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视野
“要不是遇到大法,我可能已经锒铛入狱了。”年轻的德国姑娘娜塔丽温和地说道。“那时我才十五、六岁,开始喝酒,抽烟,对什么都满不在乎。”在科隆市中心的一家考究的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