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感言
在教育界多年,深深体会到“有钱的孩子更难教”......
很多时候,生命会有软弱、气馁的时候,有机会看到这样努力勇敢的身影出现,愿意选择当一株野地的玫瑰,在艰困的罅缝中挣出自己的姿态来,这真的震撼了我!
“没有什么是难以完成的事情,你只需把目标分成阶段。”--马友乘医师
从事教职的这些年,我发现,生命中的挫折,往往是激发人迎向挑战的动力。
我喜欢欣赏学校运动场边的茄苳树,因为我觉得茄苳树有带领叶子迎向光明的智慧......
看着报载教育部规划“研究硕士班可以用实做技术报告取代论文”的新闻,即将退休的阿丽老师叹了一口气说:“可惜!我没有机会念研究所,也没写过论文。”从她的话中可以感受到,没读研究所似乎是她教学生涯的缺憾。
老师温柔提醒我们:“平凡的事,认真的做,就是专家。没有掌声的事,认真做,就能改变世界。”是呀!人即使渺小也要看重自己改变环境的力量,每天做,终有所成。老师的每一句话都像小石头抛丢在心湖中,泛起阵阵涟漪,不断在扩散著……
在未经求证夹杂着盛怒下,甲同学竟利用放学后到老师的停车处,砸破了所有的车窗......
现在的孩子陷入了现代科技的迷茫中,对传统美德却一无所知,令人担忧......
一个完美的艺术演出不但能感动心灵,更能解开生命中的疑惑。
当老师真好!教师本身就是助人的工作,如果再额外的付出,常常有令人意想不到的收获。前阵子在医院附近的自助餐店,巧遇小豪的妈妈阿云,曾经当我父亲看护的阿云,向我询问起母亲的近况。这是我在父亲离院过世后,第一次遇见她,我很高兴再见到她,而更让我高兴的是,从阿云身上,我真的体验到善的回馈。
任教多年,直到教小志,我才更清晰地看到自己……
我常想,人活着要干什么,求名?求利?坚持理想?屈就现实?什么才是真正的价值?美?爱?理想?最有价值的事到底是什么?我一直在思索著。
在教育界迈入第13个年头,曾经在严格的私校执教,当过苦哈哈的流浪代理教师,目前在公立学校担任国中老师。每当有人问我教学心路历程时,我总会联想到一个流传甚广“带蜗牛散步”的故事:
发掘孩子的天赋,让孩子活出自己熠熠闪烁的光芒,是每个老师与父母责无旁贷的事。
多一点心,世界变得更美好;多一点心,地上少了一点垃圾;多一点心,宇宙变得不一样;多一点心,生命会更有意义;多一点心,黑白会变成彩色;多一点心,角落会变成主角……
甫开学不久,中南部一些学校,历经风灾水患的侵袭,校园每个角落,满目疮痍,看了很不舍。
按照他的建议,我的头发染成了金栗色。“看看这么漂亮,回到家里老公都该不认识你了!”小涛笑着对我说。我暗想,回家别挨骂就不错了。以后将这张贵宾卡用完,还是不要来这里了吧!
店里打烊后,我坐在电脑前,突然看到“脸书”上有几则学生送来的祝福图卡,原来,是教师节啊!回头细想,曾几何时?这些年我竟然不知不觉地,除了面馆老板娘之外,又多了一个老师头衔。
回忆起数月前的春天,寒意正浓郁,校园的几株樱花树锦丽了走过的步道,几株嫩芽绽放新绿,默默地点缀校园的活力,也带来最近生活韵律的盎然生机。
如果你问我:“教育有什么令人流连忘返、孜孜矻矻的地方?”我会斩钉截铁告诉你:“是对孩子的一份爱,相信他们会出人头地的执著;是一份对孩子的情,协助他们会适才适所的努力。”老师爱上教育,从发掘孩子的独特亮点开始,学生爱上学校,从喜欢自己的与众不同开始。
看到作文第一段,我有些生气,心想:“搞什么!我叫你写一篇结局出人意料的极短篇,你给我写流水账!这些流水账有什么令人惊奇的?”
长久以来,我一直在摸索不同的教学方式,能让孩子透过课堂上的学习,循序渐进地启迪他们生命里各式各样有兴趣的连结,让学习的彩光自然而然地进入孩子的成长地图中,进而对美好的未来,有深切的渴望与追求的热情。只是,很多新鲜有创意的教学火花,常在升学压力下,被迫暂缓或是变相地用“抢”时间的方式来进行。
前些日子,我和同学讨论了现今媒体对台湾社会产生的影响。有同学提到:“现今媒体的过分操作,可能是造成台湾社会部分价值观偏颇的元凶。”媒体(或可直接说某些操作特定媒体的特定阶级)的影响力固然很大,但台湾媒体改革成功与否的关键锁钥,是掌握在公民(我们每个人)手中。
无意间,在博客来网路书城发现一本好书,严长寿、吴锦勋所著《为土地种一个希望》,这本书用字精炼,结合数篇用生命架起的故事,文末,用了上面席慕容那首诗,我想,作者的用心,可想而知。我用力地看完一篇又一篇的故事,感动,其来有自。
“飞碟!飞碟!金色的飞碟!”早晨打扫时间,小平望着天空大喊。孩子们纷纷抬起头看着东方湛蓝的天空,这时太阳被低低的云层遮住,蓝蓝的天空上出现两个拖着长长白色飞机云的金色飞行物体。
纯粹的教育正念提升教师的教学理性,达至教学热情的顶端。
前天夜间,我批改36位学生们的作文〈一个曾经去过的地方〉。挑灯夜战3小时,啜饮咖啡数杯,仍是倦意不断、呵欠连连。起因为作品读来大同小异,毫无新意,令我几度眺望远山放空心情。
台风过后,学校树枝垃圾无法及时清理。不久,地方小报又刊出了学校运动场尚未恢复的相片。看到报纸,校长脸色铁青的找来了训导主任。训导主任脸色严肃的找来了体卫组长。
大学时,我遇到各式各样的教授,不同的教授丰富了我生命不同的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