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教育
孟德尔颂是德国作曲家、德国浪漫乐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孟德尔颂是难得的全能型天才,在短短38年的一生中创作极为丰富、技法高超,在世时就被称为当时作曲家中的第一人。彪罗曾称他为莫扎特之后最完美的曲式大师; 舒曼、白辽士、李斯特等浪漫派大师均给予孟德尔颂作品极高的评价。
弗朗茨‧泽拉菲库斯‧彼得‧舒伯特(德语:Franz Seraphicus Peter Schubert,1797年1月31日-1828年11月19日)是奥地利作曲家、早期浪漫主义音乐的代表人物,也是公认的古典主义音乐最后一位巨匠。
海顿(Franz Joseph Haydn,1732年3月31日——1809年5月31日),奥地利作曲家、古典主义音乐的杰出代表,是继巴赫之后的第一位伟大的器乐作曲家,被誉为“交响乐之父”和“弦乐四重奏之父”。他集作曲家、小提琴家、指挥家等于一身,是音乐史上多产的作曲家之一。
这首奏鸣曲因一个慢速乐章“葬礼进行曲”而著名,而且是非常的出名。这首作品很难归结于某种特定含义。坦白说我也不喜欢给音乐“定性”,我不想告诉别人去感受什么东西。因为我觉得音乐会告诉你去感受什么,音乐将向你表达感受。你需要的只是敞开心扉、接受它,愿意让它洗净你,或者在某种意义上说,进入你的心灵。
我经常说,即便是舒伯特快乐的音乐也有点悲伤或怀旧色彩。即使是他年轻时——17、18岁、20岁出头时写的,不总如此,但往往带有些惆怅、悲伤的元素,即便音乐的主调是快乐的,但本质上(是忧伤)……他在人生最后阶段谱写的这些音乐——尽管那时他还很年轻,听起来真的像是晚年作品,因为他在面对生死的问题——他自己的生死。
贝多芬在描述我们所在的世界,我们一直所在的这个世界。这就是为什么这个曲子和我们有现时的关联,它不属于某一个特定时代,它是超越时代的。而且很明显各个文化的人们都能看到这种关联、与之相连通,因为它不只是沟通一个特别的民族或一个特别的历史阶段,它沟通的是整个人类,人类的共通体验。
“奏鸣曲三部曲”的第一首安静、悲伤地完结,第二首——更多体现著探寻的主题,则在极大的喜乐中结束,如同说,是的,人生在世可以获得意义。
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国际钢琴大赛于9月30日至10月2日在纽约巴鲁克大学英格门音乐厅举行。本届比赛邀请到教授古典钢琴五十年的维克多‧罗森鲍姆先生举办大师班。比赛前夕罗森鲍姆接受专访,挚诚分享了他对古典音乐演奏与欣赏、特别是比赛指定的贝多芬、舒伯特和肖邦等大师经典曲目的精到理解。兹分节刊登,以飨读者。
作为业余听众,要欣赏古典音乐,最大的障碍就是担心自己理解得不够、还需要了解更多——更多的技巧。但我觉得如果你只是听,只是接收音乐的情感讯息,多数人都能回应它,某种意义上甚至可以说是理解它,如果“理解”这个词的意思是感到音乐向你诉说了些什么、感到音乐传达出的东西你捕捉到了。……仅敞开心胸去聆听就是了。
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国际钢琴大赛于9月30日至10月2日在纽约巴鲁克大学英格门音乐厅举行。本届比赛邀请到教授古典钢琴五十年的维克多‧罗森巴姆先生举办大师班。期间罗森巴姆接受专访,挚诚分享了他对古典音乐演奏与欣赏、特别是贝多芬、舒伯特和肖邦等大师经典曲目的精到理解,对音乐家和听众深具启发。特分节刊登,以飨读者。
一学期的音乐课,心怀童趣、追随着学子的心意,与他们一同畅游音乐中的“动物乐园”,令人流连忘返、其乐无穷!
(大纪元记者文婧德国报导)Claudia Henninger早已不再数她学生的获奖证书了,因为已多得数不过来了。九十年代中开始,她不断地把学生们送上德国和国际的钢琴比赛舞台。对她来说,获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帮助这些年轻人在人格上成长”。
新竹的建传音乐教室创立迄今已26年,其基础班是以打击乐结合“奥福”及“高大宜”的教学理念,创新出一套更适合孩子的教学方法,奠定儿童的音感、节奏感及视谱能力,独创的乐器性向测试,更是帮助孩子在学习过程中少走弯路,而班主任陈淑琴对教育特殊孩子所付出的爱,也让父母感动落泪。
古时候孔子除了教授学生“忠恕”的道理,还要培养学生“礼、乐、射、御、书、数”等六艺,这样的教育方式才能够使学生得到均衡全面的发展。古人的教育方式是科学上的道理的。无论是美术或音乐,美好的艺术作品不仅是赏心悦目、悦耳动听,更能产生许许多多的神奇功效。
唐代的“大曲”是一种大型歌舞音乐形式,又叫“燕乐大曲”,演出时歌、舞、器乐并用,场面宏大,色彩缤纷,是一种高度发达的宫廷音乐。白居易的“繁音急节十二遍,跳珠撼玉何铿铮”诗句,描述“燕乐大曲”代表作《霓裳羽衣曲》的高潮段落,节奏快捷、曲调繁复,像珍珠在跳动,像玉石在震颤,声音是何等的铿锵!
“幽幽静默如高士,道骨仙风若有思。体像阴阳通大道,素心聊共雅人知。”中国古代文人视琴乐为精神载体,在“琴棋书画”中排第一,如朱熹、欧阳修、苏轼、王安石、姜夔、黄庭坚等都有相当的琴乐修养。
“燕乐”在隋唐时期最为兴盛,它是宫廷中飨宴用的大型乐舞套曲,均以法曲为主,而且风格多样。
唐代的“大曲”是一种大型歌舞音乐形式,又叫“燕乐大曲”,演出时歌、舞、器乐并用,场面宏大,色彩缤纷,是一种高度发达的宫廷音乐。白居易的“繁音急节十二遍,跳珠撼玉何铿铮”诗句,描述“燕乐大曲”代表作《霓裳羽衣曲》的高潮段落,节奏快捷、曲调繁复,像珍珠在跳动,像玉石在震颤,声音是何等的铿锵!
临阵磨枪不亮也光? 练习应重“质”不重“量” 正确的姿势加上天天精练
看谱练琴对有些孩子来说的确不是件容易的差事,有时曲子长、难度高,即使是有绝对音感的听力和绝佳的记忆力也不免会有些许的错误。而且,许多的检定考试都有视奏一栏,若不会读谱,那成绩也会受到影响。学会看谱就像学识字一样都有一个过程。家长与师长需要互相配合,以帮助孩子早日学会看懂谱上的音符。当然过程中的练习与辛苦是免不了的,但日后懂得看谱且速度增快,练习就会变得活泼有趣。
聆听不同的音色变化,不是每个人都能听出端睨并加以揣摩和运用出来的,它是一门需要学习的课程。想要在音乐表达及诠释乐曲的能力上更加丰富、进步,学习多样音色的变化是?对必要的。如果学生自己无法做出适当表达,老师们就得仔细带领并教导。
大部分家长让孩子学钢琴的目的是提升音乐修养、培养兴趣爱好,并不期望孩子成为职业演奏员。毕竟天才是少数,对于普通的孩子,没有什么事是容易的,坚持最为可贵。图piano.jpg:
对于许多艺术表演工作者或运动员,良好的肢体运用至关重要,然而一些音乐家或运动员因不当姿势而造成运动伤害的例子相当多,我自己也曾因肌肉的使用不当而造成背部及手腕筋部拉伤,花了许多时间和金钱做复建,并因而妨碍了我的演奏生涯。因此,不管学音乐是走职业或兴趣,都要懂得如何适当的使用正确的姿势,以放松、协调及和谐运用来达到安适的练习过程。
在学习音乐的初始,学生们大多会将老师的话当成一道圣旨来听从,被动的等待下一个学习指令。但音乐学习是一个需要不断自我练习的过程,老师不可能随时在身边给予指导,因此一开始帮学生培养自我练习的好习惯,减轻学生们的依赖心理,即是关键的一课。随着学生年龄的增长、知识的积累和技巧的熟练,老师也该训练学生拥有自己的思考及批判的能力,最终训练学生成为他自己的老师。
音阶(Scale)的练习,相信对许多学生而言,经常是苦不堪言的一件事,但它却又是学习音乐不可或缺的重要练习之一。大部分的学生练习音阶很容易流于只重视速度,而忘了这枯燥的练习也可以是很有特色及感情的。
我喜欢开车时听音乐,在怀儿子的整个孕期,车上听音乐的习惯也从无间断过。儿子出生后,不论孩子是否听懂,我一定放上各式各样的音乐让他聆听。随着他渐渐长大,边听音乐我就会边告诉他关于曲名、简短的作曲家介绍及一些我自己对曲子的理解和曲子应用的手法等。当乐曲中的乐器出现比较特殊的手法,如振音、装饰音或不同之拍号等等,我都会告诉儿子并以最浅显的解释让他知道,甚至有时不管他是否能理解或听懂,我纯粹只是想让儿子知道我的想法而已。我深信,久了,孩子不但会习惯,随着年龄的增长,到了一定程度,也慢慢会开始发问,并有自己的想法与意见。
教学中常会遇到学生搞不清楚休止符这个符号真正的用意在哪儿,大家都知道休止符是“休息”,但却极少数人会将它视为“音符”。当学生对于休止符可有可无的对待,时常让我感到不解,我便问他们一句话:“你们认为无法开口说话而需用手语的人是不是也和我们一样都是人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休止符也是和其他音符一样的。”
许多人时常有个错误的观念,认为只有声乐、铜管或任何吹奏的乐器,因有换气的需要,才需要呼吸,殊不知钢琴、弦乐器或甚至打击乐器都需要呼吸来帮助肌肉和心情的放松,并藉由呼吸来提升演奏及诠释的技巧。手指技巧固然重要,但这些技巧都需要一条无形的扭带将之串起而组成有生命的乐音,那就是呼吸。
许多学生在练习乐器的过程中,时常会忘记或忽略慢练的好处,总认为快,才能显现自己的了不起、才感觉过瘾,殊不知欲速则不达,一味求快,很容易浮现技巧性及音乐性的问题,致使练习进程迟滞不前;相反的,以慢工出细活的方式练习,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教学生涯中,常有学生或家长抱怨某些练太久的曲子可否换成新曲子,以免太枯燥而索然无味?有时也会遇到学生、甚至家长来请求不要练习基础的东西,如音阶、琶音等等行不行?又或者少练一点可不可以?而我总是反问他们,是不是可以不吃饭或、天天喝几口水来过日子呢?
    共有约 13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