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心得
自古以来,只要是学习一门技艺,大部分都是从模仿开始的,而模仿也正是学习的一种手段。在学习音乐的过程中,模仿名家或老师的演奏方式是学习者最初的一个重要阶段,从手型、指法、位置和动作,再扩展至每个音的音响要求和把握,以及对整个乐曲的速度、力度和音色等,学习者都可以先试着模仿。然而,模仿只是一个阶段,而不是学习者最终追求的目标。藉由模仿而慢慢消化为自己的东西后,诠释的音乐才能有自己的风格。否则,一味的模仿,技术再纯熟只是抄袭而已。
夏季的校园,阵阵蝉鸣,从茂密的榕树上传来,一片生意盎然。琅琅读书声充斥各个角落,老师谆谆教诲的身影也在校园中来回奔走,忙得不可开交。
那节课上,我和学生一起欣赏了中国的民歌,为了让大家更深入的了解不同的民族和地域文化风情,我问他们:“谁知道在中国的北方,都有哪些民族?” “……” “蒙古族!”臣臣站起来自豪的高声告诉我:“老师,我就是蒙古人!”哎呀!我差点忘了,“小野马”臣臣的家乡在内蒙古地区,难怪他的个性那么奔放、不羁呢!
(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北报导)国文科的教学,除了知识的传授、技能的运用外,情意的陶冶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澎湖县立马公国中老师林美惠,结合音乐课及美术课,由学生自己朗诵新诗后配上旋律,更结合美术课创作校园植物押花贴画,成为“诗、画、歌”一体的作品,让学生学习把生活感悟化成文字。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这首汉乐府古诗《长歌行》旋律明快、活泼,是深受孩子们喜爱的诗词歌曲,因此这次参加合唱比赛我把它列为参赛曲目之一。
最近帮一位老师代课,发现这位老师上课使用的课本太多了。学生中有一对姊妹,七年级的姊姊上课时间是45分钟,二年级的妹妹上课时间30分钟,在短短的上课时间内,姊姊就使用了六本课本做教材,而妹妹也有五本课本之多。当我看到这些课本,不禁感到惊讶,一般45分钟课程我使用3本课本左右,30分钟则约2本(因人而异)。一开始觉得是否自己用的课本太少了?经过代课过程才发现,原来这位老师从不教导学生乐理或讲述其他与音乐相关的事宜,上课中只要学生有练不好的地方,只是要求回家努力练习,几乎不花时间了解为什么学生练不好或讲解如何佐以理论来达到贯彻音乐的教学及事半功倍的效果,无怪乎需要使用许多课本。然而东方学生的家长普遍认为课本越多,表示老师教学越认真,其实不然。
中年级有两个在学校的课外乐器小组学键盘的男孩子,停了好长一 段时间的琴课之后,我把他们叫到音乐教室,询问他们的练琴情况怎样。没想到,迅铮告诉我,奶奶生病了,妈妈下班回家都很晚,他每天晚上回家还要烙饼、做粥……。
在我教学生涯中,教了不少主修音乐及非音乐主修的学生,有秉持对音乐的喜爱而努力钻研、练习自己乐器的人,也有极少部分愿意认真去了解音乐的内涵而涉猎各种相关书籍者;然而也有许多学生没兴趣去看与音乐、艺术相关的书籍,或无心多听自己主修乐器以外的音乐。倘若音乐不是他们的主修,或可不需强求;但对于想要以音乐为专业的人或学乐器的人,我认为除了应该努力不懈勤练乐器,也该充实自己音乐的涵养与见解。
我经常在课堂上跟学生演练“正反合”的思辨。譬如“快与慢”,“快”有什么优点、缺点?“慢”有什么优点、缺点?别人会有什么感受?我们会有什么感受?透过不断正反合的思辨,与对感受的体悟,我们才会慢慢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不该做什么,而这就是相对的“对”与“错”。
《济公惩恶》舞蹈中,演员们维妙维肖地演绎了济公运用神通惩罚了调戏妇女的流氓,我对学生解释,济公内修的心性境界高才会有神通广大的本事,假如我们注重修身养性,或许也能成为很了不起的人呢!
(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湾台北报导)“数学常是学生头痛及讨厌的科目!”台北市立兴雅国中数学科老师林寿福运用扑克牌魔术,巧妙结合国中数学的函数概念,让学生从提问摸索中建立正确的学习方法。许多同学说,这样学数学好有趣。
中秋节过后,在每个班级的音乐课上,我都会在导入环节首先提出这样的问题:“说说中秋节你是怎么度过的?”
(大纪元记者孙帼英台湾台南报导)台南市六信高中为提升学生阅读素养,邀请大纪元读报讲师莅校指导学生,如何快速地从报纸上找到想看的报导或文章、抓住阅读要领、体会读报的乐趣。课后,学生都表示获益良多,并对读报产生了兴趣。
教导孩子阅读中国传统经典(读经),可使他们增强记忆力、提高智能、增进学习能力和自信。长期坚持下来,还能学习到做人处事的道理。朱子治家格言有云:“子孙虽愚,经书不可不读。”因此我坚持让学生学习读经。读经教学是一种“境教”,也是我多年带班以来和学生的“共同语言”。有时候学生进步了,我还会请学生吃冰淇淋以示鼓励。
打开电脑,看着孩子们的节目录影,不禁又回忆起排演过程中的一幕幕往事。世上没有绝对完美的演出,但是秉持精益求精、尽善尽美的原则,在每场演出机会中充分挖掘孩子们的潜质,而这个反复演练的过程里,教师给予他们的将是源源不绝、闪亮的艺术创造力,还有最重要的— —做事力求完善的精神!
过去我在批改学生的文字作品时,大多采用开放的方式,尽量使用引导,而非直接指导学生某句怎么改,例如告诉学生:“这篇文章,你觉得还有怎样更好的方式可以呈现你所感受的一切,以及想传达给读者的画面感与律动感?”如果学生有好的文字作品,我会选择帮他投稿校内、外文学奖比赛,若是学生获奖一来可增加学生的成就感,二来奖获的荣誉也可鼓励学生养成不断创作的习惯。
今天去一年级上课时,想到前一天的课间,孩子们都满怀热情的争着要帮忙整理书本,结果将书抢破的那一幕,于是,很想对小朋友深入的讲讲,怎样做才是善良孩子的行为表现。
教育思想家杜威这句话说得好极了,我们可曾好好思考,不论在教学场域或生活周遭、公众社会等,我们是否常会用自己认为对的、经过分析性的言语来框架、限制、影响,甚至妨碍未来可能成为各领域的艺术家的学生或正在用行动实践教学艺术的同事,或诸多从事艺术与美的意念的艺术工作者?
美国教育思想家杜威(J.Dewey)曾在《艺术即经验》(Art as Experience)一书说明艺术共同具备的内容包含了“兴趣”、“媒介”、“时间与空间”等。
清晨,迎著东升的旭阳走进青青校园,心情亦如春日的阳光,灿烂而明媚。用心上好每一节课,我在心里常默默告诫自己......
美国教育思想家杜威(J. Dewey)在其大作《艺术即经验》提到:“艺术是转化自然的过程,是一种发现新关系的历程,也是一种完整的经验。”
艺术是文化生活的结晶。当今艺术更成为经济产业的重要基础,所以培养具有艺术涵养的公民,已经成为教育的重要目标。要想培养公民的艺术涵养,除了学校教育外,艺术表演的欣赏经验更是艺术教育不可或缺的一环。
通过阅读传统文化经典和历史故事,我愈来愈深的体验到,教育学生首先要“学为人师,行为世范”。身为师者,在课堂内外都要以同情心去尊重关怀学生的处境,努力做到谨言慎行,不仅要“怡吾色,柔吾声”,还要对其严格要求。这样就能不失教师的威仪,更能令学生心悦诚服。
聊到家家户户过年都要贴福字、挂春联,我告诉孩子们,那是为了迎神祈福,希望在新的一年里吉祥好运。最后,我对他们说,我们要想真正得到幸福,要首先从内心之中改变,做一个真诚、善良、宽容的人,这样才能得到神佛的护佑。
经验丰富的教师都知道,一节课的开头与结尾至关重要。课的开始是导入环节,要简洁明了能够达到引人入胜的效果,课的结尾即结束环节要耐人寻味,最好能够启迪学生深深的思索。
岁末年终,盘点这一年的教学工作,平凡、平淡和琐碎之中,因“经典吟唱”而抹上了些许的亮色。
这些年来,教过许多让所有同事们都头疼的“问题”学生,实践证明,在我每节课不间断的称赞和鼓励下,所谓有问题的孩子们都产生了神奇的转变,逆反的孩子变得遵守纪律,温顺、可人;懒惰、散漫的孩子主动跑到音乐教室,帮忙擦玻璃;调皮捣蛋的男生能够上课时主动帮老师维持课堂秩序等等。
下课铃响了,我在讲桌上整理著一摞书,准备一会儿回办公室。这时候,有的男生已跑到教室门口想出去玩。只听几个声音同时喊道:“让老师先走!”我微笑的看着门口那几个孩子,他们想出门却没走,规规矩矩的站在一旁等着我。
中国的古老典籍《乐记》曰:“德者, 性之端也;乐者,德之华也。 ” 研习中国传统文化是我音乐教育教学探索之路的一个重要的转捩点。
(大纪元记者孙帼英台湾高雄报导)“大纪元读报教育”风气,两年来在大台南各级学校慢慢酝酿形成,并渐渐蔓延到大高雄地区偏远学校。茄萣区成功国小、桥头区甲围国小、弥陀区弥陀国中等校,从11月起,透过大纪元读报教育,启发孩子的善念,开展孩子的阅读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