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博览
《梅花诗》的第四首:“毕竟英雄起布衣,朱门不是旧黄畿。飞来燕子寻常事,开到李花春已非。”预测了明朝太祖的建国和永乐大帝的靖难之变。
今天我们要教孩子认识的第二个字是“一”。这个字对一个刚刚上小学的孩子来说实在简单,但孩子在一岁以后就经常能用到了。这个“一”字对现代人来说基本上仅用来计数,实在有些可惜。
秋花最是葵花好,天然嫩态迎春早!秋葵是百菜之主,四时之馔,古人早就传说。战国时代鲁国有漆室女,明智洞察国家处境有“葵忧”;杜甫乐道安命,追随唐虞饭葵堇,纯真自在,不分物我、万物一体。秋葵“花心”几家懂得?
这位曲家魏良辅是如何的从唱腔改革昆山腔呢?简单说来,他是透过与同道的切磋,广汲博取,融合南北曲唱腔的优点而创发出来的;而这其间更有乐器的改良。
有人一心要见观世音菩萨,问法于大和尚,怎样才得见?大和尚这么教他:“须持斋,戒急性,念念都在菩萨,久了就成有感应。”
这些度量衡制度由来已久,影响中华文化又深又远,不仅在市场执行公正,也衍生出许多语言概念的文明。逛一下度量衡引申而出的成语、常用语,可以微也可以大,可以具体也可以引申成抽象的天地,真是无限宽广。
在元燕南芝菴两百多年后的明世宗嘉靖年间,江南出了一位戏曲大师魏良辅。而历来对于魏良辅和他创发的“水磨调”,除了“昆山腔”是否他创立之外,尚有三个疑点:其一,魏良辅的籍贯到底是豫章、太仓,还是昆山?其二,魏良辅到底是官至山东左布政使的显官,还是兼能医的曲家?其三,魏良辅创发“水磨调”是凭一人之力还是兼取众长?
每当回忆起自己的求学过程,总有一份感叹:如果当年的老师不只要求学生们将字写好,不只是要学生们反复的练习,还能让我们真正懂的字里更深的内涵,那么整个国民的文化水平与品德修养肯定能更上一层楼。笔者曾与多位教师与家长交流过这样的想法,得到不少共鸣,在他们殷殷关切的期盼中,笔者从本期开始将陆续为读者献上一系列“汉字乾坤”的文章,希望师长们可以借此更帮助孩子们落实其为人处世的基础。
男女互为反串,固然有其时代背景和社会因素,但就戏曲的搬演来说,自然还是以“本色”为佳。
刘秉忠精通《易经》以及邵雍的《皇极经世书》,于天文、地理、律历、遁甲之类,无所不精,通天下事如了指掌。忽必烈采纳刘秉忠以《易经》中:“大哉乾元”的建议以“大元”为国号。
“妆扮”是戏剧的要素之一。我国自从优孟为孙叔敖衣冠,巫觋为〈九歌〉中的神灵以来,已启戏剧妆扮的先声。戏剧的妆扮,演员的性别和所饰演的人物,不必求其一致﹔也就是男可以扮女妆,女可以扮男妆;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但若考其源起,观其时代风气,那么对于我国古典戏剧的了解,必然有所助益。
灼灼有芳艳,临风轻笑久!小小一蓼吸引了代代华夏子民的青睐,到底蓼草还有什么美妙精彩之用?荀子劝学说青出于蓝和蓼有什么关系?蓼菜成行只能用来吃吗?看越王勾践怎样用蓼克己治国?
几千年前事都记得,怎么近日的事情反而不记得?……笑得好起死回生!
杜牧吟咏“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古人说杜牧这诗不用“美”,也没用“花”字,却尽得风流。豆蔻年华到底是怎样的美?
八月十五、中秋赏月玩月的名诗不少,历代中,诗才瑰伟的诗人们还创作了不少才思纵横、情怀洒落的回文诗,同时展现回转牵肠的情致!相思深浓处 ,秋月也将相思回向人间。
上回说了北宋邵雍《梅花诗》的首篇,开头的“荡荡天门万古开”就已经点明了世人与天国之间是连续不断的,只是肉眼看不透这迷雾玄机,总会误在尘世的名利情仇中而茫茫终日。所以,邵雍感叹“几人归去几人来”。然世人感叹的颇多,而能留下惊世文采的少,因此《...
中秋节近了,桂树、桂枝的光环代代传承,在中华文化中留下了典故:东堂桂、东堂桂树,“折桂”也和八月中秋月中桂树相连结:攀蟾折桂、蟾宫折桂……。“折桂”好事近……
桂花香、桂花雨、桂花美馔,飘溢着自然甜香气。八月花盟主桂花高贵雅洁馥馥送香,到了中秋时分,花香已十分。想知道吴刚斫桂、桂子落秋月的故事吗?桂在中华文化中代表什么精神?
这两个笑话都是笑夸嘴的人,刚好都是借“月亮”发挥夸嘴的“功夫”。借题发挥到底夸得好不好 ?
“嫦娥奔月”的故事在历史上到底有多久了?嫦娥原本就叫嫦娥吗?从历代书籍留下的记载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夏代《连山》、商代《归藏》都提到这个奔月的故事,但主角的名字不相同……
上篇说到北宋邵雍的高德奇才,程颢赞许邵雍不但是:“内圣外王之学也。”还能“其心虚明”。人的心静到极高层次时,身体的感知能力则超乎想像,甚至会出现修炼界称谓的宿命通功能。邵雍就是其中之高人,他将其所预知的未来写进了《梅花诗》。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仲秋白露沁肌,自古以来蒹葭挺立在那秋水漫回处,《诗经》说……在水一方?在水中央?含意深厚。蒹葭是厚生资源,一身尽是妙用。历史有不少感人的“出蒹葭之中”高洁的人生故事!
这里是有关“失言”的两则笑话,人算不如天算,“巧合”还是发生了,想避也避不了。
晋代潘安美男子潘安有一天赫然见到自己头上长了白发,他形容自己长出白头发,成了古人说长白发的典故来源,“二毛”也成了他当下的年纪的代名词,那么“二毛”是几岁的代称呢?
邵雍何许人也?先不说他的学富五车和交游广阔,单是他对自己的要求就已经值得现代父母列为家训,学校列为校训了;“平生不作皱眉事,天下应无切齿人。断送落花安用雨,装添旧物岂须春?幸逢尧舜为真主,且放巢由作外臣。六十病夫宜揣分,监司何(无)用苦开陈?”这是他不愿为官时所写的七言诗句。
谁将“白露”和“明月”合亲?那不就是“白露茶”吗!白露清润的茶,喉韵和润解秋燥,和四月清明采得的黄金芽,各拥春秋。唐人毛文锡《茶谱》也称赞白露,味美而淸。茶神陆羽的人生之《歌》实践了茶的精神文化,不羡世间物,就醉心于茶水。竟陵西江一水,淡淡清清,连系了他的……
这是两则和老虎有关的“毒笑话”,同样都是借“虎”发挥讽刺“爱钱”的。
“孔雀东南飞”这是汉代古乐府诗《为焦仲卿妻作》开篇名句,此五个字也成了中国文化中的名句。孔雀,就是刘兰芝离世后的化身,“五里一徘徊”俩情依依。孔雀为何朝“东南”飞呢?而不是飞向其他方向?从易经八卦中来考察,其中有特殊的文化蕴含意义……
现在常听人讲,如有药房乐善好施,便称其为“橘井”或“橘泉”。有时,人们送给药房的匾额,上书:“橘井流香”或“橘泉流香”。为何如此呢﹖
提着一只行囊,浪迹天涯,寻找隐没在时间巨河里的历史本文。这份工作听来令喜好自由的年轻人心生向往。早在 1982 年开始,专研艺术史的颜娟英便背著背包,前往陕西、河南、新疆、巴基斯坦各地苦行,寻找被岁月保留下来的石窟与造像碑。本文专访颜娟英,聊聊为何要这么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