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卢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苏轼 “定风波”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苏东坡的第一任妻子王弗,是他在晋京赶考之前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婚的。那年苏东坡十八岁王弗十五岁。王弗是个很贤淑、精明、内向的人,与苏东坡的坦直豪放的性格恰好互补。
陆游在家乡山阴(今绍兴市)城南禹迹寺附近的沈园,与偕夫同游的前妻唐琬不期而遇。唐琬与丈夫请陆游喝酒叙旧,陆游见到故人,想起往事,不禁百感交集,于是随笔题诗于园壁之上,而唐琬也赋诗以对,两人借此抒发他们互相眷恋的深情与无奈的相思之苦,词句凄宛哀怨,成了千古绝唱。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宋‧李清照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南宋‧蒋捷
黄庭坚自号山谷,他出自苏东坡门下,为诗与东坡齐名,当时人称他们为“苏黄”。他是“江西诗派”的宗主,影响极大。而黄庭坚的词,在历代则褒贬不一,因人而异,看法落差很大。因为他留存到现在的近两百首词中,品类很杂,高下悬殊。而今天我们要欣赏的这首“清平乐”,传诵至今,却一直都获得好评。这首词是这样的:
定风波 宋‧苏轼
渔父 唐‧张志和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人的一辈子,究竟有多少事,是可以完全由自己做主的?不仅是在生老病死上,由不得自己;即使是仁宗皇帝在见到东坡后,对他的才华惊叹不已,说:“朕为儿孙觅得宰相之才”。但东坡的一生,总是身不由己的迁徙流离,四处为家。
随着人心的败坏和加速下滑,人与人之间便越来越多争斗的风波,这种风波也越来越凶险。“行路难,不在水,不在山,只在人情反复间。”(白居易《太行路》) “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刘禹锡《竹枝词》)。可见这种人间风波,不自今日起,是古已有之的,只不过今天特别的凶狠、险恶罢了。
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着甚干忙。事皆前定,谁弱又谁强。且趁闲身未老,须放我、些子疏狂。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
明 仇英《汉宫春晓》局部。(公有领域)
从起舞、急舞、缓舞到舞罢,层次分明,姿态各别,使读者身历其境,好像在欣赏一场优美的舞蹈。全词不过四十四字,却塑造出了一个舞蹈者生动、优美的形象。
人要出尘,自然有个过程。这里就是一个“欲出未出”的生动例子:作者还仍然是个富有才华的多情诗僧,远非六根清净的行者。
作者因为始终和遭到秦桧迫害的胡铨站在一起,因此也遭到秦桧迫害,四十来岁就挂冠归隐了。此词描绘的渔翁,形象丰满、洒然尘外,给人以一种美好的艺术享受。其成功并非来自外部形貌的相似,而是基于内部气质的相投。作者实际上是在描写自己的真性情,表现了自己潇洒出尘的飘逸情致。
虽然极力写隐居的闲适舒心,但末尾仍然露出英雄壮志难酬的怨愤,这是初入隐居生活的人常有的事。许多隐居者,包括作者在内,会在冷静地思考后从这种怨愤中跳出来,成为修炼人。
古人诚信,能身体力行自己的信仰,甚至以生命为代价也在所不惜;后来的人便逐渐把信仰变成了口头禅,言行不一了;再后来,连口头禅都索性不要了,赤裸裸地没有信仰,也就没有了约束自己言行的美好原则。更可悲者,这种人一旦有了权力,便反过来把有信仰的人视为异己、滥施迫害,造出无数的人间悲剧来。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清歌美酒、对酒当歌,何等快乐!然而却触发了对去年经历的类似境界的回忆:同样的晚春天气,和眼前一样的楼台亭阁,一样的美酒清歌。这不免使人生出对美好景物的爱怜,对逝去光阴的流连,希望美景的重现:夕阳再现为东升的旭日!花儿落去,无法挽留。但似曾相识的燕儿飞来,给人以安慰、减少一些哀愁。美好事物的消失,不是生活的尽头;或许只是,更美好事物即将到来的一个兆头,它将使未来的生活更有奔头。思索吧,反复地想一想吧,当你在人生的路上走来走去的时候。
富贵本无心,何事故乡轻别?空使猿惊鹤怨,误薜萝秋月。
满江红 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擡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别离是苦,因为它牵动了人在世间的根子,情。对所别之人情越深,别离时苦也越深。自古来确是“此恨无穷”,因而别离才成为古今中外诗歌的一个永恒主题,而“爱别离”也才被佛家列为人生七苦之一。
酒泉子 潘阆 长忆西湖湖水上,尽日凭阑楼上望:三三两两钓鱼舟,岛屿正清秋。笛声依约芦花里,白鸟成行忽惊起。别来闲想整纶竿,思入水云寒。
少年听雨歌楼上 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 江阔云低 断雁叫西风
宋词欣赏﹕剔银灯.与欧阳公席上分题
剔银灯﹒与欧阳公席上分题 范仲淹 昨夜因看蜀志,笑曹操孙权刘备。用尽机关,徒劳心力,只得三分天地。屈指细寻思,怎如共、刘伶一醉?人世都无百岁,少痴𫘤、老成尪悴。只有中间,些子少年,忍把浮名牵系?一品与千金,问白发、如何回避?
辛弃疾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把酒问姮娥:被白发欺人奈何?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把酒问姮娥:被白发欺人奈何?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曙光初露,淡淡的朝雾,天边云涛翻涌,上接天幕;天河流转,繁星无数,就像千万只帆船在银河中起舞。我的梦魂仿佛又回到天帝的住处,听到他热情而关切的话语,问我要到哪里去……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暝色入高楼,有人楼上愁。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共有约 9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