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故事
小猴想种果树,他忙着种啊种啊,最后他吃到了他自己种的果子了吗?
兔子咕噜发来挑战伊媚儿,乌龟家族成员个个忧心重重。乌龟乐乐不急不徐的说:“哈!小事一桩,规则是可以改的,谁规定龟兔只能赛跑!我们可以赛车呀!”
国王送给公主Elisabet一个圣诞树,上面挂满了礼物。Elisabet准备把礼物打开,树就说:“不要碰。”
在公园青翠的草地上,一只小花猫和一只小白狗正在打滚嬉戏著,周围路过的游客对原本应是水火不容的猫狗竟会在一起和乐地相处,纷纷投以好奇讶异的眼光。小花猫和小白狗无视于来来往往的游客,只自顾自地嬉闹翻滚,活像是一对两小无猜的情侣。
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很偶然很偶然的机会,在一个僻静的地方,一根枯黄的稻草碰到了一片洁白的雪花。
强克是只漂亮又强壮的公鸡,每天破晓前,他总以嘹亮的啼声唤醒整座农场,妻子芭丽则以赞赏的心情聆听他的啼声。有天夜里,芭丽听见强克的喉咙发出一阵怪异的声响:“那是什么?亲爱的。”芭丽问:“你好像受到惊吓了?”
春天来临,在乡村到处是鸟语花香、绿意盎然。稀落的树林里,一只刚从土中羽化成虫的雄蝉,爬上附近的一棵大树后,便拉开嗓门大唱求偶之歌,准备借着嘹亮的歌声吸引附近的雌蝉前来完成终身大事。一只凶猛的螳螂被他的歌声所吸引,正悄悄地沿着树干慢慢往上接近......
在大城市近郊的动物园中,凶猛的狮子、老虎和猎豹分别被关在三座由粗壮铁条所筑成的兽栏里。中午时分,午睡前的用餐休闲时刻,在享用鸡肉大餐后,三只猛兽突然兴起,竟然争执起谁才是万兽之王的话题......
在艳阳高照、风和日丽的日子,玛莉女王、未来的新蜂后玛格丽特及群臣们,齐聚在蜂巢的出入口处。“玛格丽特,你已经是一只成熟的年轻蜂后,为了执行你的天职,你必须在今天这个好天气里找到丈夫。”
‘今天我们要修筑6座“王台”,这可不是一般的蜂室,而是要给未来的蜂后住的,所以,你们要用心一点,绝对不可以偷懒和偷工减料。’修筑队长在开工前先把这次任务的重要性向大伙提醒一次后,接着指示修筑位置及作任务编组,然后修筑工蜂们便按著职务编排开始忙碌了起来......
经过一场与大胡蜂的决战后,蜂巢显得更为忙碌了。由于大战给蜂群带来惨重的人员损失,现在蜂群中的每一份子都在为弥补这个重大的损失尽心尽力。蜂后玛莉从大战前每日1500个产卵量提升到2000个的最大产量,蜂巢内的蜂室几乎都已占满刚生的卵和白色的幼虫,每天都有羽化的蜂蛹咬破蜂室的封盖破巢而出,成为蜂群辛勤劳动的一员。
在经过数十分钟沉闷令人窒息的等待后,蜂巢面对的河面上终于有了动静,在折射著细碎闪耀阳光的河面上方出现了两团黑影。工蜂1354远远地就认出其中一团黑影,便是不久前在他眼前猎杀他同胞的狠毒凶手,现在食髓知味的刽子手正带着另一只侦察蜂前来作进一步确认的探查,以便为下次的大举进攻铺路。
工蜂1354带领数十只守卫蜂来到他发现大胡蜂留下资讯素的出入口警戒,他深信那只凶残的大胡蜂绝对会再度造访此地。此刻,每只工蜂都聚精会神、屏息以待地注视着巢外的一切动静,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不敢轻易放过,因为这将是决定他们全巢生死命运最重要的一刻。
在工蜂1354当过保姆的职务后,他又陆续地担任了建筑修补巢室的工程师,及到蜂巢外面去寻找蜜源和采集花粉、花蜜的采蜜蜂。现在,他已经历了工蜂短暂一生中的各个历程,如今他已经走到了生命的最后一站。眼前的他仍克尽职责地担任最后一项任务,负起守卫蜂巢安全的重责大任,他在心中誓言,将以自己最后的生命捍卫蜂巢的安全。
阳光斜射在大树上,轻风掠过,一片嫩嫩的、翠翠的小小叶子,随风飘落在树边的小溪中。“好清凉啊”!能在这里自由的飘荡,是小小叶子仰望已久的梦想,它欢快的游畅著,要去实现自己的一个愿望!
小象乔治出生在马戏团中,它的父母也都是马戏团中的老演员。小象乔治很淘气,总想到处跑动。工作人员在它腿上拴上一条细铁链,另一头系在铁杆上。小乔治对这根铁链很不习惯,它用力去挣,挣不脱,无奈的它只好在铁链范围内活动。
作者:麦立 “哇!好舒服!”螃蟹方方望着自己刚脱下来的壳,伸展着身体。看见笠螺莉莉正背着大斗笠趁著退潮,沿着爬过的地方所分泌的黏液,外出觅食。心想莉莉是个大近视眼,待会儿一定会有好玩的事发生,就先躲藏在岩缝中。
他感到非常难为情。他把头藏到翅膀里面去,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感到太幸福了,但他一点也不骄傲,因为一颗好的心是永远不会骄傲的。他想他曾经怎样被人迫害和讥笑过,而他现在却听到大家说他是美丽的鸟中最美丽的一只鸟儿。紫丁香在他面前把枝条垂到水里去。太阳照得很温暖,很愉快。“当我还是一只丑小鸭的时候,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的幸福!”
乡下真是非常美丽。这正是夏天!小麦是金黄的,燕麦是绿油油的。干草在绿色的牧场上堆成垛,鹳鸟用它又长又红的腿子在散著步,噜嗦地讲著埃及话。(注:因为据丹麦的民间传说,鹳鸟是从埃及飞来的。)
当我们的主还在地上巡视时,有一天晚上,他带着圣彼得到一个铁匠家投宿,铁匠倒还乐意。这时碰巧来了位乞丐,年迈体弱,精神不振,样子十分可怜,他求铁匠施舍点东西给他。
人活七十岁,起先三十年是他的本分,但瞬息即逝,这阶段他健康、快乐,高兴地工作,生活也充满了欢乐。接下来是驴子的十八年,这时候,生活的负担压在肩上,他得辛勤地劳作养活他人,他这种忠实的服务换来的却是拳打和脚踢。然后是狗的十二年,那时他失去了利齿,咬不动东西,只能躺在墙脚忿忿不平地低吼。这痛苦日子过后,猴子般的生活结束了他最后的一生。这时,他傻头傻脑,糊里糊涂,成了孩子们捉弄、嘲笑的对象。
在基督诞生前的三百年时,一位母亲生了十二个儿子。可她是那样的贫困潦倒,不知如何来养活这些儿子。她天天向上帝祈祷,请他施恩,让她所有的儿子能和那预言要降临人间的救世主在一起。当她生活越来越窘困时,她就把儿子一个个从身边打发出去找活路。
只听鸟儿发话了,“你做了不义之事,你诅咒了一个被带上绞架的罪犯,因此上帝动怒了,只有他才有裁判权啊!不过只要你悔罪改过,上帝会饶恕你的。”
从前有一个家境贫穷,但是心地善良的小姑娘和母亲过着孤苦伶仃的生活,她们总是吃不饱肚子。有一天小姑娘走进森林,遇到了一位老婆婆,老婆婆察觉到小姑娘的困境,送给她一口小锅。当她对着锅说“小锅,煮吧”时,锅里就会煮出香甜的粥。当她再对锅说:“别煮啦,小锅”时,它就停止了。
她的母亲的确哭得很厉害很悲痛,但接着又说:“是骄傲让你栽了个大跟斗,才遭这种罪
“我……我……”叮叮正想说【好】时,没想到小松抢著说:“不,我留下来,让叮叮带解药回去!”因为,他想叮叮父母若没有了叮叮,肯定十分伤心,为了朋友还是他留下来。“小松!这样好吗?……”叮叮又想救他父母,又不忍心独自留下小松。
“哈哈!现在,我不但最有钱,连魔王派我来收集每个人【心】的工作,也快完成,瞧瞧!这些【心】,是前一个市镇收集来的,还挺美的…..。”“呱呱呱!”乌鸦好像听得懂,拍著翅膀和著。“他说什么心?”叮叮想问小松,小松怕听漏了什么,赶紧比了个不要出声的手势。
你大概听说过那个怕弄脏自己鞋子便踩面包的小姑娘,听说过她遭了多大的殃吧。
这两个孩子肩上背着弓,走在前面;小意达托著那装着死去的花儿的美丽匣子,走在后面。他们在花园里掘了一个小小的坟墓。小意达先吻了吻这些花,然后把他们连匣子一起埋在土里。约那斯和亚多尔夫在坎上射著箭,作为敬礼,因为他们既没有枪,又没有炮。
“不过,”小意达问,“这些花儿在国王的宫里跳舞,难道没有人来干涉他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