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散文
由于樱花盛开期的“时间差”,全日本各地出现了“樱花前线”。这“樱花前线”是日本国的特产,也是世界特有的自然现象。
晋商的国际贸易远及俄罗斯、日本、南洋各岛等国家,贸易间频繁往来,需要大量的现金来支付。对于大宗的商品交易,随身携带上百万两白银,不仅耗时耗力行动不便,而且也存在很大风险。
看过奔腾的冰,该知道河不会冻死。果然,第二年早春,河就从冬眠中醒来,连一个懒腰都不伸,匆匆上路,要把一冬天耽搁的行程赶完。
大学毕业以后,我长年在东部生活,一边打工一边写作,寻寻觅觅,在理想与生存间拔河,从海岸到纵谷,流浪迁徙。不论住在哪里,都不会脱离乡下太远。
幸运的是,人类文明终究很快克服生产力不足,也因此延长了寿命。不同世代,或越来越多世代的人共处同一时空,相亲相爱,不但是普遍的现象,更成为社会核心价值,成为幸福家庭的指标。长寿则成为生活品质、社会文明的指标。
早春三月了,还是谛听不到花开的声音,更不见群鸟欢愉地浅唱。
我相信写作能力是后天养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遇强则强,遇弱则弱,感染熏习多于天授神予。今天回想,那时候就定下了我一生学习的态度。
灯光暗了下来,戏台布幕后面有人挥了一下荧光棒,大锣被重重一击,锣声响彻礼堂上空,学生屏息等待着好戏上场。
许多鸟友喜欢为拍照而喂食、放鸟音,号称万物之灵的人类真不该这么做,美丽照片的背后,如果夹带着破坏鸟类生态的情事,这样拍来的照片还称得上“美”吗?大自然并不以人类为主,虫鱼鸟兽都应该拥有它们本来的样貌,维持它们原生的状态,这才是令人陶醉的大自然!
无可否认地,任何行为,只要不是破坏性的,都有其存在的价值;但是,唯有创造, 是人世间最美好最可贵的行为…
现在终于明白,死亡的意义就是新生。只有心中的恶念死去,才能心生善良;只有嗔怒的心死去,才能更加的宽容;只有负面的念头死去,正面的能量才能得到补充;只有是非的念头死去,心中才会有宽博的仁爱,不分你我,不分敌友,一样地去爱。
今年的元宵节,遇上了爱尔兰百年来少有的暴风雪。北极风暴带来的极寒天气创下了零下十几度的低温纪录。爱尔兰受北大西洋暖流的影响,一年四季温和如春,冬天很少到零下,草也是绿的,所以有“大西洋上的绿宝石”之称。这场大雪是1982年爱尔兰大雪之后的最大的一次。
老德家人每次都会被分坐在不同桌,以便和新认识的“家族亲戚”利用每年一见的机会,来场家族树连连看的有趣相认。
12月,是万物蛰伏的时节。冰寒萧索是表面,皑皑白雪下,孕育的是希望的种子,期待着最严厉的霜雪考验后,破土而出。
这些统称为“远亲”的人,有些你可能不认识。也有些,可能是你早有听闻,却未曾谋面的陌生人。然而,人生就是一种峰回路转的集合概念,走遍天涯,却惊讶发现隔壁某人是亲戚。
穿越连绵的雪山,你唤醒了山谷下还在冰封里冬眠的河流。天空中,你驾游浮云,贴近树林,敲开枯草萎花的窗户,送上春天的邀请函。
清朝国祚绵延近三百年,在这段光河中,孕育出一条巨大的商道。它穿越茫茫戈壁,连接东亚西欧,将神州文化和义利精神,传向遥远的异国。这就是晋商走出的万里茶道。奇特的是,这条茶道似乎是为大清而来,它的光芒随着皇室的兴衰成败,变化著自身的色彩,在中外...
亲爱的,真正的快乐是时时刻刻都能全心全意地接受自己,也接受每一个当下的一切,月圆月缺如此,花开花谢亦然。
在竹林里静坐赏竹,抖去凡尘,被静态融化了:似慈云天上飘,无牵挂、无忧愁、无尘埃,很快活。看青竹千姿百态、风姿绰影。竹景如诗如画,微风如吟如歌。
沧海是什么?是忧伤与磨难,是从容与恬淡,是精神与情怀,是信念与境界。我觉得,自己如今就是这样一条快乐的小鱼。
裁判伸直了手臂把枪口指向天空,这时,海水似乎也停止了呼吸,枪声还没有划破蓝天,我们的龙舟已像箭一样射了出去,同一瞬间,神鼓阿飞擂下了第一声战鼓。
山西人面临山多地瘠,自然灾害频发的现状,他们在创建财富帝国时,无论是地理上的关口,还是精神上的关口,他们也都闯过不少。最大一关就是走西口。
我希望自己受人赏识的白日梦,在舞台上获得了实现;看到那一幕,眼泪夺眶而出,我站起身来,成为剧院里第一个为演员喝采的人。
2500多年前,晋国在南部盐业的带动下迅速崛起,成为春秋五霸之一。一座方圆60公里的运城盐池,成就了一个富强的诸侯国。
在巍巍的太行山西部,有一片高旷气爽的土地,称为山西。传说中,山西是得龙脉的福佑之地。
乖乖铺上贝壳沙,大大的鱼缸,小小的鱼儿。傻气的名字,我傻傻地养,你傻傻地长。傻傻地祷告,拜托上帝让你陪我更久一点,更久一点点。
因着绣花鞋,想起母亲,想起高粱,想起大哥,想起家乡点点滴滴,记忆长河深邃、无声,似醇厚高粱流过喉咙,一溜烟全都陈年往事了。
“亲爱的,耐心等待观看人生的泥壤中将会开出什么样的花朵来。”她的文字好像舞步,褐色和绿色是阿珠的最爱,她说这是最自然的色彩,属于大地的颜色。
往外望去,所有树木的叶子都掉光了,只有一棵枫树例外,衬著蓝天,高大的树枝上仍有半透明的暖金色叶子,这些叶子像音符一样,一片接着一片飘落。
那里靠学校边原是一块长条道路预定地,不久前辟出了一条大路,两边种了些树木,尤其两排黑板树最壮观。隔那条大路就是思贤公园。或因刚开通没多久,人车不多,空气污染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