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自然
人生于世,如不能飞黄腾达,是否就得庸庸碌碌过一生?日本电影《哪啊哪啊~神去村》(Wood Job)让人重新审思这个议题。观众们可以从众多的选项中,勾勒出属于自己的答案。
年幼时,我穿过开裆裤,不知不觉中,渐渐长大,也忘记哪一天不再穿它,只留开裆裤的记忆故事……
最近看到和气蔼蔼,一家团圆的台湾蓝鹊,竟然令人意外地发现到也有动用“家法”的情景。
飞来我家院子里或树上停留的有绿绣眼、麻雀、白头翁、小卷尾、五色鸟、红嘴黑鹎、红尾伯劳、鹡鸰、小弯嘴、泰国八哥、树鹊……最后你信不信?连高贵而美丽的“贵宾”──台湾蓝鹊也飞来了!
政府联手民间一起整治臭名昭彰的二仁溪,其中长荣大学河川保育中心结合地方关心环保人士,投入超过10年岁月的整治,重生河川生机,随时可见水岸两旁水鸟齐飞;该校规划二仁溪环境教育园区,并把校园打造成二仁溪畔最具人文风情与休闲功能的旅游景点。
曾有几次到鼻头角步道走踏的经验,喜欢清凉海风微吹脸庞,湛蓝穹苍洒落金阳的感觉,爽朗又愉悦。这次鼻头角的走踏更具意义的是,我们以“手”护家园“捡”(减)垃圾为号召,约到几位热心生态环保的跨校伙伴,能一起携手同行,更是美事一桩。
树木褐根病是一种亚洲热带及亚热带地区林木、多年生果树及特用作物重要根部病害,会引起根部腐败而导致全株凋萎死亡,为台湾木本植物主要根部病害之一。
小白马在大水塘边的烂泥中打滚著,灰黑的泥巴沾满全身遮住了大部分白色皮毛,乘着渐渐昏暗的天色小白马悄悄地走近斑马家族。
非洲大地,肥沃的泥土滋长成为一大片草原,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动物们可以自由地奔跑,大自然的植物也很丰盛,是野生动物们的快乐天堂。
在偌大的校园里,每天几乎都有落叶,尤其是操场四周,在秋、冬时节落叶特别多。早上7点半打扫时间,我常会跟着打扫外扫区的小朋友,一起打扫落叶之外,也趁此机会,捡拾各种不同的树叶。我虽然喜爱收藏树叶,但绝不会刻意去摘下树上的树叶。
(大纪元记者施芝吟台北报导)大家都怕蜘蛛,但蜘蛛不见得都是害虫。农委会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长期致力于台湾野生生物资源调查及教育推广,期待藉由自然教育的推展,向社会大众揭开蜘蛛世界的神秘面纱。特生中心表示,台湾目前共记录了约450种蜘蛛,但根据野外观察及过往调查经验,其种类估计应有千种以上。
说时迟那时快,从树林里快速飞出一团黑影,只听四周快门声此起彼落,我也在黑影飞抵枯木时按下了手中的快门高速连拍。黑影停靠在枯木上时果然是一只俗称“长尾山娘”的台湾蓝鹊,只见它很快地在枯木上啄了一块像肉的东西后,便又转身飞回了树林里头,当然此时又是一阵此起彼落的快门声。
7月初酷暑的周末下午,我独自骑着十几年的老野狼机车,慢速地朝着一个不很确定的目的地前进,目标便是找寻新闻报导中在嘉义县竹崎乡筑巢育雏的台湾特有种蓝鹊的踪迹。
经过近三星期的观察,在两只亲鸟不分昼夜辛勤地喂养下,四只雏鸟都长得和亲鸟几乎一样大了,羽毛也都丰满了,已陆续离巢到旁边的树枝上偶尔展翅练臂力,但是还不敢离巢太远。
月的森林公园里虫鸣鸟叫非常热闹,春天再度来临,大地显得一片绿意盎然,生命充满了无限活力。此刻,从风铃木林中不断传来一阵阵“喀.喀.喀……”的响声,原来是孤单的啄木鸟汉特正在用他那强直尖锐的喙不停地啄著风铃木的树干所制造的噪音。这不断的响声吸引了正在邻近大榕树树洞育雏的五色鸟的注意,刚喂完雏鸟的五色鸟悄悄地飞到风铃木浓密的枝叶中,静静地观察著啄木鸟汉特的举动。啄木鸟汉特早已本能的察觉到五色鸟的存在,一向不与其他鸟类同处的个性,由于正忙于捕食虫子,加上五色鸟也算是远亲不具威胁性,因此啄木鸟汉特依旧故我地在树干爬上爬下啄著树皮。
黑天鹅是一种只有繁殖在澳洲东南与西南区域的大型水鸟,是天鹅家族中的重要一员,为世界著名的观赏珍禽。它们有着明显的亮红色喙部,双足则是呈灰黑色的
一只白色母鸭带着几只小鸭在休息,突然母鸭似乎感到受到威胁,瞬间呼吸都粗重了,接下来做了一个不容侵犯的动作。
今年嘉义公园忠烈祠神道入口旁的大榕树上的树洞,已有两对五色鸟在里面繁殖后代。第一梯次的亲鸟和三只幼鸟于6月15日离巢,相隔几日后第二梯次的五色鸟又来繁殖,8月2日苏拉台风来袭,8月3日的清晨亲鸟和幼鸟即离巢。
白天的博物馆里充满了欢乐的气氛,馆方正在为新来的真猛犸象化石标本举辨欢迎活动,一整天馆中来观看真猛犸象的游客络绎不绝。当夕阳西下后,原本热闹的博物馆随着人群的逐渐离去变得冷清,天色漆黑,博物馆关上了大门,宽阔的寂静大厅中,只剩下微弱灯光照射下孤单的真猛犸象化石标本。
在奥林匹克发源地——希腊的一个村落里,有一块石碑上刻着“想要美丽吗?请跑步。想要聪明吗?请跑步。想要健康吗?请跑步。”
水雉是很稀有的鸟类,全世界共有8种,在台湾水雉科的鸟类则仅有一种,名为雉尾水雉,其字意是如同雉鸡般具有长尾羽的水雉鸟,主要分布在北回归线以南...
“回来了,回来了,大家注意。”我手指著嘉义公园忠烈祠神道入口前的一颗风铃木低声喊著,这时四、五台单眼相机包括一支600mm的大炮级镜头都严正以待地指向神道入口旁一棵大榕树上的树洞,摄影同好们无不望着树洞聚精会神地备战着。
春天是万物开始繁衍滋长的好季节,在郊外树林里的一棵枯木上,近日新出现了一个直径约六、七公分的圆洞,那正是准备传宗接代的五色鸟夫妇努力用嘴挖出来的爱巢。
每年于春天开花的植物,让同期羽化的蝴蝶有能量繁衍下一代,苦楝、青刚栎、樟树、茄苳、芒果、龙眼及皱桐是较常见物种,而广称油桐的皱桐,在近几年台湾客委会推展的客家活动─油桐花祭,成为了文史工作及摄影爱好者的焦点,以一年数度展现花颜,是否仍于春天高峰期以“五月雪”让大家惊艳?
中华白海豚又称为印度太平洋驼背豚,属于哺乳纲鲸目海豚科,出生时身长约一公尺,成年后身长则约二至三公尺,体型粗壮,体重150至230公斤,其嘴喙突出狭长,背鳍矮而呈镰刀或三角形状,背鳍下方及后缘则呈驼峰形。
缅栀可以用扦插法繁殖,好几个人都想种植,于是备刀砍枝条。缅栀的枝干直立,底下的分枝太粗壮,细枝都位于高处,想要砍一节枝条真不容易,抬来梯子才能完成任务;在这里喜欢什么就取什么,插枝是最方便最省钱的方法。把缅栀的枝条放置到切口干燥,再扦插于土里,是扦插存活率极高的植物,但注意不要太潮湿,以免植株腐烂。
在澳洲沙漠的一块大石头上,一只大漠石龙子正趴着享受日光浴,以便调整体内外的温度。这时一只体型较大的鬃狮蜥突然出现在它眼前,也趴着享受起日光浴来,虽然同属蜥蜴一族,但大漠石龙子却对鬃狮蜥看不顺眼,开始对鬃狮蜥的外表嘲讽起来。
“各位鸟朋友,大家好!”“哈!哈!哈哈!”一阵愉快的同意笑声回应台湾鸟类声音专家孙清松的问候。教室里坐满了来自各地的学生与家长,有的第一次参加,有的是连续3年都来参加这样的营队。来至彰化县鹿港镇的一对父母表示,因为孩子喜欢这样的生态学习活动,所以这3年来,他们都带2个孩子来参加凤凰谷鸟园办理的营队活动。
树林里,一只粉蝶在草地上来回地飞舞著,似乎正在寻找小野花好饱餐一顿。可是,当粉蝶低飞掠过草尖时,突然一团有如镰刀般的黄绿色物体自草丛中挥出......
当我正专注地观察一朵池里的白色荷花时,一个小黑影突然从眼前闪过,顺着黑影飞行的方向我仔细追踪,小黑影的身躯终于清楚地显现,竟是一只全身漆黑但腹部上却环绕着一圈明显白色腰带的蜻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