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真情
丽萨有序地安排了自己的婚礼日程。但是最后,她却选择在加州大学尔湾医疗中心的一间病房,见证人生最重要的一刻。原来,丽萨的父亲戴维·威尔逊罹患罕见癌症,已经到了末期,随时可能撒手人寰。
生活忙乱,真的处处都有“喧宾夺主”的笑话。事情开始之前,我们都有着最明确的目标,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一旦真正开始做了,却陷入具体的工作中,忙来忙去,最后居然彻底忘了初衷。
前几个星期透过脸书,我第一次学习小农直购,订了10斤的玉荷包。直播中,可以看到从采收、打包到寄出的过程。订购之后差不多24个小时,就到了一楼管理室,那时我连货款都还没有转,却已经吃到今年第一颗玉荷包。这是第一次,我感受到销售型态因为网路、通路而产生的巨大改变。
但皇天不负苦心人,就在某天,终于鼓起勇气顺利牵到奶奶的手了(洒花)!一路上还脸红了好几次,想起来真的很荒唐,比初恋还紧张呢!但是经过了几次羞赧的时刻,我跟奶奶很快就感到轻松自在了。
不管情况看上去多么糟糕,都不必慌张,只要认真排查,也许发现其实只是小问题而已。
一个母亲因爱女车祸逝世而陷入悲痛,就在母亲不知如何度过下半辈子时,意外地发现女儿留下的“救命灵丹”⋯⋯
就像写这篇文章的这天,早餐吃了一些水果,中午吃烧饼夹蛋,晚上一碗面就OK了!常常都是这样,简简单单、清清淡淡地就过了一天。之所以这么做,一来不想被食欲掌控,再来是不想花太多时间在“吃”这件事上。
那天,偷得浮生半日闲,我到天母一家大型购物百货中心的地下室,坐在长板凳上,悠哉地吃着泡芙冰淇淋。两旁有许多花车,贩卖著各式各样的折扣商品,其中一台卖锅具的花车旁,站着一个清瘦的售货员,围着红色围裙,面无表情地整理着花车上的货物。看着她时,我胡思乱想着,她应该很疲累,也许身体不舒服,也许情绪不佳,否则这么多五颜六色充满设计感的锅具,怎么无法使她愉悦。
这大千世界千变万化,谁能保证每样东西都是方方正正摆放在那里呢?倒转之后,就认错了,还自认为心中的答案真实可靠。不知道每个人的一生中会发生多少次像这种把倒转的沙发认作婴儿床的滑稽事呢?
我体会到,人与人之间,过与不及都不是最好的状态,有时太过遥远,失去了联系,人与人之间变得冷漠,并不理想;但有时太过黏腻,没有个人空间,久而久之,这段情感就会过度沉重,令人感到疲惫。
当在脸书上即时分享夜宿渔村的旅画时,朋友问:“为什么选择南方澳?”因为想知道,单纯离开了海产与妈祖庙之外,我还能从南方澳读到什么?
和自己的妈妈及姥姥多蒂(Dottie)一样,美国加州少女凯西(Cassie)喜欢复古款的裙装,这还要从她小时候说起。 当时,多蒂给女儿黛比(Debbie)一件老式无肩礼服,让小外孙女“扮公主”玩。裙子实在太漂亮了,凯西的妈妈不声不响地...
我们用心陪伴亲友的时间尚且有限,更莫说肯为陌生人花时间了。店主那五分钟的耐心与善良,让人温暖,也让友善得到传播。
为了一闻稻香,我放下世俗琐事,背著简单的行囊搭乘火车前往花莲。不似一般旅人出游,感觉像是游子归乡时的兴奋与期待……。
“眯大”,66届初中毕业生。他的名字,几乎从不被他的同学们使用,因为“眯大”这个绰号,比他的名字更能形像地勾勒出他的“差异化”特征:小而眯缝的眼睛,瘦而单薄的体格。
年岁渐长,越来越能理会人与人之间距离与留白之美。 小时候,还在学校的年纪,总认为跟朋友之间最好不要有距离,而且还认为好朋友彼此应该意见都相同,甚至最好没有秘密,才是要好的死党。 长大了,随着修炼法轮大法,心性提高,心境也不断地发...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注定要经历很多事,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有时候会怀疑自我,会感到迷茫失落。但是,不管经历些什么,都要清楚,那只是一时的情绪。哪怕在当初看得如天大的事情,等到多年后回忆,都会觉得并没有什么。
每一个人从懂事开始,或多或少都会对生命产生一些憧憬,小学的老师在作文课堂上,几乎都曾以“我的志愿”给学生作为题目。男孩子崇尚的职业大多是警员、医生、律师、运动员等,女孩子则比较喜欢以老师、白衣天使等作为终身职业。
她还要求爸爸不要告诉我真相。我开始后悔痛哭,我真是最差劲的女儿。
对那些无法避免的事,逃脱并不能解决问题,能够克服内心的障碍才是根本。
年轻时我在乡下插队。有一天深夜,我偷偷地从半导体收音机里听到一篇外国名作朗诵,记不清作者和题目是什么了。只记得大意是一个父亲和一个儿子,朝夕相处,默然相守,天天在一个屋顶下各做各的事情。
一位教师尼迪格在两年前丧妻,又在当年月初得知2岁儿患白血病(血癌)。尽管命运残酷,他仍用心教学,向学生散播正面能量。贴心的学生们决心为他加油打气,令尼迪格内心感动不已。
40年前的一个秋天,我母亲患癌症放射治疗后大出血。一张病危通知,将我从正在赤足劳动的麦田里,唤到南京肿瘤医院。我在那里认识了她。
俯视的眼睛,可以不被外物牵扯;俯视的心胸,可以不与外物计较。在低处,无法体会高处的奥妙,而在高处却可以清楚看到低处的每个角落。
黑白格子地板上,年轻人席地而坐,听着属于他们的音乐;尽管旅程目的地不同,多数人却有着共同的姿势,不是低头滑手机、打开笔电工作,就是玩着ipad里的游戏,为候车消磨时间。
美国一对夫妻原本就有3个儿子,他们还想在中国领养一位妹妹。这对父母如何在初次相见时发挥影响力呢?让一度抗拒的新女儿第一天见面就完全融入新关系。他们的3个儿子见到新妹妹时,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又到了毕业的季节。对莘莘学子来说,毕业是人生一个阶段的结束,另一个阶段的开始。那对毕业生的父母来说,又是怎样的心情呢?
如果一不开心就怨天尤人,那坏情绪永远都会纠缠着我们了,因为生活中处处都有可能出现我们预想不到的麻烦。只要和朋友那样,当不顺心的事发生了,即便在愤怒的当口,也能看见自己的幸运,也许心情就完全不同了。
年轻的泰勒·所罗门今年从密苏里州马什菲尔德高中毕业,毕业典礼对他来讲当然是人生大事,但这名高中毕业生没有想到这人生中关键的一天实际上有多么令人惊喜——老爸让这一天变得更令人难忘。
三月下旬前往花莲,停留两天一夜作了四场演讲。在花莲高商进行两场演讲,下午是向日间部同学、晚上则是对进修部同学演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叫进修部,而是夜间部,许多学生都是半工半读,由于他们是自己选择继续读书,所以动力远远超越一般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