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人生
如果我们没有坦荡的胸怀,在我们轻动仇恨之时,仇恨袋便会悄悄生长;在我们大加挞伐之后,仇恨袋最终会堵塞通往成功的道路。
二〇〇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纽约市充满节庆的繁忙气氛。人行道挤满了人,商店橱窗妆点得璀璨亮眼,人们携家带眷漫无目的地四处乱转。似乎人人都铆足了劲想让这段诡异而不幸的日子变得正常。我发现这现象很值得庆幸,但也很让人不安。
阳阳有着异于同龄人的成熟,也有异于同龄人的纯真。他才华多样,性格却又简单……而我最喜欢的,是后来他在博文《传道——老子出西关》中展现出的,一个中国传统艺术匠人的风骨与特质。
既然人生的过程是客栈的过客,小住几日,匆匆的来,匆匆的去,不如活在当下 ,去找到我们来在世上的目的与意义!转身处,等待你的,可能是无限惊喜。
我永信。人们真正渴望的,真正愿意展现出来的,是善意,而不是相反。我也笃信, 主流一直在坚守着,这人与人之间,人与其他之间,那宝贵的良善。
“任谁都会生气,生气很容易;但是要气对对象、气对时机、气对方式,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亚里士多德是这么教我们的。但有时候真的很难做到。在自己火气冒上来之后,还能克制冲动。 被人挑衅时,我们很自然会想报复并攻击对方;有人一再犯错,我们忍不住就会发飙。这样至少痛快些,但发火之后呢?你是否悔不当初?是否有解决问题?是否得到圆满的结果?是否与别人的关系更好,或是正好相反?
球的到来,就是明天的到来。我们回击的落点,便是我们对明天的回应。这回应,注定,有满意,有失落,有教训,也有经验之积累。
我当时身体什么问题都有,却找不出原因,晚上的失眠尤为痛苦,明明累到极点,头脑仍很清醒,无法入睡,看很多医生都没有效。可是我没有想到看《转法轮》三四天后,我竟然睡着了!
真心、诚恳的道歉,于己,解开自身内在的纠结;于人,传送善意、温暖的讯息,让彼此都有一个空间去反思、调整,甚至是──重新开始!
人类说的话有其归属本能,就如同逆流而上的鲑鱼,潜意识里会想要回到出生地。从人类口中诞生的话语,在脱口而出的那一瞬间,不会立即散开,而是回过头来渗入我们的耳朵和身体里。
你是否会陷入这样的状态?在公司,主管分配给你一个有难度的工作;或者你自认文笔不错,想参加一个小说征稿。但当任务开始的那一刻,压力也随之而来,你很想取得一个好结果,又怕万一得不到,所以你经常紧绷着神经,如履薄冰,铆足全力,想要确保事情朝你希望的方向进展。
“从此刻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将爱着你、珍惜你,对你忠实,直到永远。”这句经典的结婚誓言承载与演绎了无数的美好姻缘;但随着岁月的流逝,不少夫妻中途分道扬镳。而卡尔(Carl)对他的妻子则绝对是这段...
去年看了日本山下英子畅销书《断舍离》之后,我就开始用减法过日子。学会割舍和放下,离不开的东西越来越少,对物质的依赖变少之后,我发现自己活得更自由更开心。 拥有过多,果然会造成心里和身体不必要的负担 。
一个母亲因爱女车祸逝世而陷入悲痛,就在母亲不知如何度过下半辈子时,意外地发现女儿留下的“救命灵丹”⋯⋯
人与人之间的对话就像是流水,会依照你的回应决定谈话的走向。不过,只要在谈话中放入真心,对方察觉时,内心深处的伤痛自然就会被抚平。
生活中这样的误解其实并不少,对有些人而言无所谓的事,对另些人而言却是实实在在的伤害。也许,当我们觉得没关系、无所谓的时候,应该多从对方的角度考虑一下,因为即便是“模拟的”碰撞,对在意的人来说也是需要认真对待的。
每个人所说的话、所写出来的东西,反映出每个人所经历的苦乐。我身为一个作家,身为一个人,这一生深受悲伤的经验影响,尤其是痛失十六岁爱女的经验,她在一个晴朗的夏日午后坠马身亡,当时我们一家人正在科罗拉多的山上度假。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悲伤走得很慢,有一段时间会无时无刻盘据心头。这一点我知道得很清楚。
“眯大”,66届初中毕业生。他的名字,几乎从不被他的同学们使用,因为“眯大”这个绰号,比他的名字更能形像地勾勒出他的“差异化”特征:小而眯缝的眼睛,瘦而单薄的体格。
在山里散步,不小心把手机摔了出去,我一点也不紧张的把手机捡起来。因为摔过几次,我发现,NOKIA传统手机真的很耐摔。我突然想到,这真的很像我们的人生。如果你知道自己很耐摔,就不怕跌倒,对所有的挫折,就会泰然处之,保持平常心了。 那么,要怎样做,才能让自己很耐摔呢?
father and son
年轻时我在乡下插队。有一天深夜,我偷偷地从半导体收音机里听到一篇外国名作朗诵,记不清作者和题目是什么了。只记得大意是一个父亲和一个儿子,朝夕相处,默然相守,天天在一个屋顶下各做各的事情。
男子捡到一个皮夹 ,里面放着一封令人心痛的分手信, 没想到后来的结果令人落泪……
一位年轻的企业家,开着崭新的捷豹跑车,经过住宅区附近。迎面突然飞来不明物体,砸向他的挡风玻璃。他吓了一跳,立刻停车检查,发现车门被撞凹,并看到后方有一块砖头。
40年前的一个秋天,我母亲患癌症放射治疗后大出血。一张病危通知,将我从正在赤足劳动的麦田里,唤到南京肿瘤医院。我在那里认识了她。
四年一度的世界杯正在展开,世界各地球迷都拭目以待,热切地期望欣赏参赛队伍之间的龙争虎斗。无巧不成话,我也刚刚看过一本以足球作为主题的小说《Over the line 》(作者Tom Palmer)。不过,小说却绝非凭空虚构,而是建构于一些真实的人物和事迹。
当父亲来山上找我们,狗狗看到他而悲嚎。当他与我们道别,松开了那个令人牵魂的钩子离去,我们获得了他的无限祝福,而狗狗看到他走了,不叫了。
那些悄悄然的一点点的变化终究会积累起来,造成根本的转变。所以,人应该经常反思自己,最起码清楚那些正在悄悄发生的变化,把握一下未来的方向吧。
约好的那天,我走进一栋漂亮的大楼。这栋大楼有着宏伟的外观,是十九世纪巴黎都市规划改造的杰作:雅致的石砖、锻铁的阳台、精工制作的墙面浮雕与装饰线条。在浮雕女神的斜睨下,我从一道车辆通行的大门进入了豪华大厅。我心里有些惶恐,于是小步走进内院。内院的地面铺砌整齐,青翠的植物为访客展示着丰富多变的样貌,就像都市丛林里的一方绿洲。
美国一对夫妻原本就有3个儿子,他们还想在中国领养一位妹妹。这对父母如何在初次相见时发挥影响力呢?让一度抗拒的新女儿第一天见面就完全融入新关系。他们的3个儿子见到新妹妹时,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克劳德走到我面前的沙发坐下,专心听我说话。他有种能够让人信赖的特质。他直视着我的双眼,眼神中既无探究之意,也无侵犯之感,而是带着亲切,以及有如展开双手拥抱人的包容。
其实博物馆里面还有很多精美的艺术作品,但是,这一幅称不上惊世之作的拼图,却让我驻足停留了许久。无他,因为它的创意开启了我对人生的思索。这不正是一个伟大的作品最重要的意义和价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