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之间
日前我参加一位老师的退休餐宴,会场涌进许多表达祝福的人,都是他卅多年教职生涯的学生。热闹中,一位理著小平头的中年人举手要大家安静,说是要送老师一份礼物。只见他从身后端出一个包装精美的长木盒,在众人的期待中打开。“天哪!老师的藤条!”所有的人一齐大声惊呼。
毕业典礼上,每个奖项都代表孩子的成就与能力。看到孩子上台领奖,不禁让我想起30几年前国小毕业典礼时,上台领奖的阿政。当年阿政在毕业典礼上获颁功劳奖时,大家都觉得实至名归,因为他对全校师生真的贡献良多。
母亲节晚会中,在司仪宣布下,小朋友把礼物送给妈妈并给妈妈一个大大的拥抱,此时晚会达到最高潮。人群中,我发现阿诚和妹妹紧紧的搂着母亲,他们3人的眼眶中都泛著泪光。我想,阿诚的妈妈一定感到很欣慰,因为他们兄妹俩都品学兼优相当用功。
南安国小43年的教学生涯,阿梅老师并非一位严师,她以启发式教学为学生倾注爱心,坚持只带一、二年级,在人生重要的启蒙阶段,给予学生正确的生活导向。
早上第一节上课一段时间后,阿燕提着早餐匆匆进教室。她一脸害羞,但我没有责备她,并示意她赶快打开课本。全班都知道,她又帮家里包装面条,所以晚睡迟到了。
冬天寒流来袭的午后,我常常为学生泡一大壶热巧克力。看着孩子们双手在温暖的杯子上取暖,一面啜饮著热热的巧克力,不一会儿,他们的手指热了,脸颊也红润起来。“老师谢谢你”孩子们说。
孩子,在你心中一直有一种声音,这个声音时时刻刻在你心中,如果你褪下了激动的情绪,便能听见它。他会告诉你是非善恶,也会告诉你勇于认错。
阿耀小学时,智力不高、成绩不好,偶尔会被嘲笑,但形单影只的他却仍然自得其乐,而且他做事很认真,深受师长喜爱。国中毕业后,他选择就读高职读建教合作班,一段时间到校读书,一段时间到食品公司上班。他认真的上班、节俭的生活,循规蹈矩守着自己应有的本分。
好多年前,有一个孩子在县长杯木球比赛勇夺个人赛第一名,原本不被看好的他,出乎意料地横扫千军,表现令人刮目相看。因为他在课业的表现上不是很突出,且还是弱势家庭中长大的孩子,所以我对他的故事深深地感动……
天底下没有任何孩子是该被放弃的,不管他的过去曾经如何让人伤透脑筋,是我们爱得还不够,没有唤醒他生命里的一份良知……
昨晚干儿子跟着他妈妈到我家来,因为在我家他可以得到满足和快乐以弥补这两天去托儿所上学所受的伤。很明显的,已经犯了惧学症,不愿意去上学……
(大纪元记者江禹婵专题报导)在历史上老师具有“天地君亲师”的崇高荣耀地位,由于时代变迁,老师的权威性似乎不复以往。一所高中女老师在课堂上遭到学生用手机录影搜证,冲下台阻止却被学生摔倒在地,还被学生骑坐在身上,老师最终控告两名学生伤害、妨害名誉;另外一名国小男导师,课堂上多次模仿班上一名“口吃”的学生,造成这名学生心灵受创。
古人讲究身教重于言教!为师者当然是道德高尚、操守绝佳的人;让你钦佩、仿效的人;让你心悦诚服的人;让你打心底尊敬、仰慕的人!
最近和孩子在聊天时,读国中的大女儿说她以前的老师不但骂她笨,而且还曾经打她巴掌,也拉过她的头发。小女儿读实验小学,老师不会打人,不过她还是忿忿不平地说老师如何不公平、如何没有爱心,甚至吵著不要去学校读书。
人生短暂,放下身段、放掉面子,态度轻松,就能与任何人、事、物有交集,就能擦出许多火花,留下彩色回忆。
负责监督教师行业的机构,加拿大安省教师学院的研究报告指出,教师们应避免发送简讯给学生,也不透过个人电子邮件或脸书(FACEBOOK)和学生沟通。师生交流应通过“已建立的教育平台”,如一所学校或班级设立的网页,只有在家长同意的情况下,教师才能使用电子类工具联系学生。
第一次见到这位小女孩,双眉深锁,脸上看不到一丝丝的笑容,也不说话,很闷,一双哀怨的眼睛,看起来就像怨妇。是什么力量让冰山小女孩展开笑容,卸下忧愁和一身的刺猬呢?
又遇到一个无政府状态的班级,轮值的值日生根本不肯去擦拭填满字迹的黑板,我只能放下老师的威权,默默的面对粉屑纷飞的局面。我不会去责骂那个懒惰的值日孩子,却怀念起那位瘦小的女孩,那位在我心中永远美丽的灰姑娘。
(大纪元记者宗原编译报导)负责监督教师行业的机构,安省教师学院的一个报告建议,教师既不接受,也不发送脸谱(FACEBOOK)的好友请求给学生。报告指出,教师们应避免发消息,也不通过个人电子邮件与学生沟通。
“你怎么不说话啊?淑妹。”老师笑着问。“黄花风铃木负责每天开花;我负责每天扫地。”淑妹开心的回答。
一个患有自闭症并会攻击他人的孩子,令全校老师头痛、同学闪躲。是什么让他回归了正常呢?
儿子的表达能力有待加强,毕竟“不要”与“不能”是有很大差别的。幸好遇上一位有耐心的班导愿意听儿子的解释,并且拨电话给家长了解状况。经过这次便当事件,希望儿子在班上的表现能越来越好!
民国50年4月台南举办民航杯足球赛,雄中以前年冠军之姿将行卫冕之战,参赛选手得请公假,体育组长潘明扬呈递公假单至校长室。王校长一看,赫然发现我名列其中,即刻按铃把我和组长叫去质问:“为什么还要王健去打球,他已在学校九年了,7月就要联考……。”随即把我除名不准假,体育组长说:“王健是队长,是得分的好手。”校长突然以不悦的口气打断:“雄中可以输球,但王健的前途不能输。”再度驳回请假,同时叫我回教室上课,不准再踢球。
在教室里卖力讲课的实习老师沈延谕,即使面对血气方刚的学生爆冲,他也不放弃拉住每个孩子的可能。在他们身上他看到当年的自己,那一双双怒火中烧的眼神,背后是徬徨无助。
寂静的午后空堂在教室看《大纪元》文章〈大汗和他的鹰〉,文中提到,大汗因为自己的鹰屡次阻止他喝泉水,盛怒之下挥刀杀死鹰,事后发现泉水中竟有一条毒蛇,结果后悔莫及。看完文章后不禁感叹“忍”的功夫是自己所欠缺的修养,当学生出现状况时,我常常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不问原由就处理问题,结果事情往往越处理越糟,出现更多问题。
“你要不要上免费英语班?和我一起去吧,我们的老师可好了。”这是我太太几乎逢人便说的一句话。作为新移民,今年3月太太开始在可乐娜的菲亚克图书馆(Queens Library Lafrak City)上免费英语班。从我们当时住的地方走到那里只需5分钟。老师是个80多岁的老先生,叫杰瑞德‧奥德瑞斯科(Gerald P. O’Driscoll)。从那以后,太太总是说她的老师这么好那么好。说他特别认真负责,风趣幽默,而且知识渊博,甚至还知道许多中国的事情。作为义工,杰瑞德不但不拿报酬还自费印讲义发给学生。
99年9月9日,是所谓“千载难逢”的大好日子,各种庆祝活动,举凡结婚、生子、购屋等,处处喜气洋洋。我的生日是9月9日,这一天学生们带给我了一连串的惊喜......
初夏第一声蝉声突然响起,大声欢诵生命的新始,才惊觉骊歌轻别展翼前行的季节又将来临,顿时陷入深思,身为校长,除了一份有形的“校长奖”之外,还能在这些宝贝们的心中种下什么样的希望种子?让每个孩子用生命去历练、浇灌,开出生命之花。
凤凰花开、蝉声连绵,正是揭开夏日序幕的时光,老师要给学生三千万:
就像迎向蓝天白云的浦公英,你们即将离开学校,飘向远方,毕业启动了你们往不同的方向飘去,面对新的就学或就业的旅程。趁著学生启航前的日子,学校要送你们3个毕业礼物。
    共有约 14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