祛病健身
我叫萧云,今年七十五岁,学法炼功多年的疾病痊愈;读《转法轮》妹妹的腰椎病痊愈;弟弟信大法,敢为大法说公道话,得了福报。
我炼功三天出奇迹,妻子见状大喜过望,非常支持我炼功。当时我想,法轮功有五套功法,我只炼了一个动作就好了,真是太神奇了!我决定修炼大法!
八十年代后期,我们这儿兴起了气功热,我和妈妈就练了各种气功,练来练去,病也没练好。一九九五年初,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妈妈接触了法轮功。不知道怎么,我一下子就认定了这就是我今生要找的真正的功法,李老师就是我苦苦寻觅的恩师,我说我跟定这位师父了!我和妈妈每天积极的学法炼功,不知不觉妈妈的病一样一样全好了,我也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快乐,无病一身轻,妈妈就把家里的几十种中西药全都扔了。后来在爸爸也走入了修炼。喝了几十年的酒一下就戒掉了,脾气也逐渐变好了,
事情发生在去年,我在一家工厂打工,负责二十多人的伙食。一天我骑车去买菜,一辆摩托车在我身后超车,一下子把我撞飞了,大头朝下的栽了下来,当时就撞得不省人事了,我被送往医院。
通过不断学法,渐渐的怕心少了。我的一身病,七天之后完全消失了。无病一身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开心极了。大女儿的癫痫,通过学法也好了
1997年,为了祛病健身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刚一接触大法,我的身体就有强大的反应,没几天,身体里的各种疾病和一切不正常的状态完全消失了。身体轻松,心情开朗,每天总是乐呵呵的。人家也说我修大法后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我的那一双痛苦不堪的手,就这样神奇地变好了。
我姓叶,是一名下岗丝织工人,家住湖北省黄冈地区,今年四十八岁。我家有胃癌家族病史:父亲五十岁刚过就因胃癌去世了,二哥和弟弟也都在四十五岁时死于胃癌。我自己于零八年修炼了法轮功,这几年身心都很健康。
医生询床时觉得吃惊:一个将近六十岁的人体格能如此的好,如此的硬朗;手术前说是因鼻子里切除的面积大会塌下来,但术后鼻子依然很挺;住院无定期的说法也由于爸爸身体恢复得好,十一天就出院了。
我今年五十岁。三年前,我因长期头痛,连续打了两个星期的消炎针,一点不起作用。姐姐说不能再打了,对你身体不好,借你一本《转法轮》看一看吧,对你有好处。姐姐不炼功,两个外甥女炼。
…前几天,我又见到了这两位老人,一见面,就感觉到刘奶奶的精气神变了,脸上展现的是健康与快乐,许爷爷也显得那么年轻,根本不像一个快八十岁的老人。还没等我问,刘奶奶就滔滔不绝的给我讲起了他们的神奇故事。
年8月份,我在大渔船上进行拖网作业时,我一不小心,手被滚车绞了进去,整个人被带着转了三圈。当时光顾往外抻手了,也没想起大法。旁边的工人赶紧拉闸,滚车停止了转动,我这才把手抽出来,整个右手和胳膊分离了,只连着一层皮,还有一条肌肉被抻出五、六厘米长,垂在外面,这时我才突然想起:师父救我。船主吓坏了,问我咋办,我说,没事,我有师父呢。工人们用围巾把我的右手缠上,我就用左手托著右手,坐在船上,请师父加持,当时也没觉的多痛。
我是一九九三年一月四号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七岁了。得法的地点是在北京核仪器厂的礼堂,记的当时参加的是师父第六次亲授的讲法班。听单位的同事说这个功很好,班已经办了一天了,而且还听说:办班结束还可以给学员的家属治病。当时我的儿子因直肠癌正在医院住院,我自己身体也很不好,学了几种气功,花了不少钱,病也没见好,所以总想找一个最好的功法。那时我就是这样带着许多人心走入师父亲授的讲法班的。
(shown)王员外的妻子,见喻老汉的女儿出落得如此漂亮,突然起了一个念头:想让丈夫纳她为妾而生儿子。
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法轮功修炼人,十五年里亲身经历的太多太多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故事,每一个故事都凝聚著师父巨大的付出和无量的慈悲,真是用尽任何语言也无法表达对伟大师尊的感恩。想说的话太多了,今天讲我女儿的故事。
大陆来稿〕一九九七年,我的妹妹得了癌症,修炼大法后很严重的癌病竟不翼而飞,她兴奋的告诉我大法如何如何好,我亲眼目睹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知道大法好,可就是听不进妹妹的劝,没有走入大法。现在知道是机缘未到。
二零零二年秋末,迫害法轮功的狂风怒潮铺天盖地,法轮功学员随时都有被劫持的可能。我县中共部门办了洗脑班,将各单位及各乡镇被视为重点的法轮功学员全绑架到洗脑班。我也遭此一劫。在洗脑班里,我认识了一位同修,给我讲述了曾被医生宣布无法医治的他,炼了法轮功后重获新生的全过程:
我现在红光满面身心健康,生活的充实和幸福。谁也不会相信一年前我是一个被几个医院都判了死刑的人,身患肾癌已扩散到肺部、四肢的骨头。医生告知家人已没有任何治疗价值,只有回家等死的份了。就在我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是慈悲伟大的李洪志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妹夫四十出头就得脑出血,卧床不起九年了。年前上大医院检查,医生说,1/4脑血管都堵塞了,这个人还能活得这么好,真不可思议,真神了。我妹夫说:法轮大法真好!感谢法轮大法!这是我家人认同大法、相信大法后在大法中受益的神奇经历…
(shown)孙妻引他到一间密室,说:我丈夫得病久了,家中财物已经典卖干净......
我叫翟桂芳,今年五十七岁。一九九六年九月经山东老乡介绍,幸得法轮大法。那时已双目失明多年,只能由女儿领我到炼功点学法、炼功。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这给我学法造成很大的困难。但我还是坚持学法,我的心性也在法中不断提高。…万万想不到的是,修大法我又重见光明了!刚复明时还看不太清楚,现在我已能自己过马路了,能自己去买菜了。见人我就说我的眼睛现在好了,能看见了!凡是了解我的人都觉得神奇。这就有力的证实了大法。
再显神迹乳房再生…邻居大姐激动的说:“我真的相信了!人都那样了,快不行了,就是上医院用最好的药也不见得能好。炼法轮功真能炼好,而且好的这么快!这回我服了!法轮功就是好!”在场的所有人都服了,知道这件事的人再看电视造谣的那一套都非常气愤,都说共产党就会撒谎,专迫害好人。一个同修问我:你咨询过医生吗?世界上有过这样的先例吗?我回答说:绝无仅有,只此一例。
我叫春子,六十四岁,家住唐山市郊区农村。
(shown)青年时代,我曾到国外工作,一次我在旅店房间睡觉。突然被一阵从右侧来的冷风惊醒: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人坐在椅子上,他的脸被黑蓑篷遮住;他背后的墙上有个大洞,冷风由那里窜出来。我立刻起身向门口望去,门上的锁仍然锁著,我不知他如何进来的。那人看到我醒来,站了起来,指著墙上的大洞,里面出现一座巨大的城市,里面有无数财宝,美女和人群。他说我可以拥有里面的一切包括权力,如果我拜他为师。我阖上眼睛,把手放在脸上,使出全身的力气大叫 “不”。等我睁开眼睛再看他时,他已经不在那里了,洞也不在了,阴风也消失了,一切恢复了平静。
用亲身经历证实大法 :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到哈尔滨北方股骨头坏死研究所,我要取回我的病历和当时拍的CT片。我见到了曾给我看过病的研究所所长,见我走进来他们很震惊:你不是那个双侧股骨头坏死二期,在地上爬的那个患者吗?我说是啊。他惊讶的说:“你能走了?”我说:“你看我这不是走着来的吗”!张医生说:你走一个我看看?他忘了我是走着进去的。我就在屋里再给他走,我说我在家啥都能干了,我盖房子,打工什么都能干。他问我我就乐,他说搞的什么名堂快说说。张医生马上查找我的病历,一看只拿了一副药,就说:“你这绝不是用药的结果,快说说你是怎么好的?”我认真的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凶手扣动扳机对着我的头射的第三颗子弹,始终留在了他的枪里。随后,我失去了知觉。直升飞机送我到医院紧急抢救。医生们做了很多X光片和CT扫描,结果显示,我心脏周围的骨头断裂,动脉在出血,胸部凹陷,皮肤呈黑蓝色。医生说要通知家人,做最坏的打算。
(shown)一九九八年三月我不幸患双侧股骨头坏死病,瘫痪在地上爬,成了活死人。一九九九年三月我有缘修炼法轮功,三天里股骨头坏死奇迹般的恢复正常,成为当地的爆炸性新闻。我爸当时一字一板的说出了谁都想不到的一句话:“这不是真佛下世了吗?!”接下来发生的神迹一个接一个,让我周围的人亲眼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
一九九八年三月我不幸患双侧股骨头坏死病,从一瘸一拐的走,到拄双拐、到瘫痪、到痛苦的在地上爬,我成了活死人,对生存已无望。一九九九年三月我有缘修炼法轮功,三天股骨头坏死奇迹般的恢复正常,成为当地的爆炸性新闻。我爸当时一字一板的说出了谁都想不到的一句话:“这不是真佛下世了吗?!”
“落入凡间深处,迷失不知归路,辗转千百年,幸遇师尊苦度……”,沁人心肺的歌声震撼我,把我带入深沉的回忆。
我是一九九八年九月开始修炼大法的。修炼前,我一直体弱多病,几乎是,有一样器官就有一样病,修大法后都好了。更神奇和幸运的是,我修大法后曾躲过人生中的一大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