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随笔
别得意忘形、别得意忘形,叶太不断告诫自己,嘴角却不争气地上扬。国中二年级时,班上最可爱的女同学在情人节送他巧克力,当时他也笑得合不拢嘴;在那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心情了。
“生命”是一个美丽的词,但它的美被琐碎的日常生活掩盖住了。我们活着,可是我们并不是时时对生命有所体验的。相反,这样的时候很少。大多数时候,我们倒是像无生命的机械一样活着。
无数的厄运缠绕着他,交织成一片黯淡无光的黑网,而这件事就像唯一的一线光芒穿透了那无边的黑暗。只可惜,他的命运似乎越来越黯淡,越来越黯淡。他的代理人和一家经营美国贸易的公司有密切的合作关系,现在,那家公司倒闭了。目前的局势,只要有一家公司倒闭就会引起骨牌效应,导致很多公司跟着倒闭,那家公司也是其中之一。
他努力建立自己的名声,希望有一天能够威名远播,把影响力拓展到别的国家和遥远的海外。他希望自己的事业能够永享盛名,代代相传。而现在,他默默努力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有了一点小小的成就,在自己的家乡创建了自己的工厂,拥有一群自己的工人。
我越来越觉得,有时我们在生活与网路中游荡,是为了寻找一个自己所属的部落。
手表是随身之物,几乎与它的持有者“如影随形”,所以这篇“父亲的表”是围绕着父亲亲身经历过的一些故事而写的,它有一个很长的时空背景,几乎横跨了整个的上世纪﹝二十世纪﹞的时间。
游览名胜,我往往记不住地名和典故。我为我的坏记性找到了一条好理由——我是一个直接面对自然和生命的人。相对于自然,地理不过是细节。相对于生命,历史不过是细节。
唐僧师徒到宝象国倒换了通关文牒,也成功将公主的书信递交给国王。国王与公主离散了13年,今日见到公主家书满眼垂泪,三宫后妃跟着哭泣,文武大臣也暗自伤情。见国王思女心切,唐僧无奈,只好差遣八戒、沙僧前去降妖。
我时常骑着车,在寿丰到市区的路上看着中央山脉的田园景致,随意吟唱,白日翠绿丰饶、夜里静谧如诗,这么美丽的纵谷,涵养我们多年的漂流岁月,我每每会多看几眼,深怕这一眼漏看,就会从此遗忘一样……
中国神话传说中骁勇善战的二郎神杨戬,演出力劈桃山,救出被压在山下受难的母亲、收服危害人间的七个妖怪的动人故事,杨戬的威武神勇被姜子牙赞为智勇双全。
梦妮继续过着悠哉暑假,最常和朋友躲在汽车旅馆一楼的楼梯阴影下一起看外面的花花世界。有时拿着向路人讨来的钱共买一支冰淇淋合吃,还喜欢捉弄旅馆经理、偷看泳池旁上空的老阿姨,尽管梦妮无法到旁边的迪士尼玩,但她和朋友建造了属于自己的乐园。
没想到父亲在还记得阿妮的一个月内,抛弃了走路的能力,唱歌的能力,说话的能力,因为他认为阿妮抛弃了他。
朋友说,住在上海,就得学会挤车。我怕不是这块料。即使电车恰好停在面前,我也常常上不了车,一刹那被人浪冲到了一边。万般无奈时,我只好退避三舍,旁观人群一次次冲刺,电车一辆辆开走。
今天在市中心,看到很多年轻人都在向许愿池投下硬币,并真诚的祝祷著。我的祈祷会是什么呢?
小时候喜欢乘车,尤其是火车,占据一个靠窗的位置,靠在窗户旁看窗外的风景。这爱好至今未变。列车飞驰,窗外无物长驻,风景永远新鲜。其实,窗外掠过什么风景,这并不重要。
由于樱花盛开期的“时间差”,全日本各地出现了“樱花前线”。这“樱花前线”是日本国的特产,也是世界特有的自然现象。
晋商的国际贸易远及俄罗斯、日本、南洋各岛等国家,贸易间频繁往来,需要大量的现金来支付。对于大宗的商品交易,随身携带上百万两白银,不仅耗时耗力行动不便,而且也存在很大风险。
看过奔腾的冰,该知道河不会冻死。果然,第二年早春,河就从冬眠中醒来,连一个懒腰都不伸,匆匆上路,要把一冬天耽搁的行程赶完。
唐僧师徒取经途中,路过宝象国。这个国家既没有大象,也没有崇佛之风,却起了一个禅味十足的国名。
大学毕业以后,我长年在东部生活,一边打工一边写作,寻寻觅觅,在理想与生存间拔河,从海岸到纵谷,流浪迁徙。不论住在哪里,都不会脱离乡下太远。
幸运的是,人类文明终究很快克服生产力不足,也因此延长了寿命。不同世代,或越来越多世代的人共处同一时空,相亲相爱,不但是普遍的现象,更成为社会核心价值,成为幸福家庭的指标。长寿则成为生活品质、社会文明的指标。
温蒂为让自己不忘记目的地,将所有该记的细节都写在胸前的蓝色笔记本。当被抢劫时,甚至情愿放弃昂贵的iPod,只求对方还她笔记本,因为她知道里面放着所有珍贵的记忆,包括她尚未谋面的小侄女照片。
早春三月了,还是谛听不到花开的声音,更不见群鸟欢愉地浅唱。
我相信写作能力是后天养成,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遇强则强,遇弱则弱,感染熏习多于天授神予。今天回想,那时候就定下了我一生学习的态度。
唐三藏师徒五人通过五行的运作调和,组合成全新的整体,从而造化出生机勃勃的新天、新地和新人,也造就出《西游记》中的万般风采。在《西游记》中,沙僧不像悟空那么出色,但缺少了他,五行组合就少了一个很大的缺口。
灯光暗了下来,戏台布幕后面有人挥了一下荧光棒,大锣被重重一击,锣声响彻礼堂上空,学生屏息等待着好戏上场。
许多鸟友喜欢为拍照而喂食、放鸟音,号称万物之灵的人类真不该这么做,美丽照片的背后,如果夹带着破坏鸟类生态的情事,这样拍来的照片还称得上“美”吗?大自然并不以人类为主,虫鱼鸟兽都应该拥有它们本来的样貌,维持它们原生的状态,这才是令人陶醉的大自然!
无可否认地,任何行为,只要不是破坏性的,都有其存在的价值;但是,唯有创造, 是人世间最美好最可贵的行为…
现在终于明白,死亡的意义就是新生。只有心中的恶念死去,才能心生善良;只有嗔怒的心死去,才能更加的宽容;只有负面的念头死去,正面的能量才能得到补充;只有是非的念头死去,心中才会有宽博的仁爱,不分你我,不分敌友,一样地去爱。
中华传统“诗”传不坠,所以也有称中华民族是诗的民族。写诗的基础在于作对,古代文人雅士除了诗作唱和之外,更多的时候是不写诗只作对的。