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眉眼盈盈处。才始送春归,又送君归去。若到江南赶上春,千万和春住。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卢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苏轼 “定风波”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苏东坡的第一任妻子王弗,是他在晋京赶考之前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婚的。那年苏东坡十八岁王弗十五岁。王弗是个很贤淑、精明、内向的人,与苏东坡的坦直豪放的性格恰好互补。
陆游在家乡山阴(今绍兴市)城南禹迹寺附近的沈园,与偕夫同游的前妻唐琬不期而遇。唐琬与丈夫请陆游喝酒叙旧,陆游见到故人,想起往事,不禁百感交集,于是随笔题诗于园壁之上,而唐琬也赋诗以对,两人借此抒发他们互相眷恋的深情与无奈的相思之苦,词句凄宛哀怨,成了千古绝唱。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宋‧李清照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南宋‧蒋捷
黄庭坚自号山谷,他出自苏东坡门下,为诗与东坡齐名,当时人称他们为“苏黄”。他是“江西诗派”的宗主,影响极大。而黄庭坚的词,在历代则褒贬不一,因人而异,看法落差很大。因为他留存到现在的近两百首词中,品类很杂,高下悬殊。而今天我们要欣赏的这首“清平乐”,传诵至今,却一直都获得好评。这首词是这样的:
定风波 宋‧苏轼
渔父 唐‧张志和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人的一辈子,究竟有多少事,是可以完全由自己做主的?不仅是在生老病死上,由不得自己;即使是仁宗皇帝在见到东坡后,对他的才华惊叹不已,说:“朕为儿孙觅得宰相之才”。但东坡的一生,总是身不由己的迁徙流离,四处为家。
明 仇英《汉宫春晓》局部。(公有领域)
从起舞、急舞、缓舞到舞罢,层次分明,姿态各别,使读者身历其境,好像在欣赏一场优美的舞蹈。全词不过四十四字,却塑造出了一个舞蹈者生动、优美的形象。
少年听雨歌楼上 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 江阔云低 断雁叫西风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共有约 7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