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短篇小说
强敌神出鬼没,突来犯境,谢安志在歼敌,毫不忧惧,雅量为时人所重。
谢公与人围棋,俄而谢玄淮上信至,看书竟,默然无言,徐向局。客问淮上利害,答曰:“小儿辈大破贼。”意色举止,不异于常。
谢安南免吏部尚书,还东;谢太傅赴桓公司马,出西,相遇破冈…
支道林还东,时贤并送于征虏亭。蔡子叔前至,坐近林公;谢万石后来,坐小远…
王之恐状,转见于色。谢之宽容愈表于貌。
宣武取笔欲除,郗不觉窃从帐中与宣武言。谢含笑曰﹕“郗生可谓入幕宾也。”
宣武与简文、太宰共载,密令人在舆前后鸣鼓大叫,卤簿中惊扰。太宰惶怖,求下舆,顾看简文,穆然清恬。宣武语人曰﹕“朝廷间故复有此贤。”
至于坠马堕地,一般人必认为当众出丑,大为羞惭;但庾翼娱亲,独能情态自如,不以为意。
徐应曰﹕“此中最是难测地。”周侯既入,语丞相曰﹕“卿州吏中有一令仆才。”
唯有一郎,在床上坦腹卧,如不闻。”郗公云:“正此好!”
庾太尉风仪伟长,不轻举止,时人皆以为假。亮有大儿数岁,雅重之质,便自如此,人知是天性。
祖士少(1)好财,阮遥集(2)好屐,并恒自经营(3)。同是一累(4),而未判其得失(5)。
有往来者(1),云庾公(2)有东下(3)意。
王夷甫(1)与裴景声(2)志好不同,景声恶欲取(3)之,卒不能回(4)。乃故诣(5)王,肆言极骂(6),要(7)王答己,欲以分谤(8)。王不为动色,徐曰﹕“白眼儿(9)遂(10)作。”
王夷甫问遐﹕“当时何得颜色不异?”答曰﹕“直是暗当故耳。”
裴叔则被收,神气无变,举止自若。求纸笔作书,书成,救者多,乃得免。后位仪同三司。
魏明帝(1)于宣武场(2)上断虎爪牙(3),纵百姓观之。王戎七岁,亦往看。
王戎七岁,尝与诸小儿游。看道边李树多子折枝,诸儿竞走(2)取之,唯戎不动。
嵇中散(1)临刑东市(2),神气不变。索(3)琴弹之,奏〈广陵散〉(4)。曲终,曰﹕“袁孝尼(5)尝请学此散,吾靳(6)固不与,广陵散于今绝矣!”
习凿齿史才不常,宣武甚器之,未三十, 便用为荆州治中。凿齿谢笺亦云:“不遇明公,荆州老从事耳。”
太叔广甚辨给,而挚仲治长于翰墨,俱为列卿。每至公坐,广谈,仲治不能对;退著比难广,广又不能达。
左太冲作《三都赋》初成,时人互有讥訾,思意不惬。后示张公,张曰:“此二京可三。然君文未重于世,宜以经高名之士。”
殷仲堪云:“三日不读《道德经》,便觉舌本闲强。”
官本是臭腐,所以将得而梦棺尸;财本是粪土,所以将得而梦秽污。
殷中军问:“自然无心于禀受,何以正善人少,恶人多?”诸人莫有言者。刘尹答曰:“譬如写水着地,正自纵横流漫,略无正方圆者。”一时绝叹,以为名通。
支道林初从东出,住东安寺中。王长史宿构精理,并撰其才藻,往与支语,不大当对。王叙致作数百语,自谓是名理奇藻。支徐徐谓曰:“身与君别多年,君义言了不长进。”王大惭而退。
林道人诣谢公,东阳时始总角,新病起,体未堪劳,与林公讲论,遂至相苦 。母王夫人在壁后听之,再遣信令还,而太傅留之。王夫人因自出云:“新妇少遭家难,一生所寄,唯在此儿。”因流涕抱儿以归。谢公语同坐曰:“家嫂辞情慷慨,致可传述,恨不始朝士见。”
王逸少作会稽,初至,支道林在焉。孙兴公谓王曰:“支道林拔新领异,胸怀所及自佳。卿欲见不?”王本自有一往隽气,殊自轻之。后孙兴支共载往王许,王都领域不与交言,须臾支退。后正值王当行,车已在门,支语王曰:“君未可去, 贫道与君小语。”因论《庄子逍遥》,支作数千言,才藻新奇,花烂映发。王遂披襟解带流连不能已。
殷中军浩,尝至刘尹所清言,良久,殷理小屈,游辞不已。刘亦不复答。 殷去后,乃云:“田舍儿,强学人作尔馨语。”
宣武集诸名胜讲《易》,日说一卦,简文欲听,闻此便还,曰:“ 义自当有难易,其以一卦为限邪?”
    共有约 11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