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真情
和自己的妈妈及姥姥多蒂(Dottie)一样,美国加州少女凯西(Cassie)喜欢复古款的裙装,这还要从她小时候说起。 当时,多蒂给女儿黛比(Debbie)一件老式无肩礼服,让小外孙女“扮公主”玩。裙子实在太漂亮了,凯西的妈妈不声不响地...
我们用心陪伴亲友的时间尚且有限,更莫说肯为陌生人花时间了。店主那五分钟的耐心与善良,让人温暖,也让友善得到传播。
为了一闻稻香,我放下世俗琐事,背著简单的行囊搭乘火车前往花莲。不似一般旅人出游,感觉像是游子归乡时的兴奋与期待……。
“眯大”,66届初中毕业生。他的名字,几乎从不被他的同学们使用,因为“眯大”这个绰号,比他的名字更能形像地勾勒出他的“差异化”特征:小而眯缝的眼睛,瘦而单薄的体格。
年岁渐长,越来越能理会人与人之间距离与留白之美。 小时候,还在学校的年纪,总认为跟朋友之间最好不要有距离,而且还认为好朋友彼此应该意见都相同,甚至最好没有秘密,才是要好的死党。 长大了,随着修炼法轮大法,心性提高,心境也不断地发...
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注定要经历很多事,喜怒哀乐、悲欢离合,有时候会怀疑自我,会感到迷茫失落。但是,不管经历些什么,都要清楚,那只是一时的情绪。哪怕在当初看得如天大的事情,等到多年后回忆,都会觉得并没有什么。
每一个人从懂事开始,或多或少都会对生命产生一些憧憬,小学的老师在作文课堂上,几乎都曾以“我的志愿”给学生作为题目。男孩子崇尚的职业大多是警员、医生、律师、运动员等,女孩子则比较喜欢以老师、白衣天使等作为终身职业。
她还要求爸爸不要告诉我真相。我开始后悔痛哭,我真是最差劲的女儿。
对那些无法避免的事,逃脱并不能解决问题,能够克服内心的障碍才是根本。
年轻时我在乡下插队。有一天深夜,我偷偷地从半导体收音机里听到一篇外国名作朗诵,记不清作者和题目是什么了。只记得大意是一个父亲和一个儿子,朝夕相处,默然相守,天天在一个屋顶下各做各的事情。
一位教师尼迪格在两年前丧妻,又在当年月初得知2岁儿患白血病(血癌)。尽管命运残酷,他仍用心教学,向学生散播正面能量。贴心的学生们决心为他加油打气,令尼迪格内心感动不已。
40年前的一个秋天,我母亲患癌症放射治疗后大出血。一张病危通知,将我从正在赤足劳动的麦田里,唤到南京肿瘤医院。我在那里认识了她。
俯视的眼睛,可以不被外物牵扯;俯视的心胸,可以不与外物计较。在低处,无法体会高处的奥妙,而在高处却可以清楚看到低处的每个角落。
黑白格子地板上,年轻人席地而坐,听着属于他们的音乐;尽管旅程目的地不同,多数人却有着共同的姿势,不是低头滑手机、打开笔电工作,就是玩着ipad里的游戏,为候车消磨时间。
美国一对夫妻原本就有3个儿子,他们还想在中国领养一位妹妹。这对父母如何在初次相见时发挥影响力呢?让一度抗拒的新女儿第一天见面就完全融入新关系。他们的3个儿子见到新妹妹时,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又到了毕业的季节。对莘莘学子来说,毕业是人生一个阶段的结束,另一个阶段的开始。那对毕业生的父母来说,又是怎样的心情呢?
如果一不开心就怨天尤人,那坏情绪永远都会纠缠着我们了,因为生活中处处都有可能出现我们预想不到的麻烦。只要和朋友那样,当不顺心的事发生了,即便在愤怒的当口,也能看见自己的幸运,也许心情就完全不同了。
年轻的泰勒·所罗门今年从密苏里州马什菲尔德高中毕业,毕业典礼对他来讲当然是人生大事,但这名高中毕业生没有想到这人生中关键的一天实际上有多么令人惊喜——老爸让这一天变得更令人难忘。
三月下旬前往花莲,停留两天一夜作了四场演讲。在花莲高商进行两场演讲,下午是向日间部同学、晚上则是对进修部同学演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叫进修部,而是夜间部,许多学生都是半工半读,由于他们是自己选择继续读书,所以动力远远超越一般的学生。
有一对年轻人即将步入婚姻的礼堂。结婚的前一天她问他:“我在你心里是什么位置?”他想了想,深情地看着她的眼睛,说:“你是我的肋骨。”
因为挚爱的妻子此生最爱吃蛋卷,台湾云林的一位种植玉女番茄的农人,花了7个月的研究,终于发明出玉女番茄口味的蛋卷,让太太吃得非常开心,更倍觉甜蜜蜜,美滋滋。
美国佛罗里达一位母亲回家时,厨房里有一个巨大的盒子。她确信自己锁了门,那这大盒子是怎么进来的?
所有的表像背后都一定还有我们一时看不透的本质。我们只有更加宽容地去对待,克服自己的偏见,也许在不经意的时候就发现那隐藏的闪光……
这是个感人的“养女报恩”的故事,故事由一个逗趣又温馨的藏宝游戏展开。精心策划藏宝游戏的是养女,而最后的宝藏是一份令寿星(继父)泪崩的“合约书”,它将改变这对有缘父女的一生!
有一天,住在美国凤凰城的一位老人给住在纽约的儿子打电话。他开门见山地说:“我并不想破坏你今天的心情,但我必须通知你,我和你的母亲马上要离婚了。婚后45年的苦难让我受够了。”
人们常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但也有夫妻面对生活的困窘相濡以沫,携手共渡难关的,可谓是患难见真情。台湾苗栗一名聋哑老妇为照顾生病住院的丈夫,比手划脚艰难地向面摊老板祈求赊一碗30元的干面,面端上来她一口不舍得吃,立刻捧给住院的丈夫,自己仍忍饥度日……令旁观者目睹湿了眼眶。
如若相爱,便携手到老。相爱时,我们相约携手白头,就是要风雨并肩,一起老去。
故事改编自知名福音乐团“怜悯我(Mercy Me)”主唱巴特真人成长经历,童年经常遭父亲拳打脚踢,母亲丢下他另组家庭,只能被迫和父亲相依为命。看似是许多家暴家庭的典型案例,但他却仍能发挥所长,透过歌声将内心受到宗教的感动传唱而出。但当他写出疗愈千万人的歌曲〈I Can Only Imagine〉获得全世界的认可,心里依然渴望一个人的掌声。
父亲身为一家之主的角色,就像孩子的天一样,为孩子遮风挡雨,他们通常如何表达对子女的爱呢?影片里的温馨内容给了大家一个答案:爸爸们不惜抓破脑袋,只为搏得孩子一笑!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句老掉牙的话,在反传统崇尚个人主义、离婚率高的今天,仔细去品味这句话,会发现这是老祖宗的智慧“认命就是好命”,廖文玲就是抱着这种观念,走过她36年的婚姻岁月,如今儿孙满堂,家庭幸福又美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