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言锦句
古今中外的圣贤智者都对人的善心进行了高度的评价。西方大文学家莎士比亚说:“善良的心地,就是黄金”;西方哲学家卢梭说:“为人善良和正直才是最光荣的。”中国古代思想家荀子说:“君子养心莫善于诚” ;西方哲学家罗素则说:“在一切道德品质中,善良的本性是世界上最需要的”。
标节义者,必以节义受谤;榜道学者,常因道学招尤。故君子不近恶事,亦不立善名,只浑然和气,才是居身之珍。
无事时心易昏冥,宜寂寂而照以惺惺;有事时心易奔逸,宜惺惺而主以寂寂。
我贵而人奉之,奉此峨冠大带也;我贱而人侮之,侮此布衣草履也。然则原非奉我,我胡为喜?我胡为怒?
能脱俗便是奇,作意尚奇者,不为奇而异;不合污便是清,绝俗求清者,不为清而为激。
念头宽厚的,如春风煦育,万物遭之而生;念头忌刻的,如朔雪阴凝,万物遭之而死。
交市人,不如友山翁;谒朱门,不如亲白屋。听街谈巷语,不如闻樵歌牧咏;谈今人失德过举,不如述古人嘉言懿行。
节义傲青云,文章高〈白雪〉,若不以德性陶镕之,终为血气之私、技能之末。
水不波则自定,鉴不翳则自明。故心无可清,去其混之者而清自现;乐不必寻,去其苦之者而乐自存。
事业文章随身销毁,而精神万古如新;功名富贵逐世转移,而气节千载一日。君子信不当以彼易此也。
得随量进,量由识长,故欲厚其德,不可不弘其量;欲弘其量,不可不大其识。
士君子贫不能济物者,遇人痴迷处一言提醒之,遇人急难处出一言解救之,亦是无量功德
德者才之主,才者德之奴。有才无德,如家无主而奴用事矣,几何不魍魉而猖狂。
功过不容少混,混则人怀惰堕之心,恩仇不可太明,明则人起携贰之志。
毋因群疑而阻独见,毋任己意而废人言,毋私小惠而伤大体,毋借公论以快私情。
横逆困穷是锻炼豪杰的一副炉锤,能受其锻炼则身心受益,不受其锻炼则身心交损
霁日青天,倏变为迅雷震电;疾风怒雨,倏转为朗月晴空。气机何尝一毫凝滞?太虚何尝一毫障塞?人之心体亦当如是。
人之短处,要曲为弥缝,如暴而扬之,是以短攻短;人有顽的,要善为化诲,如忿而疾之,是以顽济顽。
惊奇喜异者,无远大之识;苦节独行者,非恒久之操。
千金难结一时之欢,一饭竟成终身之感。盖爱重反为仇,薄极翻成喜也。
曲意而使人喜,不若直躬而使人忌;无善而致人誉,不若无恶而致人毁
老来疾病,都是壮时招的;衰后罪孽,都是盛时作的。故持盈履满,君子尤兢兢焉
以幻迹言,无论功名富贵,即肢体亦属委形;以真境言,无论父母兄弟,即万物皆吾一体。人能看得破认得真,才可任天下之负担,亦可脱世间之缰锁。
生长富贵丛中的,嗜欲如猛火,权势似烈焰,若不带些清冷气味,其火焰不至焚人,必将自烁矣。
此心常看得圆满,天下自无缺陷之世界;此心常放得宽平,天下自殂无险侧之人情。/
贞士无心邀福,天即就无心处牖其衷。憸人着意避祸,天即就着意中夺其魄。可见天之机权最神,人之智巧何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