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人物
为什么已经胜利在望的李自成要与崇祯议和呢?甚至提出割让西北为王,犒银百万、主动撤军等条款?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北京这座城池...
李自成从一介平民能够在十几年中通过不断征战,打败明朝军队,建立政权,首要的原因自然是天象使然。
李自成针对明末土地高度集中,赋役繁重的情况,提出“均田免粮”的口号,受到广大农民的支持。彼时到处传唱着“吃他娘,着他娘,吃着不尽有闯王,不当差,不纳粮”和“杀牛羊,备酒浆,开了城门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的歌谣。
趁著这个机会,李自成下令连夜打造船只渡河。可令人难以相信的是,是夜天气突然变得十分寒冷,黄河水也结了厚厚的冰,显然是上天在相助。高迎祥、李自成等大喜,连夜率部众渡过黄河,到达南岸。南岸明朝守军没有防备,高迎祥、李自成部众连陷多个县,甚至还逼近湖广和四川,所到之处官兵纷纷告急。
李自成便将高立功以及在米脂的好汉们找来,组成一支敢死队。由于李自成作战勇敢,且慷慨大方,每次都将得来的金银财帛分给手下,人心慢慢归附于他。
北宋易学大师邵雍,传下《梅花诗》,预言了当时至今的历史大事。
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山河虽好非完璧,不信黄金是祸胎。
巴寡妇清与秦始皇,一个是韶华已逝的穷乡寡妇,一个是雄姿英发的千古一帝。两条看似永无交集的人生轨迹,却在某个时刻神奇地交会,不得不教人惊叹历史妙不可言的演绎。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生子当如孙仲谋。”在南宋词人辛弃疾的笔下,年纪轻轻就做了三军统帅的孙权,为了巩固基业征战未休,取得了赫赫功绩,而当时能与其匹敌的天下英雄唯有曹操和刘备。事实也的确如此。
帝舜归天后,服丧三年完毕,禹为了把帝位让给舜的儿子商均,躲避到阳城。但天下诸侯都不去朝拜商均而来朝拜禹。禹继天子之位,国号夏。
舜被举用掌管政事二十年,尧让他代行天子的政务,摄政八年。尧帝崩后,舜守孝三年。舜让位给尧帝的儿子丹朱,自己退避到南河之南。但天下诸侯都去朝见舜,有事不找丹朱而找舜。舜觉得天意所归,于是,舜乃于正月初一祭文庙登天子位,建都蒲阪,国号有虞,崇尚红色。
按计划治理徐州一带,包括徐州、扬州和豫州的一部分。徐州东起大海,南至淮河北岸,北到泰山。河流有黄河、淮河及沂水;山系有蒙山、羽山。向东治理泗水、沂蒙水,向南治理淮水,从桐柏山开始疏导淮河,向东和泗水、沂水会合,东流入大海。沂蒙山、羽山可以种植了。
久远年代以前,黄河上下游不是连通的,距今一百万年以前的“黄河运动”,使黄河上游切开积石峡流入临夏——兰州盆地,与下游贯通。距今十五万年的“共和运动”,使黄河上游溯源侵蚀到龙羊峡以上,下游切开三门峡东流入海。
共工孔壬采用“壅防百川,堕高埋卑”的治水策略,历时多年,徒耗巨款,没有成效。加之孔壬“虞于湛乐,淫失其身”,最终治水失败,无功免职。
尧清楚自己的儿子丹朱德才不足以继承帝位,他时常注意寻访继承自己帝位的人。《吕氏春秋》记述,尧以天下让于子州支父,子州之父婉言谢绝。《高土传》记载,帝尧让位给许由,他不接受,说自己要“修身养性,不问世事。”尧欲以天下让巢父,巢父也不受。
在尧的晚年暴发天下大洪水。《圣经》记载的诺亚大洪水也大慨发生在这一时期。当时天下分为冀、豫、兖、青、徐、扬、荆、梁、雍九州。九州之外,即为四海;四海之外,就是八荒。《说苑.辩物》称,古代中国“八荒之内有四海,四海之内有九州岛。”
《史记》记载,尧的父亲是帝喾。帝喾有四个妃子:姜嫄、简狄、庆都和常仪。
中国文化是以道家文化为本位的,虽然历史上曾出现韩愈、柳开、石介等以维护儒家道统而自任的大儒,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儒学无论从其发源或其发展中,都是不能脱离道家而自成体系的。然而,这并非只是单纯学术上的论辩,而是有其深刻原因的。盖因中华五千年文化是神传文化,故而中华五千年文化中的神性,永远是一种文明成就所以能够成立的根本。并且,越是神性具足的文明成就,越具有更为长远的生命力,更为广大之影响力。而儒家学说之生命力,正在于它有了道家文化作依托,从而成为神传文明在人间之延续,这一点,北宋大儒邵雍其人其学即是一个很好的佐证。
伏羲氏是我们这次文明的始祖。伏羲顺应宇宙造化之妙,契合天地自然,法天象地,开创新宇,使天地有别,四时、星辰有序。
纵览中华数千年历史,创世主通过圣皇、真人、名臣、战神、诗仙等为华夏子民开创生存环境,规范道德标准,丰富思想内涵,奠定正统文化,钦置立国体制,并通过朝朝代代天国众生下世结缘实践,带来不同的天国文化,于中华大地融入、演绎、充实中华神传文化。
鲁班可不姓鲁,而是春秋鲁国人,本姓公输,名般,是中国古代杰出的土木建筑大师...
他生于富贵之家,却不以燕酣绮靡、纨绔为尚,偏跑至钱塘以卖药为生;他承袭两淮长官之爵,掌管军民、司法大权,却甘愿让爵位于弟,归隐杭州。身在富贵之乡,却以“酸斋”为表字。翩翩公子,以骏逸为当行之冠;高歌吟咏,向云霄抒情;更在山林中参禅悟道,使一颗道心总对天开。这位公子就是维吾尔人贯云石。
弹击三尺青锋,尚低回着白衣飘飘的易水歌;登临半城烟沙,仍浮沉着壮怀激烈的英雄魄。
丝织就春衫薄,如何比得上盛放的一枝红艳?而你正青春年少,逢着你的我,亦是如花似玉的锦绣年华。
明史》载:“良玉为人饶胆智,善骑射,兼通词翰,仪度娴雅。而驭下严峻,每行军发令,戎伍肃然。所部号‘白杆兵’,为远近所惮。”史书中的秦良玉,风度翩翩好似一代儒将,不见一丝娇柔扭捏的女儿姿态。这倒让后人无限遐思,这胆智双全、仪度娴雅的女将军究竟是怎样的神采。
是谁在风中吟唱茫茫草原的酒歌?拨动历史的琴弦,聆听草原帝国的凯旋,于静音的空白时光,寻找一位仰慕已久的大汗。
鼙鼓甫振罗衣,玉足纷沓牵引环珮清淙。丝竹喑哑又闻莺歌独发,水袖从风欲遮半面酡颜。乍飞旋,堪把宫腰折断,飘香落影,知是真幻两重?蹙冰眉,低寒目,唱罢《佳人曲》。不见满座,衣冠似雪。这厢依红偎翠,那壁推杯换盏,浑忘了故国明月,军前死生。
平阳,平阳,我喃喃念着你的名字,唇齿开阖,一股浩荡之气盈盈而生,雅正中和。宛如涓涓细流扩开境界,化作滚滚江河,周流天际。我便于这江岸,行吟且踟蹰,观览你清流自美,聆听你那开国公主的传说。
女子如花,那些刻骨铭心的名字,总是在乱世风尘中绚烂著芳菲一般娇艳的芳姿。譬如木兰,或者兰芝。风乘桃花马,月舞梨花枪,她以花为名,一身戎装,巾帼束发,恰浮动着一f番木樨花的馨香。
千年流转,幽思成堆,我翻开史册,寻寻觅觅,邂逅你的芳踪。在那个神迹遗落的西汉之始,在“我生之初尚无为”的清平年代,我读到“缇萦”二字,宛如看到一幅错彩镂金的工笔小品,纤巧绵密,正如你花样年华里,那一段传奇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