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故事
从前从前,有一个小铁块,他原本一直过着快乐安逸的日子,这天他的主人突然把他给丢到火里去,他热得好难过,于是便向火焰说:“火焰大哥,可不可以稍微降低一点您的温度呢?”火焰经不起铁块的声声喊痛,最后只好答应降低温度。
有一只蜗牛为了觅食无意间来到了海边,在那里它遇见了一大群的寄居蟹,正在沙滩破碎的白色波浪中戏水与摄食,蜗牛从未看过大海与寄居蟹,对眼前的景象感到有趣极了。
承认自己的缺点是不容易的。可是就算不承认,缺点依然还是缺点,但如果像乌龟那样坦然面对自己的缺点,说不定能找到自己的优点。甚至还可能有一个新发现:原来自己的“缺点”在某些场合里,竟然是“优点”!
非洲大蜗牛和蛞蝓是一对蜗牛近亲,它们一起住在作者家的后院里。但是非洲大蜗牛却经常取笑蛞蝓是个无壳蜗牛,是蜗牛一族中的异类。
小鲫鱼泪流满面悲痛地说:“我真是愚蠢啊!居然只看到表面上的安逸,却完全没有警觉到潜在的危机,如今后悔也来不及了。”
小乌龟想起老乌龟跟他讲的龟兔赛跑故事,于是兴起便对着兔子说:“兔子先生,虽然你跑起来速度很快,但是,如果你和我比赛赛跑的话,我一定能够赢你的。”兔子听完小乌龟的邀赛后哈哈大笑地答应了邀请,同样地也请了猴子当见证人,约定谁先跑到山坡上的大树下,谁就是赢家......
凤凰向狂鸟诉说了无比沉痛的信息,不是狂鸟所能承受。狂鸟把所有的力量释放出来,递交到鸟国的生命手中,试图把一切改变……
“言归正传,你们倒是把担子扛起来啊!”凤凰老朋友一般,对两头品格高尚的雄儿打出了信息。“我打老远飞来,可不是来玩儿的。”
宇宙比你想像的大。生灵享有不同的命运和各自运转的世界
从远处看,它们的飞翔依旧,然而望久了,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变化了,却说不上是什么……
白鸽坚定地望着黑鹳:“我还祈祷。还信天上落下来的雨水。麦地里的禾穗
这批新狱卒是在鸩流行的时代长大的,它们最关心的是鸟对于自己生活于其中的真实的认知
苍鹰一前一后戴上这两张面具,扬起鞭子一下下重击地下,叫绑在铁架上的鸟儿心惊胆跳,不知这在眼前发威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声音”急急往人中去,要开始找人“回家”了!“情”紧紧尾随着“声音”,还想要跟“声音”说些什么,但是“声音”真的不想理会,不想把时间花在“情”的身上了。
不知不觉中,鸟变得十分机灵。飞在空中,睡在巢里,它们随时提高警觉把一切仔细观察……
“情”诧异的问“声音”,“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我很奇怪吗?”,“声音”很认真的、一字一字的问“情”,“你跟它们,跟这些小金点们是一伙的吗?”“情”忍不住大笑起来,“声音”紧紧的瞅著“情”,“有什么好笑?你回答我啊!赶快回答我啊!”。“情”哼了一声说,“你还说有什么‘天大的事’,什么使命?你连我们都是一伙的都不知道,你是想来这里骗“人”的吗?”
像鸩这样冷静、“酷酷”的、“拧巴”的鸟是对众鸟口味的一剂强力刺激。鸟儿们一致觉得这冷冷的,什么也不在乎、什么也不敬畏的风格才是现代鸟该有的风格
鸟儿不再像它们的老祖宗那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黑了,它们去酒吧喝酒,夜店聊天……
入夜后,蹲在树冠深处五光十色的巢里,鸟父母对鸟孩儿说的话、它们对彼此说的话也就千奇百怪起来,懂鸟语的人不留神听见了,恐怕要不寒而栗
天上的天上,很远很远的天上,传来一个很悠远,却很急切的声音“快点啊,回家吧!”声音太遥远了,地上的人听不到。天上来的声音,急急的踏上旅程,首先要穿越过层层层层的天体。
雪儿到过许多雪鹰从未去过的地方:高山、深谷、洞穴
新一代的雪鹰再说起雪儿的故事时,不再有什么悲悯了,脸上是一丝暗暗的、隐匿的兴奋,而在那些轻浮的少女雪鹰脸上这兴奋就连藏也藏不住……
没有鸟会否认雪鹰的可爱。一见到雪鹰那与世无争的模样,老鹰啊、枭啊都卸下了盔甲和心防,即使是功利主义的秃鹰也暗想:“这娃,死了也舍不得吃它!
对于被抓着脖子猛晃之后还痴痴地张嘴守在那儿的鸵鸟,或许,信任是它们最简单的生存原则
一个住在偏远乡村的贫穷农夫,在镇上买了两只刚孵出不久的小鸡,一公一母,打算把它们养大后可以生蛋孵更多的小鸡,到时便可发一笔小财,改善贫困的生活......
在雕面前鸟儿矮了一截,像是巨人来到了小人国,而大雕注视群鸟的方式又无异于君王注视臣子,更是叫鸟百姓俯首称臣
那意思是什么,所有的孔雀心照不宣——译成鸟语就是:“而孔雀么,又要在众鸟之间勇夺桂冠。”贵族血统的孔雀懂得社交手腕,任何时候它们决不在鸟手上落下把柄…
“是鱼还是鸟?”这是企鹅的终极问题。从破蛋而出的那一天起,直到倒地枯竭而亡,咱们将跺步在这漫天大雪之中,一遍又一遍地追问……
没有鸟儿能有幸听到老鹰辩论的精彩内容;秃鹰的辩论可说是儿童不宜……
鸟和它们真实的自我距离越来越远,对于什么才是真实,已彻底失去了掌握。真实就悬在它们自由发挥的嘴上、随意诠释的脑子中,那或许是因为真实变得令它们十分痛苦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