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修炼传奇
在明清笔记小说中有很多关张三丰及其弟子的事迹,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张三丰和巨富沈万三的传奇故事。一个是隐显莫测的人间活神仙,一个是富甲天下的江南第一豪富,他们的故事,令沉迷的世人心动不已。
“学太极拳,为入道之基。”然而张三丰没有留下修炼太极拳的心法,只把动作传下来,所以现在的人不知道怎么通过学炼太极拳修道。
依行自幼修行,聪明灵慧,志向远大,一心要成仙得道。因远离红尘,又是心思纯净,世间的一切荣华富贵、功名利禄、红颜美色,在他的眼中都是过眼云烟,不留一丝痕迹。
明王宗岳《太极拳经》云,武术有很多门派,虽有区别,不外乎以壮欺弱,以慢让快。这种有力打无力、手慢让手快的打法,只能说是一般常人的能力。太极拳则不然。张三丰《太极拳歌诀》说,不是因为手快,也不是因为手慢,而是太极拳能够炼出太极的功能。意念指挥着太极功能在打拳,在做事,因为没有用力,在人看来就是“四两拨千斤”。
看你能不能吃苦,能不能忍耐;在痛苦中、过关中能不能放下一切怨念,坚定不移的修行下去。这就是你依法修行的所在啊!
《王征南墓志铭》记载,张三丰“夜梦玄帝授之拳法,厥明以单丁杀贼百余”……玄天上帝授命张三丰创太极拳,必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当今内家武术形成诸多各具特色的拳功剑法,其功理和功法,套路操作和主旨要领,没有一个超出张三丰的太极拳理论。
太极拳一上来就打破人的千百年形成的观念,眼见不为实。太极拳动作缓、慢、圆,看上去发拳、发掌都很慢,可是却能先打到看上去发拳、发掌很快的对方。太极拳的一招一式皆有玄机,所以人这边无论怎么快也没有他另外空间的手快。真正的力量较对人眼看不见,古人称之为内功、内力。真正的功夫由内来,太极拳开内家功夫先河,精妙绝伦。
儒释道的争执和相互诋毁,把人带入对儒释道理论形式的追究,以至儒释道又互相渗透,使人忘却修炼的初衷。张三丰在《正教篇》讲到其实只有两教,一正一邪。人不要看重表面的形式,要看实质的作为是什么。“古今有两教,无三教。奚有两教:曰正,曰邪。”“孔、老、牟尼,皆古圣人。圣人之教,以正为教。”(《正教篇》)
张三丰的《大道论》约五千字,意境高远,用平实的语言说明大道之源,阐述远超当时世间儒、释、道各家的更高宇宙观,论述天地间产生物质的根本原因、生命的起源,指点迷津。诚如张三丰所说,“予论虽俗,义理最美,所谓真实不虚也。”
元末明初,张三丰大道成真,超凡入圣。随后明成祖朱棣大修武当,在大明朝再次兴起历史上崇尚道家文化的高峰,形成以玄天上帝为主神、张三丰为祖师的武当道家修炼法门,吸引了大半个中国的朝拜香火,高峰时,家家安鼎,户户炼丹。
延祜元年(1314年),张三丰六十七岁,三十几年访道求真不得,眼看着身体渐渐衰老,乾坤茫茫,何处问大道?三十多年往来名山古刹,十万黄金撒手空,万般辛苦,衣破鞋穿师难面。张三丰点燃香炷,祈求神开示,炷香预示他向终南山去寻访。张三丰依神示登上终南山,发现火龙真人正在等他。张三丰百感交集,相见恨晚。
张三丰一曲《上天梯》,唱出他坚如磐石的出世修真之志。张三丰佩剑携琴,离开辽阳老家,经太行山脉,首先来到道家洞天福地之一的恒山。张三丰在望仙岭上结庐,潜心寻道。悠悠十六载,未遇大道,转而东走齐鲁(今山东),寻找神仙世界。
史载,张三丰本名张全一,字玄玄,号三丰。祖先为江西龙虎山人,张三丰祖父精通占星术,南宋末年,知天下王气将从北起,于是,带家人迁往辽阳懿州。张三丰生于元定宗丁未二年夏(公元1247年),四月初九日子时。据古籍所述,张三丰降诞之夕,张三丰母亲林氏“梦斗母元君手招大鹤,止屋长啸三声。”(明陆西星《淮海杂记》)斗母元君为北斗众星之母。张三丰出生时便有仙人昭示并护持,来历非凡。
北宋邵雍的《梅花诗》从开解了人从天上来的天机到朝代历史的轮替,前篇说了前两首,第三首的朝代则从宋室转到了蒙古入主中原的元王朝。第三首诗是这么说的: 天地相乘数一原, 忽逢甲子又兴元。 年华二八乾坤改, 看尽残花总不言。 这...
文火攻来武火炼,不经九转不成丹。未曾磨得尘缘净,难上终南第一山!
“神灵布沧浪祖考祈求有我,恩德满乾坤民众信仰无疆”,这是湖北武当山位于金顶的太和宫的楹联,而民众信仰的正是道家之神。明朝人广泛崇道是从明成祖朱棣开始的。在其后的整个明代,从帝王到百姓均普遍崇道,而这与盖世真人张三丰的巨大影响是分不开的。无疑,正是游走在世间、留下诸多神迹的大道张三丰,重振了人们对神和修道的信心。
张三丰修行过的武当山有两个。古武当山位于河北省邯郸地区武安市境内,俗称“老爷山”。唐宋元时期,那里都建有道观,真武大帝在此出家修道。张三丰梦受真武大帝教功,应该是在古武当山。元朝初期,张三丰从金台观携徒到古武当山修炼丹土与掌法。现在留下来的张三丰太极掌法就是传自古武当,而现在的邯郸成为世界太极拳的故乡也绝非偶然。
“道人久已泯耳目,潇洒自如脱拘束。朝从扶桑日头起,暮去昆仑云脚宿。”业已得道成仙、潇洒自如游走在人间的张三丰,除了济世救人,化解危难外,还一再劝世人回头是岸,莫误在名利之中,总道是“古今名利总尘埃”。此外,他亦引导有缘人向道,乃至走上修道之路。
提起张三丰,闪现在人们眼前的是武侠小说和影视中那个仙风道骨、神功盖世的武当派宗师。然而,其中的描写不少是杜撰,历史上真正的张三丰是一位得道真人,并最终修成神仙,他在世间留下的神言、神迹,引无数人从此一心向道,哪怕是锦衣玉食、高高在上的皇帝。他的声名和事迹在明清两朝大放异彩,整整影响了两个朝代。一句“乾坤壶里坐,这个老先师”正是张三丰对自我最为真切的概括。
中国文化是以道家文化为本位的,虽然历史上曾出现韩愈、柳开、石介等以维护儒家道统而自任的大儒,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儒学无论从其发源或其发展中,都是不能脱离道家而自成体系的。然而,这并非只是单纯学术上的论辩,而是有其深刻原因的。盖因中华五千年文化是神传文化,故而中华五千年文化中的神性,永远是一种文明成就所以能够成立的根本。并且,越是神性具足的文明成就,越具有更为长远的生命力,更为广大之影响力。而儒家学说之生命力,正在于它有了道家文化作依托,从而成为神传文明在人间之延续,这一点,北宋大儒邵雍其人其学即是一个很好的佐证。
有个人偷偷藏了一块在怀中,想要回家后再仔细研究一下。结果回家一看就是石头,再也咬不动啦。
明史》记载,道衍本名姚广孝,出身于行医世家,14岁时广孝剃度为僧,法名道衍。他曾跟随道士席应真学习阴阳术数。道衍在嵩山寺时,偶遇当时著名的相士袁珙。袁珙一见道衍相貌,目如三角,形如病虎,当下惊言此为奇僧,未来当如刘秉忠一般。
侯用晦越听越惊异,随口问:“敢问道长是……”
吕洞宾拿出一粒丹药,放在手上金光闪闪,说:“这一粒一千贯要吗?”
吕洞宾有时还会下山遨游于东西两京。为度有缘白牡丹,他混迹于妓馆,在烟花场中节制自己的情感和色欲,达到坐怀不乱的修行境界。
钟离权站在一旁,看着惊魂未定的吕洞宾,笑着说:“黄梁尚未煮熟,梦境就如此结束了。”
乾隆帝以“一言止杀,始知济世有奇功”表示他对丘处机的敬仰;成吉思汗以“天赐仙翁,以悟朕志”表达他对丘处机的尊崇。这位誉满宋、金、蒙元朝野的道家高人丘处机,在他七十三岁时,循天意而行,跋山涉水两年,西行三万五千余里与成吉思汗相会,在史上留下“一言止杀”的传奇。
道士说:“你有仙骨,探求道术一定能成功。”
孔子见到老子,便跟老子谈起仁义。
另一个男人在数九隆冬的季节,竟想吃西瓜那么大的鲜荔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