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阳光
href="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E7%BA%A2%E6%B2%B3%E8%B0%B7%E5%BA%A6%E5%81%87%E6%9D%91%E9%A3%8E%E6%83%85%E5%B0%8F%E6%9C%A8%E5%B1%8B_-_panoramio.jpg">g山海风/Wikimedia Commons)
瞬间大狼狗立着身跳了起来,犬牙直逼我的喉部,但我仍微笑的跟它说好话,因为我坚信,善可以化解恐惧。果然,它威胁几次后,忽然很温驯的趴下,再也不叫了。
那天,偷得浮生半日闲,我到天母一家大型购物百货中心的地下室,坐在长板凳上,悠哉地吃着泡芙冰淇淋。两旁有许多花车,贩卖著各式各样的折扣商品,其中一台卖锅具的花车旁,站着一个清瘦的售货员,围着红色围裙,面无表情地整理着花车上的货物。看着她时,我胡思乱想着,她应该很疲累,也许身体不舒服,也许情绪不佳,否则这么多五颜六色充满设计感的锅具,怎么无法使她愉悦。
小镇中家庭五金日用品店不少,各种规模的应有尽有。我独厚中型的这一家,私下称之为“Super商店”,因为它内外皆美。 外在美,美在货物排列整齐、有序;标示清楚、明析;空间宽敞、舒适。内在美,美在服务人员态度亲切、笑容可掬,还富有爱心、耐...
(pxhere)
曾在南投山中住过三年,周间每天送儿子和他的表弟下山上学。一段时间后,说不清什么缘故,一个早上竟让车掉下悬崖两次,发生在一个大转弯处。
当在脸书上即时分享夜宿渔村的旅画时,朋友问:“为什么选择南方澳?”因为想知道,单纯离开了海产与妈祖庙之外,我还能从南方澳读到什么?
为了一闻稻香,我放下世俗琐事,背著简单的行囊搭乘火车前往花莲。不似一般旅人出游,感觉像是游子归乡时的兴奋与期待……。
忙于农事,主人一直未现身,然而,访客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那份“请用茶”的心意。旅人轻轻而来,过后,带着感谢、感动,悄悄而去,一切尽在不言中!
如果你真的来了,请在这个与咖啡相融的小小空间里,静坐着让思绪发酵吧!纵使四季更迭,森彦馥郁的咖啡香仍一如既往,从这小小民家缓缓飘出,如此动人心魄。被树叶筛过的光线舞著尘埃,丰饶的绿意在阳光中闪动的姿态叫人笑开了。
(Pixabay)
今生这样的魔鬼训练,既不是为了安排我成为田径选手,也说不出其它什么理由,只能解释为,在生命的长河中,可能折磨过它,欠下了业债所致吧。
每一天,我们都有机会学习很多知识、听闻很多道理,不论是日常资讯、哲学思辨,甚至是精神依托,很多时候我们会倾向接受教授、医师、律师、科学家等专家的见解。
心灵的力量足以促使人竭尽全力、勇往直前,就算上山下海、赴汤蹈火,依然在所不惜、义无反顾。它影响人的想法与行动之深刻、巨大,实在是超乎想像、无以名之。
每一个人从懂事开始,或多或少都会对生命产生一些憧憬,小学的老师在作文课堂上,几乎都曾以“我的志愿”给学生作为题目。男孩子崇尚的职业大多是警员、医生、律师、运动员等,女孩子则比较喜欢以老师、白衣天使等作为终身职业。
在山里散步,不小心把手机摔了出去,我一点也不紧张的把手机捡起来。因为摔过几次,我发现,NOKIA传统手机真的很耐摔。我突然想到,这真的很像我们的人生。如果你知道自己很耐摔,就不怕跌倒,对所有的挫折,就会泰然处之,保持平常心了。 那么,要怎样做,才能让自己很耐摔呢?
“守得云开见月明”,只有坚持到底的人,才能等到拨云见日、月白风清的一天。同样的,下定决心熬到最后者,就有机会品尝人生的好味道!
年轻时我在乡下插队。有一天深夜,我偷偷地从半导体收音机里听到一篇外国名作朗诵,记不清作者和题目是什么了。只记得大意是一个父亲和一个儿子,朝夕相处,默然相守,天天在一个屋顶下各做各的事情。
没有手指要如何弹钢琴?一般人可能很难想像。俄罗斯一名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少年,天生无双掌、少一条腿,曾经没人认为他可以弹钢琴。却成一夕爆红,感动无数民众的钢琴家。
近日两个分别在其业界名成利就的人士,不约而同地走上自毁之路。其中一位是美国时装界响当当的凯特·丝蓓德(Kate Spade),另一位是享负盛名的美国名厨波登(Anthony Bourdain)。他们的离去,好像有些令人费解,但其实类似悲剧时有发生。因此,我们实在很有需要深入探讨一下这些悲剧背后的原因。
那车头形状不对,该糟!跟错车了。示意图。(Pxhere)
该糟!跟错车了。这趟惊奇的千里长征,既铺陈了别开生面的驾驶训练,同时谱写了令人笑到泪崩的乌龙篇章。
两年前我和先生向市政厅申请了一块菜地。菜地在英国叫做Allotment,常常能在郊外居民区附近看到它们的身影。菜地归市政厅所有,向本地居民出租。我们住的小镇上零散分布着有十几个菜园子,每个菜园里划分了几十块小菜地,任何人都可以申请。据住在雪菲尔的婆婆说她们那里的菜地要排几年的队才能轮到,我们很幸运,排了两个月就收到菜园大门的钥匙了。
希望、努力过后,梦想不一定都能成真;但是,却有机会逐渐了解:“有雅量接受不可以改变的事;有勇气改变可以改变的事;有智慧分辨什么是可以改变的、什么是不可以改变的。”深切的体悟出:不放弃希望,并且努力,才得以从容不迫的去面对悲欣交集的人生课题。
40年前的一个秋天,我母亲患癌症放射治疗后大出血。一张病危通知,将我从正在赤足劳动的麦田里,唤到南京肿瘤医院。我在那里认识了她。
五岁那年端午节,我腰挂五彩香包,臂缠五彩丝线,耳朵和小手掌上还涂了雄黄!趁著姥姥家人多,“借”走倒挂在大门旁的艾草,偷溜出去找小朋友炫耀这一身好“装备”,因为我姥爷说了,这把干草和身上的东西可厉害,能辟邪驱五毒!
黑白格子地板上,年轻人席地而坐,听着属于他们的音乐;尽管旅程目的地不同,多数人却有着共同的姿势,不是低头滑手机、打开笔电工作,就是玩着ipad里的游戏,为候车消磨时间。
约好的那天,我走进一栋漂亮的大楼。这栋大楼有着宏伟的外观,是十九世纪巴黎都市规划改造的杰作:雅致的石砖、锻铁的阳台、精工制作的墙面浮雕与装饰线条。在浮雕女神的斜睨下,我从一道车辆通行的大门进入了豪华大厅。我心里有些惶恐,于是小步走进内院。内院的地面铺砌整齐,青翠的植物为访客展示著丰富多变的样貌,就像都市丛林里的一方绿洲。
美国一对夫妻原本就有3个儿子,他们还想在中国领养一位妹妹。这对父母如何在初次相见时发挥影响力呢?让一度抗拒的新女儿第一天见面就完全融入新关系。他们的3个儿子见到新妹妹时,又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克劳德走到我面前的沙发坐下,专心听我说话。他有种能够让人信赖的特质。他直视着我的双眼,眼神中既无探究之意,也无侵犯之感,而是带着亲切,以及有如展开双手拥抱人的包容。
一天晚上,有四名学生外出参加派对,一点也没有准备第二天的考试。所以,第二天早上,他们故意在身上抹了油和泥巴,把自己弄得看起来很脏。他们去见系主任说,前一天晚上去参加婚礼。在回来的路上,不巧他们车上有一个轮胎爆了,所以他们不得不一路推回来,深夜才到家。当天实在无法参加考试。
三月下旬前往花莲,停留两天一夜作了四场演讲。在花莲高商进行两场演讲,下午是向日间部同学、晚上则是对进修部同学演说。在我们那个年代不叫进修部,而是夜间部,许多学生都是半工半读,由于他们是自己选择继续读书,所以动力远远超越一般的学生。
每一天,我们都有机会学习很多知识、听闻很多道理,不论是日常资讯、哲学思辨,甚至是精神依托,很多时候我们会倾向接受教授、医师、律师、科学家等专家的见解。然而,所谓专家是在特定领域中,从事系统性学习,因而对其专业比一般人有丰富的知识和深入的了解,但不代表他对各种与专业有所关联的事情、或者与专业无关的事情,都能拥有仔细而全面的思考。
雨一滴比一滴粗,“啪”地重重落在我的挡风玻璃上。雨刷嘎吱作响。而我,双手紧抓着方向盘,咬牙切齿,内心也同样愤怒。不久,雨开始狂暴地下着,我本能地抬起脚来。现在就只缺场车祸了!是不是所有事情都联合起来欺负我?建造方舟的诺亚来找我了吗?这场大洪水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