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剧作
我们互助会在第一时间代理了双弘村的征地案,但是遭遇极大的阻力,这些阻力包括暴力。今天我们来,是为两件事:第一件事,双弘村有权对征地的甲方,也就是普溪镇政府提起诉讼,要求重新依法补偿和解决安置等问题,…
原来,丧失土地之后得不到公正对待的农民,竟可以有如此狂热的政治激情。荆宁市的上下政界给他留下的,是一个巨大的烂摊子,连法律也无力去解决当中的根源。这不是一篇论文、报导就能解释和呈现得过去的。
张凯森的目光透著帅气与坚毅,迈出监狱大门。张天焕与范宁臣站在车旁,两人看着身体有些单薄的张凯森。张凯森已经流不出泪,与父亲张天焕深深拥抱,以鼓励的眼光相对父亲
但有一点是令村民们感激的,那就是以往面对他们的官员多是以恐吓、打压、拉拢为手段,而这位新来的市长却像个好奇的孩子或者刚出国的中国人,他是那么急切地想了解到真实的情况。
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关心你们的人吗?你们的良心被狗啃了吗?我是荆宁市市长秦建勋!你们是妨碍公务,暴力治村。
在那最保密的手机号码中,此时正如车辆上装载着易燃易爆品,躺着太多的危机。各方面的核心人物,已经纷纷向他明白地表示:“秦建勋已经插手征地案。”
我们是普通农民家庭。这么说吧,云高是老二。老大成天晃东晃西的,不成器。老三也不见人,也没电话。全靠我了。我找亲戚借了点钱,总共才借到1,000块。能不能把那些特别贵的东西都撤了?每天这样几百上千的,实在是承受不住。
一个分裂的社会,即使在大灾大难面前也是常态,更何况是在一潭死水般的平静之中。地下永远都燃烧着野火,每一个人都在挣扎著。你既看得见灯红酒绿、歌舞升平,也看得见怨声载道、生灵涂炭。太多人生活在矛盾之中,并渐渐被矛盾所征服,于是便活在那种承担磨难、忍受磨难和纵容磨难的氛围之中。新来的市长秦建勋正试图去正视这样的氛围…
25年了你还不知道这个世道是什么说了算吗?我就是证据,可是我这个证据要死了,是个死证据。你们现在去查,什么都晚了。
冯雪璐听得泪流满面,但已没有那种与众人一起高唱“醒来”的激情
林祥毅:我不是罪犯。我是公民,是纳税人,是养你们的人。我们一天到晚累死累活,你们只知道吃我们的肉,喝我们的血,你们才是罪犯。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新的一天只是意味着旧的一天已成过去,黑夜变成了白天。然而,对于部分荆宁人而言,却一直在黑暗里度过着。
这些年,荆宁变了,这个故乡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竟然是踏在腐败者的肩上所得来的权力…
这一天对于荆宁市大部分人民来说,依然如死水般平静,就如同我们从三万英尺的高空俯视这座无声城市的感觉。有些人则不然。位于荆南区的高速公路,一场示威活动正在愤怒情绪中展开,底层的怒火喷烧着围观的路人、司机与乘客。
《中国的主人》系小说体电视连续剧剧本,以“人民主权”为创作核心,放眼当下中国的复杂较量、争斗、追求、呐喊,反映腐败与反腐败、政治犯、良心犯、黑社会、NGO、工人运动、圈地运动、底层草根英雄、摇滚乐、公共安全侦查、国家安全侦查、重大突发事件全程等主题,所采用的是仿实录、仿记录呈现手法。
王智勇正在办公室里。电话铃声响起,电话里对方告诉他,让他去区司法局找一下董处长。王智勇放下电话,便马上动身去了。
21、玄武区法院法庭开庭审理汪英一案主审法官、诉讼双方、家人及辩护人王律师均以到场出庭。
周鹏的家属、王智勇一同走了出来,来到大街上。周鹏的爹:真是太感谢王律师了。大辛苦的跑到我们县城来。王智勇:哎,没能打赢官司,一种耻辱啊。周鹏的爹:这就可以了。没弄个死刑、无期的就谢天谢地了。全仗着王律师的精彩辩论。我的儿才判了四年啊。
在接待室里,王智勇带着一些食品、日用品来看望秦玲。王智勇:是我不好,没有尽到一个做丈夫的义务与男人的责任。秦玲:静下来想一想,其实都怪自己,怨不得别人。日子久了,人心的杂念一多,难说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找到了迫害的借口。但这一切我是一概否定,只听师父的话。在这个充满邪恶的黑窝,我一定会把大法的美好与修炼人的慈悲心怀传遍劳教队的每一个角落。
王智勇开车停靠在区法院门口外。打手机将赵庭长给叫了出来。 赵庭长:老同学,都到门口了,进去说话多好啊。 王智勇:不打扰了。办公室人多,有些话不宜在那谈。有点急事,还是在我的车里谈吧。 赵庭长:不用着急,打官司是咱的家常便饭。 王智勇:此事有些棘手。我妻子因散发《九评》光盘,让戴王八盖帽的给逮进局子里去了。正在立案调查呢。别说要人,现在就是见上一面都比登天还难。找你来,是想问问你,作为家属是否可以向法院起诉这帮伪警察随便抓人,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
市区内一座高层建筑:律师大厦。智勇律师事务所就在其中的九层办公。王智勇律师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听电话。 电话声音:王律师,您好。我是沈阳的农民。 王智勇:你好,我是王智勇。这里是智勇律师事务所。 电话声音:我是看了有关您的新闻报道,以及宣传广告,才斗胆给您打这个电话的。就是想咨询一下。 王智勇:有什么不明了的,关于法律方面的,请尽管说。
夜,凄雨。一条发光的煤狗斜躺在地上,腿上渗著血。一个女人奔过来,一下扑在他身上,拼命摇晃:“老虎!老虎!快醒醒!”“哟,他还在发烧哎……-”众多的工人一下都围过来了,有人把他搀扶坐起来。
营部高音喇叭传出:“据新华社达卡消息,印度军队于今日凌晨5:30分向东巴基斯坦发起全面进攻,东巴总统叶海亚汗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晚上,一张悚然惊吓的脸,从雨水的煤场地上,抬起,远处,铁丝网……渐渐地幻化出一片红海洋……传来了天安门广场万众欢腾的景象……“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声响彻云霄……
“前方50公尺,占领阵地!”一声厉喝,士兵们向一片矮青㭎开阔地冲去,“乒呤乒啷”,军用圆锹在砂渣地上砍挖,“砰!”砸炮版,架炮,四班长在炮位前方插上标杆……“目标正前方,表尺501,方向035……”
嗯,啃……”响鼻,胡子插满了一张年轻而粗糙的脸,眼睛里射出坦率和轻蔑,期待。“啃!哪里打柴?”“就是连队后山……”“嗯……啃!怎么啦?”“四班长……四班长他……”“啃……”“他……说……他看见了幻觉……”“什么?!”有种天灵盖上升的感觉!
你我都看过《西游记》,那唐僧师父带着孙悟空三个徒弟上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最后功成圆满,五圣成真。可他们每到一处,都会遇到吃人的妖精,害人的魔鬼。而它们一帮子所住的妖洞就跟你们公安局,我看没什么两样。就是说,现在的公安局就是现代版的妖魔洞。
王怀德:“风大也不怕扇掉了舌头。靠暴力与谎言起家的红色共党就会说大话、吹牛皮。天门大开,人们目瞪口呆。天是有大门的。就连这个都不知道,简直是瞎扯蛋。告诉你吧,你们说了不算,我们慈悲伟大的师父说了算。”
王怀德:不可能,执迷不悟的是你们。请你们这些号称人民的员警,不要助纣为虐,不久的将来,历史将会做出公正的裁决与审判的。天理昭昭,善恶必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市公安局刑侦处的林亮科长,正带领着他的手下七、八个人进行着定点手枪射击训练。他在举枪瞄准目标,接连扣动三次扳机。三次枪响过后,一个年轻员警急匆匆的走进馆内,径直来到林亮的身边。年轻员警:“林亮科长,许处长吩咐让你们立即回局里去,有重要任务开会部署。”林亮:“好吧,我们马上动身。”
    共有约 11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