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剧作
响起《吉祥话》的歌声:“当心灵孤寂,记住大法好。当遇到困难,记住大法好。当乌云密布,记住大法好。当风暴来临,记住大法好……如果你听到他,心中阳光照。如果你走进他,百般烦恼消。如果你相信他,天天都微笑。如果你融于他,神圣自逍遥……记住大法好。”
大家赶紧层层围着大龙的爸妈,排成好几道人墙,族长挡在最前面!每个人手上都拿着切开的洋葱抵挡着,一边着急的大喊!镇民们:快流泪,快流泪!快、快想想,你可怜的大龙!
老板:(得意摸着白乌鸦)嗯~~每个开始吃药的人,胸口都会生出一颗黑痣,这会儿一定愈长愈大。等到长成像朵盛开的黑玫瑰时,就表示他们的【心】已全死了,全死了!哈哈!等到真想哭时,若连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我就立刻去把这些人的【心】,全收在坛子里交给魔王,哈哈哈!
街景与第一场同,卖哈哈丸的门口排了好多人;镇民在路上走着,逐渐靠近一家王天山脚踏车店,店内王天山和小三子工作著。
乡村朴实街景,一家“哈哈丸”连锁店,招牌上画着一朵盛开的黑玫瑰,店门两边的广告语是用大红的油漆写着:天天不生气、快乐似神仙。门口有两三面“新开幕”的旗子随风飘扬,十分凸出,另有一家王天山脚踏车店。
熊医生拿着同样式样的刀在发抖著划另一个肚皮。护士在给他擦汗。
一个普通的农村女大法弟子王真去北京上访,被关进了苏家屯集中营,同伴小容被活体盗取器官给一名外商移植而被活活杀死焚尸,医院的医生熊明参与了此事,过程中受到很大刺激,但是黑心的院长用钱利诱,熊明继续做恶,他的精神状态持续恶化。
两个长春有线电视线管人员,穿着灰色制服,带着帽子,一人拿无线电,一人手拿手电筒,一边走一边往电线杆上照,
大家看看,小涵的这张图颜色、构图都非常好,这个斗大的汗水,虽然有点夸张,但是把父亲辛苦努力工作的感觉,表现的很好,希望各位小朋友能学习这个优点,充分的发挥自己的想像力。
刘军很快的将VCD播放器的线接上同轴线,并打开VCD电源。特写:坚毅的眼神。大特写:手指按上Play。大全景:由上空俯视刘在电线杆的顶端,此时大雷巨响。特效制作一些像电流一样的光往电线杆上电线的两端窜。
刘军爬到杆顶,向下一看,看着每个人都打着伞没有人会抬头,高兴了一下,这时往右一看,有一位妇女正在跟前的阳台收衣服,正好看到了刘军,刘军急忙的反映了一下,马上打个微笑,妇女楞了一下,点头回个招呼,刘军才松了一口气。
中景客厅一团乱,镜头拉到全景刘家一团乱,像遭过小偷一样,刘妻、刘姐、刘父、刘母、岳母在一旁看着不敢出声,两名警察到处乱翻,一个警察主管跋扈的坐在餐桌上。
大特写电视,播著中央电视台的”法轮功学员自焚新闻”,画面拉开,刘军一家看得目瞪口呆,看到刘思颖烧焦时,小涵吓的叫一声,阿霞用手遮住小涵的眼睛。
几个大全景,清晨云雾缭绕,具有中国特色的优美山景,中景跟拍三辆警车在山路上奔驰著,前后均无来车,气氛有些阴冷。
一对年轻的亚洲人夫妇和一位年纪稍大的妇人照顾着一个5岁左右的男孩﹐海兰羡慕的看着这幸福的一家。
一幅‘圣母受难,圣婴喋血’图:丁字形刑架上两付黑亮的手铐倒拷一个幼婴,足踝青紫,口鼻凝血,声息全无。刑架右前方侧躺着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母亲,面前放着一份待签名的转化书。白衣褴褛,血迹斑斑;遍体鳞伤,生死不辨。右手肘弯着地,前臂向着孩子的方向,顽强前伸,宛如一尊大理石雕。
恶警手持铁锤竹千,正准备钉一位女性老人的手指;老人侧卧(或取坐姿)双手带铐左手握拳,右手张开置于砧板之上。砧板上血迹斑斑。她的拇指中指已被钉上长长的竹千。黑红色的凝血肿胀了手指,老人已经晕厥。
角色之一:女学者青莲,以下简称青;角色之二:侨胞爱中华,以下简称爱;角色之三:法轮功学员,明真理,爱之妻,简称明;
我们中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方言就有好几百种,一种方言就相当于欧洲一个国家的语言了,大家想想,要是没有统一的文字,我们中国早就分成许多小国家了,我们中华民族也就没有今天了。
1999年7月,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在全国发动了一场对法轮功的镇压。法轮功以 “真、善、忍”为准则,是一个平和的、自我完善的修炼功法。这个古老的修生养性之道已经使全世界50多个国家的亿万人受益。由于在中国修炼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江泽民感到惶恐不安,他发起了一场残酷无情镇压法轮功的运动。为了避免受到世界舆论的谴责,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不择手段地进行这场迫害------先镇压,然后再提供假证据以掩盖真相。
一辆大凯迪拉克汽车在美国芝加哥的街上穿行,车上坐着秘书秘书:江主席,咱们终于绕过了抗议人群的尾追堵截,就快到酒店了,前面的车子说,酒店已被来抗议的法轮功团团围住,从正门走恐怕……
陪审团长:鉴于案犯犯罪性质极端恶劣,罪大恶极,受害者人数众多,陪审团还特此通过一项决议,呼吁所有的人都站出来,共同把江XX推上良知、道义和法律的审判台。(宣读决议)
张医生(严肃地):张文康在说谎。光309医院,就收治了60例“非典”病人,到4月3号就死了6个。经理(吃惊地):真的呀?!
男青年:您别笑话,咱村现在: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照明基本靠油,取暖基本靠抖。小宁:治安怎么样啊?男青年:治安基本靠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