濒死体验
(shown)原来我大姑半夜突然坐了起来,连声喊著:“我热!我热!”当时人们都在打盹儿,着实都被吓了一跳,以为是“诈尸”了。
(shown)一次亲身感受,使我相信退党保平安,法轮大法护身符真好。
(shown)当时他姥姥70多岁,突然死了。出殡时又活过来了。她说一个小鬼来抓她走。她不走,就打她,把她五花大绑......
(shown)大舅听到阎王爷对那有钱人说:“张家欠你的债还完了,张寸武阳寿没到得让他回去。”这样,大舅就被送回来了。
(shown)Reynolds女士发现她穿过一条通向光明的通道,在尽头,她看见了她的很久以前去世的祖母、亲戚和朋友。时间好像停止了......
(shown)我四处张望寻找喊我的人,却除了蓝天白云什么也没看见。喊我的声音很小很小,接连不断。这时我一着急就睁开了双眼,恍恍惚惚看见很多人围着我。我妈哭嚎的喊我小名,瞬间我又什么也不知道了......
(shown)这两个人在濒死的状态下,接触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shown)修炼法轮功后才明白:三尺头上有神灵是真的──你做好事,神灵在帮助你;你有这一难,也让你过去。
唯有真诚善良的人,才能坦然面对死亡。
濒死经验中的人,会钜细靡遗的回顾自己行为影响的真相,不论当时他是有心还是无意做出这些事,也无论这些伤害的造成多么轻微。
以下列举几位比较知名的学者研究做一介绍:
自古以来,许多知名经典都存在着濒死体验的记载。
在人死了之后生命仍有延续,因为神识是不死的。
干了一件好事,此时心中就感到无比的清静平宁、祥和慈善;相反的,作了恶,那可惨了,心头立即懊恼烦躁,一如满锅的沸油,正翻滚、奔窜马上就要起火燃烧似的,那难堪痛苦之状,是言语所不能表达于万一的。
早在两千多年前,古希腊思想家柏拉图就在他的著作《理想国》中记载了濒死体验现象。
美国在一九五八年的冬季,曾经发生过一起“借尸还魂”的奇事,人们称之为“瓦达西加奇事”——因为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在伊利诺斯州的瓦达西加地方。当代的心理学权威李却霍奇逊博士,曾经说:“这件事情,可能表示一个人的个性在死后的复活。”
如果我说我死过,总会惹来异样的眼光,…时间过去近二十年,当时的印象却仍历历在目...
濒死经验中的人,会钜细靡遗的回顾自己行为影响的真相,不论当时他是有心还是无意做出这些事,也无论这些伤害的造成多么轻微。
1968年秋天,年仅两岁半的德丹娜患上了半身瘫痪症,并且间歇失明已几个月了。这天,小德丹娜一直静静地躺在儿童床上,眼睛深深地往内陷了进去,半睁半闭,生命垂危。
历史的记载和传说确实提供了证据,证明诸神许诺过要从他们所在的星球返回地球,唤醒保存完好的肉体再生…
我是辽宁省营口市地区的一名大法弟子,在一次意外的交通事故中,是师父保护弟子,让我获得了新生,使我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使我一下子猛醒过来,真正悟到了修炼是严肃的,更是伟大而殊胜的。现将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来。
有人说,人降生到这个世界上,就像是从一个未知的黑暗,过度到另一个杳然不可知的黑暗。人既不知生前所来何处,也不知死后归向何方。
研究人员在患者得救后的一个星期内,进行了采访。63位活下来的患者中,有7人能够回忆出在他们“死亡”期间的情感活动和看到的景象。
我亲家公(儿媳的父亲)今年70多岁,曾是村里的邪党支书,受邪党毒害很深,几年来他一直多病缠身,大把吃药,是医院的常客。我是大法弟子曾几次向他讲大法真相、劝三退,他都不听,很是顽固。
现代很多人不相信耶稣死后复活的事,但当代医学家成功救活的患者,告诉我们死后复活的故事,以及他们奇妙的亲身经历。
患者说,“他”当时飘在空中,俯视自己躺在床上的身体和忙碌的医务人员…
“濒死经验”是否有可能只是人们“神识不清”时的幻觉呢?或者是病人服药后的神经反应?或者仅是一场受到宗教信仰影响后的大梦?在《跨过生死之门》(Closer to the Light) 这本书中,马文‧莫尔斯医生(Melvin Morse,M.D.) 进行了严谨的科学分析。
人类从来没有停止过对人类灵魂的探索,但是它一直是最难探索的领域,自从人类把物质和精神完全分开后,灵魂的存在就变成了不知该归属哪类的神秘的东西,“人死了后灵魂是否存在”这个问题之后的寓意很深,其实理性地向深处想,就是要回答:人真正的生命是什么?人死后的灵魂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形态?有没有另外空间的生命?最终人们就要问:神存在不存在?相信随着对濒死体验研究的增多以及各种边缘科学的发展,人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证据。
贾女士是个十分铁齿的人,对于神鬼之说,皆斥为无稽之谈;但在昏迷过程中,她却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来到了神所掌管的空间。
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美国著名作家海明威十九岁那年,据他自己抗病曾经历过一次灵魂离体。当时他在意大利前线的救护车险服役,那是非曲直918年7月8日的午夜时分,奥地利军队的一枚装满金属碎片的近击炮在意军附近爆炸,弹片向四野横飞,击中了海明威的双腿,身受重伤。事后他告诉他的朋友盖伊.希科可说:"我觉得自己的灵魂从躯体内走了出来,就像拿着丝手帕的一角把它从口袋拉出来一样。丝手帕四处飘荡,最后终于回到老地方,进了口袋。盖伊.希科可是布鲁克林《每日鹰报》的欧洲通讯员。十年后海明威在他的名著《战地春梦》里把他自己的经历写成了书里的情节,他安排故事的主人翁弗雷德里克.亨利这样说:"我觉得自己整个冲出自己,冲呀冲呀终于整个人致电了清风里。我很快就冲了出来,我知道我死了,也知道死得并非正当其时。然后我漂浮,不是继续往前飘,然后滑回去。我恢复了呼吸,我又回来了。"
    共有约 14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