见前面有一座高山。
韩湘的修行念头如金如石,一丝一毫也没有受到迷惑。当晚星月无光,韩湘只听得风声泣树,水响潺潺,伥鬼高呼,山魈后应,他一口气强跑了二三里。
张三丰降生在一个新天、新地、宇内一统的新时代。成吉思汗“握乾符而起朔土,以神武而膺帝图,四震天声,大恢土宇,舆图之广,历古所无”(《元史》)。成吉思汗祖孙三代三次西征,远播中华文化,建立四大汉国于欧亚大陆,“并西域,平西夏,灭女真,臣高丽,定南诏,遂下江南,而天下为一”(《元史》)。忽必烈入主中原,定鼎大都(今北京),建大元皇朝,统领五色十异之世界。各种文化信仰纷至杳来,缤纷陆离。
箍桶匠丁野鹤悟生死,寻师修炼得流传的缩地法。一日,众施主心羡苏州灯景,却赏不得,丁野鹤道:“我有个缩地之法,昔日费长房仙人箍桶匠丁野鹤悟生死,寻师修炼得传流的缩地法,千里万里如在目前。你们只要闭了目,但闻得呼呼风声,切不可开目…
湘子不再理睬他门,独自思忖:叔父严谨,终究会误了我的修行大事。看来三十六计,只有走为上策。湘子等到仆人沉睡,打着精神挨到二更天,来到窦氏、卢英房外,悄悄拜辞,就此离家修道去了。
张三丰在民间声名远播,神乎其神的仙迹,使之成为家喻户晓的活神仙,震动天子。
数月之后,韩愈进京会试,高登金榜,朝廷派他担任四川监察御使,不到两年,又升为刑部侍郎。韩愈把窦氏、韩湘、芦英接到长安居住。
张三丰在武当山时,也被称为邋遢道人。寒暑惟一衲一蓑,或数日一食,或数月不食。书过目不忘。游处无恒,或云能一日千里。善嬉谐,旁若无人。乡人惊奇这位古稀道人,猛兽不噬,鸷鸟不搏。此时的张三丰已是百二十岁,登山轻捷如飞,隆冬卧雪中,鼾齁如雷。
韩会为韩湘的事整日忧愁,以致抑郁成疾,不治身亡。
2010年,在中国大陆已经失传的《三丰张真人神速万应方》在日本东京国家博物馆被发现,并得以复制回归中国。《三丰张真人神速万应方》有四卷,是明代孙天仁(容山探玄子孙天仁)编集的道医典籍,东京国家博物馆所存为日本江户(1603—1867年)初期抄本。明代大医学家李时珍编集《本草纲目》时参考《三丰张真人神速万应方》,并转引其中六十多首药方。
唐朝诗人的奇遇,见识了神仙取舍分明。他令仆人拜了马当神,乘船在长江上,向前行驶了几里路,忽然从水中跳出来一条红鲤鱼,身长有三尺,这条红鲤鱼跳到王昌龄的船上。王昌龄见了,高兴地笑着说:“这真是自己送来的美味啊!”便让船上厨师煮了这条鲤鱼。厨师在剖开鲤鱼肚子时,发现里面有把金错刀
话说凌霄宝殿前有一个左卷帘大将冲和子,因在蟠桃会上和云阳子醉夺蟠桃,失手打碎了硫璃玉盏,冲犯元始天尊圣驾,玉帝大怒,把冲和子、云阳子二人贬到人间。其中,冲和子托生在永平州昌黎县韩家,即韩愈;云阳子托生在永平州昌黎县林家,即林圭。而时正值大唐年间。
贵州中部的平越福泉山,历史悠久,汉武帝平且兰国,封夜郎侯为夜郎王于此。张三丰曾流连此山,“崇山处处有仙乡”。万历年间出版的《张仙遗事》载有众多的诗赋和仙踪道迹。福泉山因山上的一眼泉水而得名,传说“福泉”井水不够居民饮用,张三丰背叠翠峰的一座山去贵定换回一口吊井置于福泉山上。
古甘州是现今的甘肃张掖市,夏朝时,甘州为西羌地,中华古老的民族古羌人在这里繁衍生息。汉武帝在此设张掖郡,取“张国臂掖,以通西域”而名,是古“丝绸之路”上一颗璀璨的明珠,自古就有“塞上江南”的美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