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五千年
太戊修德给商朝带来了盛世,可是他最后的一点私心又把功业毁了。商王的传位规则,走的是“兄终弟及”为主,辅以“父死子继”的道路。商朝的开朝君王成汤,大儿子去世得早,他的王位由小儿子外丙继,外丙传给弟弟仲壬,仲壬也去世了,轮到长子的儿子继承。
麻叔谋惊醒后,发现只是一梦,梦中的场景虽历历在目,但是平日行为习惯了金银美色,横征暴敛,一时对这些示警有几分恐惧,但终是一场梦。念头一转,历历在目的场景逐渐变淡、飘渺,瞬间变得非常遥远,他又恢复往日常态。
太甲去世,他的儿子沃丁成了商朝的第五个君王。沃丁任上,商朝的开朝元勋伊尹去世了。
在皇帝颁布天下的诏书中,最重要者是两种:即位之初的“登极恩诏”、宾天之际的“大行遗诏”,是皇帝的第一道和最后一道命令。
商朝成立后,成汤在位十二年后去世,他的大儿子去世很早,继位的是小儿子外丙,外丙三年后也去世了;更小的儿子仲壬坐上了王位,四年后,仲壬也故去了。商朝的第四位君王是成汤的长孙太甲,伊尹作为师保(帝师)辅政。
因应路程远近不同,康熙四十二年 ( 1703 ) 时曾明确订定赍诏官赴各地颁诏往返的时限,例如从京师到河南、山西一带往返限 30 天。
未几,平地上陡起一阵大风,霎时满目沙灰,连天尘土滚滚而来。这冷飕飕的风吹得麻叔谋魂不附体,卷做一团。 忽然一声响亮,两扇石门自己轻轻闪开了。麻叔谋见了更觉心惊肉跳,六神无主般的惊慌,方信鬼神不可不敬啊。
伊尹来得空灵,去得隆重,身后抢手。有一本记述自三皇至汉魏的历代帝王的史学专著《帝王世纪》,是西晋大家皇甫谧所撰,里面记述了商王对伊尹的厚葬:帝沃丁八年,伊尹卒。年百有余岁,大雾三日。沃丁葬以天子之礼,祀以大牢,亲自临丧三年,以报大德焉。
宫中争权夺位的可怕,坐在龙椅上的皇帝想必体会最深,一方面要让自己坐稳、一方面也要阻止别人窜位,透过颁诏的总动员仪式,将皇帝对自己的期许、对政权的看法布告天下。
在伊尹之前,有黄帝感盛衰之惑,辨阴阳之别,与歧伯、雷公、伯高等谈医论道,留下传世巨著《皇帝内经》,又有神农氏炎帝,“宣药疗疾”尝百草,“一日遇七十毒”而不出,最后误尝断肠草而死,留下最早的中草药经典《神农本草经》;到伊尹这里,他将各种药物加水煎煮,形成“汤剂”,也留下一本巨著《伊尹汤液经》。
炀帝看到广陵图,想念起在江南的境况,昔日如画仿佛历历在目。
成汤武力克夏,好一派王者风范。可是孟子说:“故汤之于伊尹,学焉而后臣之,故不劳而王。”成汤对伊尹,是先向他学习而后再任命他做大臣的,所以成汤不费力就成了王。又说:“ 伊尹相汤,以王于天下 。”伊尹做成汤的丞相,成汤才得以称王于天下。
说商朝人幸福,是相对于后世的人而言。在有文字记载的朝代里,商族人可能是最有安全感的。
“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礼”,说的是商王尊崇上天,带领商朝的民众敬侍神明,极其重视对先祖的供奉,以此为大。鬼,指的是过世了的祖先。
商朝的都城以早期的亳和后期的殷为代表。亳即郑州商城,面积达25平方公里,是历史上第一座建有城垣的王都。殷都则沿着洹河两岸发展、绵延十余里,周边并无城墙,只有一道大沟作为防御设施,与弯曲的洹河成环状防护都城。殷都城功能划分相当明确,具备郑州商城都城的构成要素如宫室、供水设备与排水系统、各式作坊、民居建筑等。
商代人的生活是抬头处处有神明的,生老病死、出入征伐、风雨气象、婚姻嫁娶,甚至祀神祭祖,商朝人都征询上神的意见。
远道而来的外国人见到中土的繁盛,连卖菜的小贩都在地上铺上龙须席,无不惊讶得目瞪口呆:“中华如此富丽,果真是盛世天朝,名不虚传。”
从灭夏立商开始,到本身也被周灭掉,商朝年历是多少年?历史学家们讨论了几千年,至今没有定论,有认为600年的,有认为500多年的,有认为496年的。史记也没有商朝的年历,略如夏代,有帝王的名字世次,无年数。
夏朝国祚约四百七十余年,夏朝的领土分域管理和城镇建设发明与治水的历史有密切的关联。夏朝城镇建设,比如城郭、砖瓦、排水沟渠系统等等都是领先的发明,还有中国建筑座北朝南的座向方位的特色也起源于夏朝。
夏桀已经被流放,裂坏的夏社怎么处理?夏社,夏朝的神社,夏王朝的象征。祭祀先灵、商议事务、各种仪式都在这里进行,商朝有自己的神社,神社里供著商族的先公上帝,不会在前朝的神社里进行国家大事。
隋炀帝御驾返程,一路上要历览边疆胜景,不从先前的驰道而行。于是,逢山便要盘山,遇岭便要翻岭,众官苦苦劝谏,炀帝就是不从。
夏桀被流放在南巢,《史记‧夏本纪》中说:“遂放而死。”──于是流放而死。
成汤接替父亲成为商族君主之后,把都城迁到了先辈的居地亳。最早的始祖帝喾曾经定都在这里,成汤时又回到亳。成汤还因此写了一篇《帝诰》,郑重地向天帝报告迁都的情况。经过几年的经营,商国成了一个文武鼎盛的诸侯国。
黄帝时代“筑城邑,造五城”。天子居所有聚落之“中”,被称为“都”,其他的聚落则称为“城邑”。城邑依照城主身份的尊卑来分等级,由此可知,在黄帝时代不仅已经存在着城镇,且各城镇间已经区分出规模等级。舜的时代,大道行聚天下成都邑。三皇五帝时代启迪先民“天圆地方”的观念与“择中”的思想及道德规范和修炼回归文化。
于十里之外遥见中国兵士威武赫赫,二十八座营盘中间又拥出一座“城池”,城池下有车轮可以转动行走,城池四门大开,里面楼橹皆备,可汗一行尽是大惊失色,吐舌相视,彼此说道:“这不是普通的兵将,乃是天兵天将呀!竟会如此强盛!”启民可汗慌忙下马,步入行城。到了行殿,恭敬地拜伏于阶下。
《殷本纪》里有载,伊尹还去夏朝做过官,后来返回到商。说得很简略:“伊尹去汤适夏。既丑有夏,复归于亳。”伊尹离开成汤去夏朝。夏朝的朝政丑恶,又回到了毫。
夏朝末年,夏王履癸,就是那个著名的夏桀并不知晓煌煌夏朝将天禄永终。
王亥之后又过了七代,商族人迎来了他们的十四世君主。他将开创另一个朝代──商朝,成为第一任商朝的君王。
天圆地方宇宙观具体显现在三皇时期的聚落建筑型态上。目前出土的这个时期的聚落面积通常不大,年代较久远的聚落多呈圆形或不规则的环状,后来渐渐多为四方形,方形的城镇自此成为中土最普遍的城市形式。当时的聚落不仅已经形成城镇的规模,其内部更具备了城市规划与功能分区的痕迹。神农氏时期已经有市集。
他建议必须建造一座观风行殿,大小可容下六七百人,四周都用锦绣珠玉装饰而成,下边用车轮为硖,想走的时候可走,想休息的时候就可以停住。这样才可以彰显大国的威仪,彰显天朝的尊贵。炀帝听到后惊讶不小,真是奇思妙想。遂即下旨差遣宇文恺、封德彝连夜督造。后因途中风沙太大,炀帝命他们造了一座可以行走的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