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读到李家同教授的〈羞愧与感恩〉这篇文章,文中引述一篇爱因斯坦题为〈人人都应该为别人而活〉的短文。大意是说,爱因斯坦自己一直心怀愧疚,因为他的一生,得到别人的帮助实在太多,而所谓“别人”,爱因斯坦特别强调包含已经死去的人,他又说他觉得向社会借了很多的债,因此必须提醒自己,要为别人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