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指南
在国内就是博士的焦先生,来到多伦多后攻读了医药方面的博士后。由于工作的关系,焦先生经常来往于美加两地。去年,他与结婚二十多年的太太在家里的厨房争吵起来。过程中,焦先生控制不住情绪,操起锅铲击打太太的头,结果太太被送到医院,他本人也被起诉。 焦先生后来表示认罪,心里也很歉疚。因为他在伤害其妻时,用了“武器”(需注意,除枪支刀械外,任何用以袭击或者是可以导...
加拿大温莎大学心理学教授哈特(Kenneth Hart)今年一月收到Telus的手机服务账单,赫然发现当月的手机费竟然包含一笔高达2,816.63元的漫游费,该公司在收取超额漫游费,事先并没有征得哈特同意,哈特认为这笔收费不合理,决定为自己讨回公道。 为帮助手机用户免于支付意外的高额账单,加拿大广播电视电信委员会(CRTC)实施的无线通讯规范(Wire...
最近在追剧《欢乐颂》的人们,应该对女主安迪在网络论坛被黑为“小三”的情节记忆犹新。这场论坛闹剧由一个女人的妒嫉而生,最终以帖子楼主的“恶行”败露,论坛道歉收场。但在社交媒体的传播力量和舆论效应愈发强大的年代,网络上的争端并不总是有这样休战式的和平结局,而很可能成为对峙法庭的诉讼。 今年4月底,BC省高等法院刚刚审结了一桩Facebook (脸书)诽谤案...
SPIS, Seller Property Information Statement (卖方地产信息声明)的简称,这份“声名狼藉”的表格,一向就是地产买卖纠纷的导火索。很多地产经纪为此避之不及。这份倡导“实话实说”的表格,对卖家和买家究竟意味着什么?让我们来看案例【Ménard. v Parsons, 2015 ONSC 4123 (CanLII)】: ...
生意的转手、公司的并购,在企业界是每天上演的剧目。但对于雇员来说,更换老板很可能会对您的权益产生关键性的影响。当您为A老板兢兢业业工作了10年后,恰逢A老板退休,将公司卖给了B老板,B老板接手后不到两年,就为了节省经费把您裁掉了,这时候您能拿到多少解雇金?您的解雇金是还是按照12年的受雇期限来计算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得先搞清楚生意转手的形式——是...
大多数公司资深的人力资源部人员都明白:考核职位申请人这项工作更像是一门艺术,而不是一个机械化程序。合适的申请人,不仅要符合职位对教育及工作经验方面的要求,更重要的是:申请人要能够认同企业文化,并与未来的团队成员合作无间。 在加拿大这样一个多元文化、多元信仰的国家,不同的宗教信仰虽和平共存,但意识形态上的摩擦却从未停过。最近公布的BC省人权委员会案例Pa...
多伦多Ave Road夹St. Clair Ave的路口南端,有一条名为Cottingham St. 的居民区小路。路的南边分布着一串连排屋,这些连排屋的车库并不和房子相连,它们与房子之间隔了一条胡同。连排屋的街坊邻居进进出出,都要经过该胡同。因此,在屋主们的地契上,这共用的胡同就被登记在案,作为邻居们借给彼此的“路权”(Easement),路权的使用目的被...
2013年5月19日傍晚,两岁男童Geo正和家人在Edmonton街头的餐厅外的Patio享受初夏的美好时光。突然,一辆失控的SUV直冲向Geo全家,将幼小的Geo挤到了墙上。Geo的家人和桌旁的侍者均遭受撞击,但唯有Geo受创最重,片刻之间,便永远离开了关爱他的家人。 车内的司机苏特先生恍若隔世。几分钟前,他在车内和太太为了选餐厅的小事争执起来,本来...
合同法基本原理:有损失才有赔偿 合同法的一个重要原理之一,就是毁约赔偿基于实际损失。在计算损失时,我们要先把时间倒退回去,假设合同被正常履行的话,无辜的一方会怎样?然后再要求毁约的一方给予无辜的一方相同的结果的赔偿。什么意思呢?下面举个例子说明: 大年眼看就到了,咱俩签了合同,规定我在小年那天给您发一卡车麻糖,这样您就能趁著家家拜灶王爷的时候把麻...
2012年1月,一个冬季的黄昏,在渥太华联邦工业部就职的Karen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正走在回家路上。在经过Woodroffe和Iris街口时,她耳边一阵轰鸣,未等她反应过来,一辆笨重的铲雪车前轮已从她身上碾过,她试图挪动双腿,发现双腿完全不听使唤-----几秒之内,她的身体几乎被车轮切成两半。“我的儿子才5岁,我不能就这么去了” ,这是Karen当时的唯一念...
年节在即,编辑芮蕾嘱咐我,类似“杀人越祸,吵架打官司,酒后驾车被吊销执照”等一干“血腥”话题,都暂时放一放,但让读者们望眼欲穿的法律版还是要照旧,少一行字也不行。既然如此,怎能不借此良机,对着读者诸君发一通感慨。 自我开始在《大纪元》上侃“律法”,竟然已有大半年的功夫。追看各类案例、查访各条法规,倒也不乏妙趣横生或是惊世骇俗,精彩程度直追热播大剧。回首...
案例回顾:圣诞夜惊悚 五年前的圣诞夜,恐怕是21岁的小马(Marupov)人生中最难忘的一夜。那个时候,他刚刚来到多伦多三个月,人生地不熟,英文也说得不流利。有个施工单位愿意接受他做焊工,便欣然前往。小马头一天工作,就要登上30米高的移动脚手架,为公寓楼阳台做维修。小马从来没有在如此高度的脚手架上工作过。第一天早上,施工经理卡兹先生给六个工人做了简短的...
补偿给被告(赢得诉讼一方)的10万元诉讼费用,被告却一分都没拿回。 案例回顾: 本案的案情并没有什么复杂之处,就是众多车祸伤害索赔案中的一起。被告对车祸中的过失责任也无异议。案件中唯一需要法庭决断的,祇是原告所受伤害是否全由车祸引起、伤害程度以及赔偿金额。 被告律师无视职业守则、百般为难,故意拖延,就连基本的日程商定和复印费用这样的小事都不...
。咱们安省的【道歉法】于2009年生效,整个法案只有470字。这短短一页纸的用途是什么?难道如何说“对不起”也要法律来约束? 本年的一桩民事案件中(Simaei v. Hannaford, 2015 ONSC 5041),成为了【道歉法】的“新秀”: 本案中的原告起诉前雇主非法解雇,在诉状中称,雇主曾向其“道歉”,这就是等于承认了非法解雇,因此应...
如今的社交媒体再也不是昔年上著小锁头的日记本,记录下主人瞬间的喜怒悲欢,便被埋在岁月里,多年后回首一笑,或成为自己留在脑海里记忆。 不但个人Blog与大媒体的评论文章可以平分秋色,就连Twitter, Facebook上无心的一条评论也会走进公众视线,掀起意想不到的波澜。 私人社交媒体上的言行和图片,可成为警方破案的线索、可用作猎头招贤纳士的资源...
本文通过多伦多专业律师团队——佳利罗律师事务所剖析有关车祸索赔及相关的意外保险,简单介绍在“事故赔偿”或“无过错赔偿”的法定事故赔偿计划下,交通事故受害人的车祸索赔范围以及与之相关的意外保险。
儿子命丧警员枪下之后,汤普森(Heather Thompson)就一直想找一位代表律师,帮助她在多伦多就儿子的死亡提请死因研讯。但汤普森没有资格获得政府资助的相关法律代表。 据《多伦多星报》报导,汤普森的律师罗森塔尔(Peter Rosenthal)称,这些资金通常只提供给犯罪受害人的父母或配偶。让汤普森难以接受的是,为了儿子的死因研讯,她要背负上律师...
民事伤害中的赔偿数额从来都是读者们最关心的焦点。赔偿额如何计算?这其中基本的原理是“补偿性” (Compensatory),也就是说,伤者由于受伤所亏欠的东西,折合成货币价值,由过失方给予补偿。对于医疗费用的补偿最简单不过,有收据一笔一笔记录呢。但也有一些损失,就不那么容易贴上价签了,比如:伤者承受的肉体和精神痛苦;比如,伤者错过了和亲朋好友派对的机会,从此...
本文将简单概述在通常被称为“事故赔偿”或“无过错赔偿”的法定事故赔偿计划下,车祸的受害者可以得到的赔偿。
在多伦多,车祸受伤了,而且自己不是过失方,就能拿到两方面的补偿,包括针对自己保险公司的康复医疗补偿,以及针对事故方的侵权补偿。总体索赔额少则几千元,多则几百万。那律师到底是怎样帮助客户争取最高索赔金额的呢?多伦多资深索赔专家——Laura Giuliana律师分享了她的成功秘诀。
汽车是每个家庭的必备交通工具,根据多伦多市政府的数据,每年多伦多的车祸数量大约是12,000起,平均每天有33起车祸报告,而受伤的人数更是相当惊人,如果自己和保险公司交涉的话,面对非常精细和专业的保险公司,很难保证能得到最好的康复治疗以及最大的经济赔偿。
近日,自称是富商苑刚情人杨萱及女婴的出现,让这桩离奇的谋杀案再度登上各中文媒体头条。
如果一次意外导致你受伤,可能对你的一生都有重大影响。如果你因车祸或在工作中受伤,寻找法律帮助不仅能令你得到应有的赔偿,同时也可缓解面对保险公司的压力。
共有约 143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5月21日下午,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白宫南草坪欢迎纳斯卡(NASCAR)杯系列赛冠军小马丁.特鲁克斯(Martin Truex Jr.)及其团队。他驾驶的78号丰田凯美瑞赛车停靠在白宫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