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诗词
在诗的黄金时代唐朝之后,宋诗在题材上,尝试着摸索新的领域。梅尧臣(1002→1060)的河豚诗,就是一个例子。梅尧臣字圣俞,今安徽宣城人。他曾任桐城主簿、河南主簿等职,官至都官员外郎。
“清明”是清明节,二十四节气之一,春分后的第十五天。古人天人合一的宇宙观,造就了依时令、按季节生活的节奏。观天象变化,便知四时风物的更迭。
伞幄垂垂马踏沙,水长山远路多花。眼中形势胸中策,缓步徐行静不哗。
以前的朝廷小官,待遇微薄,宋诗常将个中苦况表露出来。例如:陆游“假中,闭户终日,偶得绝句”中“官身常欠读书债,禄米不供沽酒资。”经常欠书店的债,又没有酒钱。这即使是诗的夸张,想必与实情也相去不远。
溪水清涟树老苍,行穿溪树踏春阳。溪深树密无人处,惟有幽花渡水香。
上元又叫元宵。这一天处处张灯结彩,诗人则在晚上作诗歌咏。苏轼也曾在元宵夜写了一首七言绝句...
如此斑斓缤纷与广浩幽深的“诗海”,不仅是古人智慧的结晶,更跨越无数时空,展现出人们内心的挣扎,家、国、天下的关注与各种情爱的迷思。它所成就的不只是中国历代文史的精神浮雕,更是神传文化的古典精华。
吕洞宾在王员外家收妖,为了不伤害妖物哮天犬的性命,便私下将它放走了,岂料临走时却被那恶犬狠狠咬伤,当时只听见洞宾“啊呀!”一声,便向后倒下,这便是现在人世间流传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故事了。
各位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很高兴又到了我们相聚的时间了!今天要和大家一起欣赏的是,唐朝吕洞宾的一首词〈梧桐影〉。这是一首很特殊的词,很短,但是寓意深远,里面还包含有许多的故事。
秋夕   杜牧(唐)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
维天有汉,监亦有光。跂彼织女,终日七襄。 虽则七襄,不成报章,皖彼牵牛,不以服箱。 (诗中的牛郎、织女,尚只是两个星宿,古人将之拟人化)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这是唐朝崔护的诗【题都城南庄】。这首诗描写有情人旧地重游的感怀,风景依旧,伊人不在,怀念 旧人,情意深浓。
“天”之颂歌 (雪莱)精灵们的合唱 这里,穹苍的宫殿顶着清朗的夜空这里,是金色阳光嬉戏的乐园这里,如此深遂、庞大的无可计量从以前到现在包容著永恒的空间与时间;
是谁? 向往著海洋? 欲奔向那广大无限的海面?看海风如同猎犬般追逐长浪 – 浪起、卷落、碎裂无数波涛?看在暴风雨来前,海面的汹涌像滚筒般在阳光底下闪亮深黑色的海浪由小滚大、翻腾成巨浪?看在赤道海域的平静或是飓风横扫的疯狂?
华夏泱泱,文明五千,知礼守礼,循规守矩,不违伦理,不犯淫邪。然观今朝,物欲横流,淑女不淑,君子不端,淫不知耻,艳色不知羞,失德折福,重者折寿。叹信因果报应者少,尤孽海沉浮不知悔。载古诗文,赏之诫之,共勉之,常愿世人知礼守节,福量无边,善哉!善哉!
今日复今日,今日何其少!今日又不为,此事何时了。人生百年几今日,今日不为真可惜!若言姑待明朝至,明朝又有明朝事。为君聊赋今日诗,努力请从今日始。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清明是二十四节气中的一个重要节气,标志着凋零的严冬过去,煦暖的春天来临。人们在这一天踏青、扫墓、上坟。人人都要戴柳,家家户户门口插柳枝。历代的文人墨客也留下了许多关于清明的诗词。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宋‧苏轼
桂源铺 南宋‧杨万里
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 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 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 富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是豪雄。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子孙谁见了!
浣溪沙 清末民初‧王国维
咏明妃 南宋‧姜白石 身同汉使来,不同汉使归。 虽为胡中妇,只著汉家衣。 南宋‧姜白石
“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一个恬淡而与世无争的人,做起任何事来都是从容不迫的。在一夜好睡之后,醒来看见天已经透亮了。
宇宙的法理总是遵循着一定的规律,在生生不息的在运行着。怎么样是最好的、最善的、最美的,它就是那样的呈现,这是大自然的智慧,也是宇宙的圆容。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因为身在山中,视线被四周围的环境挡住,就看不到庐山的真相了。
朱熹在读书后,胸中所得新意,与半亩方塘的活水不期而遇,于是谱下了这千古传诵的诗篇。用澄澈的心灵,来欣赏随处可见的风光,更点出生命的美好,来自永不枯竭的活水。朋友,您找到生命中的活水了吗?
“一般清意味,料得少人知”,这时天地间的清凉,使得每个人都感到了舒适祥和,但真正能体会到这种意境的人,恐怕不多!往往唯有胸中没有一丝杂念,也就是以“光风霁月”的心境,接触万物时,才能体会出风月的清意吧!
李清照的一生正值金兵入侵,中原人民国破家亡的大动乱时代。广大的人民和岳飞等将领都坚决要求抵抗,而南宋的高宗皇帝等极少数人却只愿偏安江南。李清照用这首诗表达了她对那些逃到江东,只愿偏安,而向金寇屈膝乞降者的鄙视。
    共有约 141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